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2:23 2020年7月8日 星期三

港版国安法实施前多个政治组织解散 社运领袖谈山雨欲来感受


香港民间集会团队召集人刘颖匡表示,港版国安法立法过程荒谬 (美国之音/汤惠芸)

中国全国人大常委会星期二表决并全票通过订立“港版国安法”,多个自决及独派社运组织,包括香港众志、香港民族阵线以及学生动员等随即宣布解散,部份保留海外组织工作。

多位不同年龄及政治主张的社运领袖,包括支联会副主席何俊仁、民间集会团队发言人刘颖匡、学生动源前召集人钟翰林接受美国之音访问,谈港版国安法实施前夕山雨欲来的感受,他们表明会留在香港坚持自己的社运理念。

中国人大全票通过订立港版国安法

中国全国人大常委会5月中公布制订“港版国安法”,主要针对4类犯罪行为,包括分裂中国、颠覆中国国家政权、恐怖活动,及勾结外国或者境外势力危害中国国家安全。整个立法过程完全由北京召开的中国全国人大常委会负责,纳入《基本法》附件三直接引入香港实施,完全绕过香港的立法程序。

经过一个月左右,中国全国人大常委会星期二(6月30日)早上在北京闭幕,会上表决并全票通过订立“港版国安法”,不过,法案内容在通过后没有即时公布,多家香港传媒引述消息指最高刑罚是终身监禁,预料星期三(7月1日)香港主权移交23周年纪念日正式实施。

黄之锋罗冠聪周庭等退出香港众志

“港版国安法”通过的消息传出后,2016年成立、主张自决的香港众志3名创会核心成员,包括创党主席罗冠聪、秘书长黄之锋、成员周庭,以及在美国华盛顿担任国际游说工作的敖卓轩,相继在社交网站宣布退出香港众志。

黄之锋表示,“港版国安法”即将实施,在香港从事民主反抗活动,忧心性命安危不再是无稽之谈,无法确定明天。黄之锋宣布,会以个人身份践行信念。

罗冠聪表示,在“港版国安法”之下香港掀起一鼓腥风血雨的文革潮,香港人将被以言入罪、人心惶惶,难料自身安危,但他强调不会轻言放弃。罗冠聪亦宣布,会以个人名义继续参与反抗活动。

周庭则表示,退出香港众志是个沉重且迫不得已的决定,未来的国际连结工作,她亦将无法再参与。周庭表示,即使活在绝望当中,香港人都要继续坚强地生活,她认为只要活着就会看见希望。

香港众志秘书处随后在社交网站帖文表示,多名核心成员相继自行宣布离任众志职务及退出香港众志,认为难以持续运作,必需化整为零,以更灵活的方式继续投入抗争,宣布即日起解散及停止一切会务。

独派学生动源解散香港地区成员

主张港独、成员以中学生为主的“学生动源”亦在社交网站宣布,停止香港地区一切事务,星期二(6月30日)即日起遣散香港地区全体成员,所有组织事务将会交由海外成员继续运作。该组织在海外的成员将设立外国分部接管组织一切事务,继续推动香港独立,直至香港作为独立主权国家前仍然会继续前进。

学生动源前召集人,现年19岁的钟翰林接受美国之音表示,香港的成员希望解散组织是因应“港版国安法”即将实施的举措,有成员认为即使他们愿意违犯国安法继续公开宣传香港独立的讯息,例如摆街站、搞游行,但是大部份香港市民都未必敢再公开接收这些讯息,因此转移由身在海外的成员透过网上发放资讯。

钟翰林说:“坦白说,摆街站、喊口号、发传单,叫香港独立,有没有香港人敢接收一张传单﹖有没有香港人够胆站在那里听你讲香港独立呢﹖这个是我们的成员比较疑惑的。即是继续去这样做、犯法之余,但是有没有成效呢﹖与其是这样,他们希望交给已经身在外国的成员,继续去做一些撰写文章、设计一些宣传图,继续在网上的层面去宣扬我们想宣扬的东西。”

钟翰林指香港人感到恐慌

独派学生组织"学生动源"前召集人、19岁的钟翰林表示,港版国安法以终身监禁等严刑峻法, 可能会造成两极化,不排除有人会发动更激进的武力抗争 (美国之音/汤惠芸)
独派学生组织"学生动源"前召集人、19岁的钟翰林表示,港版国安法以终身监禁等严刑峻法, 可能会造成两极化,不排除有人会发动更激进的武力抗争 (美国之音/汤惠芸)

对于港版国安法实施前夕,多个自决及港独社运组织相继宣布解散,有山雨欲来的气氛,钟翰林认为,很多香港人都感到恐慌,相信明日7月1日之后局势才会逐渐明朗化。

钟翰林说:“明日7月1日之后我想一切才会比较明朗化,可以见到会不会政权即时去拘捕某一些人士,违反国安法,而香港人究竟有多大的决心去反对、试图去抵抗这个国安法的实施,明日亦都会见到。亦都会见到政权如何去因为国安法的通过之后,怎样去镇压、怎样去打压香港人的示威,我相信经历了明日这三个范畴的事情之后,香港的局势会相对明朗化,比这一刻大家都继续去胡乱猜想、胡乱去猜测,继续去无知地恐慌,我相信未来是会、过了明天相对是会好一些。”

严刑峻法可能造成两极化

钟翰林表示,接受访问那一刻仍然未有离开香港的打算,会继续留在香港,希望最终会看到他追求的理想能够实现。不过,他坦言自己有可能是 “港版国安法”针对的对象,面对最高刑罚可能是终身监禁的政治检控,他坦言未有心理准备要坐牢十几年。但是他强调,自己的政治理念是值得去宣扬,所以目前仍留在香港。

不过,钟翰林认为,严刑峻法可能会造成两极化,不排除有人会发动更激进的武力抗争。

钟翰林说:“我相信会两极化的,一边就会可能做回‘顺民',可能不是太讲很多事情,或者这样不能讲、那样不能讲,要在合法的情况之下去表达他想表达的东西,但是已经是‘阉割'了。另一种是将会去到‘极端'的武力,我不知道你明不明白我讲什么;即是横竖都要死,难听点讲,不排除可能会有某些人,是会用更加高等、更加高程度的武力,去发动一些可能是武装的、小型的武装的冲突、袭击,我觉得这件事情是不能够排除。”

刘颖匡指立法程序非常荒谬

反送中运动期间多次向警方申请举办游行集会的民间集会团队发言人、26岁的刘颖匡接受美国之音访问表示,港版国安法通过确实是有点怕,但是过去一年多的反送中运动,香港人经历了很多恐惧,包括催泪弹、警察暴力等,香港人仍然有勇气去面对。

刘颖匡又认为,港版国安法通过后,不知道自己会不会成为被针对的对象,其实香港人包括特首林郑月娥,都未能即时知道法案的具体内容,情况非常荒谬。

刘颖匡说:“其实很荒谬的,即是一直以来自己会不会被拘捕,一个人平时我们生活,自己会不会被人拘捕呢﹖你就是应该会知道现在有些什么法律在这里,我有没有犯到这些法,譬如我有没有偷水喝没给钱,我知道自己有没有被人拘捕的风险,现在我们根本连我们自己将会犯一条什么法又不知,几时犯了它(当局)会不会追溯也不知,所以我也没办法猜,这一条不是法律来的,这一条只不过是政权找一个借口、找一个工具来打压它的异见者而已,所以我们没办法猜,它当然尽量想打压愈多的异见者愈好,甚至乎它可能会看看,我觉得它未必7/1抓人,你问我,坦白讲它未必会的,它刺激一些人出来(上街游行)吗﹖它反而可能是想看看7/1立了法,香港人还会不会上街(游行)呢﹖香港人还会不会抗争、会不会反抗呢﹖”

刘颖匡指会留守香港

去年7/1游行后大批抗争者史无前例占领立法会大楼,刘颖匡是其中一名被捕人士,最近更被警方加控最高刑罚监禁10年的暴动罪。

刘颖匡表示,每次想到最高10年的刑期心里都很沉重,而且目前有600多人面对同样的控罪。

刘颖匡表示,尊重流亡海外的抗争者,但是他会选择留守在香港,如果将来因为港版国安法被加控其他罪名都会面对,他又认为港版国安法最高可判处终身监禁的严刑峻法,加上条例可能有追溯力甚至送到中国审讯,或会引起更激烈的抗争。

刘颖匡说:“可能如果将来以言入罪,而且那个刑期是这么高的话,即是你叫所有异见者要吗完全‘收声',但是无可能的,还有可能追溯期,以前讲过(的说话)都'死得'(可能入罪),你即是叫大家‘本死为大',横竖都是要出来反抗,不如更加激烈吧,或者更加不计代价,因为你是不是都已经去到终身监禁,是不是都去到要‘送中',又说死刑那么恐怖,你最后是不是又会好像当年那样催生一场革命呢﹖我觉得这个是很愚蠢的,即是政权用这个方法、用高压的方法打算去压止一场抗争,我就算让你今年成功又如何﹖你保得几多年的稳定呢﹖我觉得(他们)是很愚蠢。”

何俊仁指香港高度自治消失

68岁的支联会副主席何俊仁接受美国之音访问表示,对港版国安法通过感到心情沉重,他认为港版国安法的实施,意味香港的高度自治消失,违反一国两制的大方针,企图令一个开埠百多年自由开放的城市“灭声”,人心惶惶。

香港支联会副主席何俊仁强调,他不需要流亡,亦不需要解散支联会 (美国之音/汤惠芸)
香港支联会副主席何俊仁强调,他不需要流亡,亦不需要解散支联会 (美国之音/汤惠芸)

何俊仁说:“而今日来到香港,竟然一个百多年来都相当自由的地方,很多人很向往,感到人身安全自由受到保障的地方,竟然在回归(主权移交)之后,现在大家看得到20多年了、回归了,现在有一个印象就是有些老人家跟我说,好像上海快要解放之前那样,走或者不走,不走好像觉得这个错、如果是作出一个错误的判决、判定呢,可能就是大祸临头,所以最后一句说话讲就是,如果要这样消失香港的自由,要香港民间灭声,甚至将很多不同政见的人送进去监狱,这样”香港已死”了已经,香港的精神已死,香港的灵魂已经被取去,香港已经失去了以往的生活方式。”

何俊仁:不需流亡不需解散支联会

支联会的五大纲领包括结束一党专政、建设民主中国,被亲中人士认为,有可能触犯港版国安法的颠覆国家政权罪。何俊仁强调,他不需要流亡、亦不需要解散支联会,因为他们从来没有主张香港独立,他会坚持支联会的政治理念,希望民主不但在香港实现,也尽快在中国实现。

何俊仁说:“我不需要流亡、都不需要解散任何的组织,因为我们从来是没有主张独立,亦都从来我们是主张用和平的方法来推动改革。我们从来都是不赞成用一些非法的组织进行暴力的斗争来改变现状,这个是不现实的,但是我们会很坚定维持我们的诉求。纵使这些诉求现时在中国的宪法来讲,并非是可以容许实现的,譬如争取一个民主的中国,譬如结束一党的专政,但是这些是可以实现的,这些是可以透过宪法、可以透过宪法的修订以及法律的改革来实现的。”

何俊仁因为参与去年反送中运动,与14名民主派人士今年4月中被警方大搜捕,控以非法集结等罪名。而今年六四烛光集会也因为新冠肺炎“限聚令”,30年来首次被警方禁止,何俊仁与多名支联会成员及民主派人士,坚持到维园点烛光悼念六四死难者,被警方拘捕,控告煽惑他人参与未经批准集结。

明年六四烛光集会或需灵活应变

何俊仁强调,明年港版国安法实施之后,支联会仍然会坚持举办维园六四烛光集会,如果仍然被警方阻止,他们会灵活应变,相信总会找到空间去表达反抗的声音。

何俊仁说:“如果政府用尽很强大的警力,将来不让人入维园,或者出来就拘捕,说如果入维园就拘捕。譬如这样,那没办法变成要‘水银泻地’了;总会有我们的方法使到市民是可以相对地感到自由、安全地出来表达。除非你整个香港(实施)宵禁,但是宵禁都总有一个时间的,你在6月4日晚宵禁,我6月5日晚出来拿一枝烛光出来走可以吗﹖我相信将来你不准蜡烛,我拿一个手机可以吗﹖即是我相信以往很多地方受压迫的人民,就算中国社会以前都是这样的,都会有反抗的声音,尤其是绝大多数的人民他会找到一个空间来反抗的,而香港这个地方,如果你完全是要窒息它的,没什么、这样大家都会受伤。”

两独派组织遣散成员及暂停运作

主张“港独”的香港民族阵线星期二亦在社交网站帖文表示,即日起遣散所有香港地区成员(包括发言人梁颂恒在内),不过,海外分部继续运作。香港民族阵线表示,“遣散不代表停止”,组织海外分部将会接手目前全部工作,并于海外继续推动香港独立,“直至胜利为止”。

去年11月区议会取得3席、被亲中传媒认为是港独组织的维多利亚社区协会,星期二在社交网站宣布,组织将暂停运作,直至另行通知,专页封面相片换成一张全黑的图。湾仔区议员李永财、中西区区议员何致宏以及维协主席周世杰星期二亦宣布退出维协。另一名成员中西区区议员彭家浩早前已经宣布退出。

脸书论坛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