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7:54 2019年6月19日 星期三

香港占中9人案审结 明年4月9日裁决


2014年香港和平占中运动(美联社)

香港和平占中发起人戴耀廷、陈健民、朱耀明等9名人士,被控煽惑他人煽惑公众妨扰等罪名,案件经过18日审讯,星期五暂时告一段落,法官宣布将于明年4月9日裁决。戴耀廷日前亲自站在被告栏作结案陈词,他说,本案是追求公义的公民抗命,关乎香港法治,如果各被告真是有罪,他们的罪名就是在香港艰难的时刻,仍敢于去散播希望。

2014年9月底,争取香港人有真普选的占领中环,演变成占领79日的雨伞运动。包括和平占中3名发起人戴耀廷、陈健民、朱耀明;立法会议员陈淑庄、邵家臻;前学联常委张秀贤、钟耀华;社民连副主席黄浩铭以及民主党的李永达在内的9名占中人士,去年3月底正式被控告 “串谋作出公众妨扰”、 “煽惑他人作出公众妨扰”以及 “煽惑他人煽惑公众妨扰”等罪名,最高可被判入狱7年。

戴耀廷结案陈词:本案是追求公义公民抗命

案件11月19日早上在西九龙裁判法院正式开审,经过18日审讯,控辩双方完成结案陈词,聆讯星期五(12月14日)暂时告一段落。法官表示,需要时间消化大量数据和理据,宣布押后至明年4月9日裁决。

首被告戴耀廷星期三(12月12日)让他的律师团队退出,亲自站在被告栏作结案陈词。他开宗明义表示,本案是追求公义的公民抗命,目的并不是要妨扰公众,而是要唤起公众关注社会的不公义,并赢取人们认同社会运动的目标。

戴耀廷表示,这是一宗关乎一群深爱香港的香港人的案件,他们相信只有透过引 入真普选,才能开启化解香港深层次矛盾之门。他又表示,2014年8月31日,中国全国人大常委员会作出有关香港特首产生办法的决定,就普选特首的产生办法设下了具体及严厉的规定。

戴耀廷:不惧怕入狱也不羞愧

戴耀廷强调,这些香港人进行公民抗命,是要唤起香港社会及世界的关注,中国政府不公义地违背了宪法的承诺,也破坏了它的宪法责任,没有给予香港人有真普选。公民抗命是为了维护所有香港人的宪法权利,亦是为了要香港的主权国履行承诺;是为了争取香港宪制进行根本改革;并为香港的未来带来更多公义。

戴耀廷又表示,这案件是关乎和平示威自由及言论自由的权利。他说,在宣布占中当日,即2014年9月28日,分域码头街及夏悫道的示威者,是被邀请到 “示威区”。示威者会不反抗,只是坐在马路等候警察拘捕,希望占领程度是合乎比例,相信造成的阻碍是合理的。

戴耀廷认为,如果警方没有封锁通往 “示威区”的道路,这些道路就不会被占领,警方亦沒有需要施放催泪弹。戴耀廷说,在警方发放87枚催泪弹及使用过度武力后,一切都改变了。警方必须为 “示威区域”外造成的阻碍,以及之后发生的事负上责任。

戴耀廷表示,归根究底,这是一宗关乎香港法治与高度自治的案件。如果各被告真是有罪,他们的罪名就是在香港艰难的时刻仍敢于去散播希望。他说,不惧怕入狱,也不羞愧。

陈健民:占领是市民的自发行动

案件星期五(12月14日)上午审结后,9名被告在法庭外会见记者。陈健民表示,希望这次审讯让更多人明白,和平示威其实是《基本法》保护的基本公民权利,香港政府有责任提供协助,让市民进行这类活动。

陈健民感谢法庭给予充份的时间,让辩方律师和证人在庭上解说他们的理念和想法,他重申很多证据都显示,占领是市民的自发行动。陈健民强调,各被告到现在仍然支持公民抗命、非暴力抗争,希望市民明白这种精神,继续为争取香港的民主付出努力。

戴耀廷:会继续干犯”散播希望”的罪

戴耀廷表示,由2013年提出公民抗命,到本案判决的时候,已经是2019年4月,经历了6年的长时间,他相信他與各被告都不会放弃,仍然继续坚持用和平的方法去争取香港的民主。他又说,会继续干犯 “散播希望”的罪。

朱耀明:香港未来仍然要和平、非暴力公民抗命

年过70的朱耀明牧师表示,虽然他年纪大,但是如果戴耀廷及陈健民要继续去犯散播希望的罪,他一定会在其中、不会放弃。朱耀明又表示,在审讯的4星期当中,感受很深,好像将历史重温一次。

朱耀明强调,对香港的未来,仍然要和平、非暴力以公民抗命的方式,继续对一些不合理、不公义的法规抗争下去。

钟耀华:真正的审讯在历史长河市民生活里

前学联常委钟耀华表示,真正的审讯其实不是在法庭里面,而是在历史的长河当中,以及在每一个市民的日常生活里,在市民的实践和生命当中,去做出对雨伞运动的审讯。钟耀华认为,法庭的审讯其实不能够捕捉到上街抗争的市民,在9-28当日开始参与雨伞运动的心情。

钟耀华表示,如果市民坚持雨伞运动的感觉,继续在生活当中、在自己范围以内做到的事情,其实就是判决这个运动无罪。

主控官:控罪合宪不会造成寒蝉效应

本案主控官、刑事检控专员梁卓然星期五响应辩方陈词表示,辩方力陈普选特首是值得争取,这关乎示威是否合理;但是终审法院在 “杨美云案”提及,公众妨扰案需考虑示威阻碍程度、地点、时间和目的等所有因素,并不包括示威是否 “值得”;终审法院亦在涉及政改的 “黄之锋案”表明,法庭不会评估示威是否值得,不会有政治取态,控方强调,示威目的本身是否值得并非法庭须考虑的议题。

对于辩方质疑控罪本身带有不稳定性,剥夺市民和平示威自由的权利,梁卓然重申控罪合宪,根本不会造成辩方所指的寒蝉效应。

您的意见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