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4:27 2021年3月8日 星期一

香港各界回应北京提出爱国者治港标准 抗争派称完全没有参政空间


2020年7月12日香港市民排队参与民主派立法会初选投票。

针对中国官员最新提出加强落实爱国者治港标准,港府随即宣布修例,订明9类行为不符合拥护《基本法》、效忠特区,4名非建制派区议员因此将会被取消议席。受影响之一的抗争派区议员岑敖晖表示,反对派已经完全没有参政空间。

支联会批评,北京此举违反一国两制50年不变的国际承诺,将立法会变成人大选举有所限制,可能会促使外国投资者却步。

中国港澳办主任夏宝龙星期一(2月22日)在北京,以视像方式出席全国港澳研究会举办的研讨会时,针对修改香港选举制度、由爱国者治港提出多项爱国者标准,同时列出非爱国者的11类行为,表明不能任由反中乱港者占据行政、立法、司法等职位,由北京主导完善香港选举制度更有逼切性。

港府紧跟北京公布公职人员宣誓修例

夏宝龙表明爱国者的标准,包括真心维护中国国家利益,不从事危害中国国家主权安全活动等;如果声称拥护一国两制,但是反对中共属于自相矛盾;而反中乱港、歇斯底里攻击北京、宣扬港独、在国际唱衰中国和香港、反对中国共产党等,都属于非爱国者的表现。

香港行政会议随即在星期二(2月23日)建议,行政长官指令应向立法会提交《2021年公职(参选及任职)(杂项修订)条例草案》,完善宣誓安排,及列明违反誓言的处理机制和法律后果。相关草案将于星期五(2月26日)刊宪,3月17日提交立法会审议,但未有提供具体三读时间表。

4名现任非建制派区议员修例后将被DQ

香港政制及内地事务局局长曾国卫星期二下午在记者会上表示,修例建议区议员必须宣誓,并订明拥护《基本法》、效忠特区的正负面清单,列出9类行为不符合效忠的原则,包括宣扬或支持港独主张,推动或实施香港独立建国、自决主权或治权、全民公投、全民制宪等活动,或参与以自决为宗旨的组织;参与以香港独立为宗旨的组织;主张或推动香港转归外国统治,寻求外国政府或组织干预香港特区的事务等。

香港政制及内地事务局局长曾国卫星期二下午召开记者会,公布修例草案内容
香港政制及内地事务局局长曾国卫星期二下午召开记者会,公布修例草案内容

他在回应记者提问时表示,根据中国《宪法》第一条,中国奉行社会主义制度,并由中国共产党带领,任何人禁止组织和破坏该制度,因此爱国但不爱或不尊重共产党的领导是说不通的。

有记者问及,4名现任非建制派区议员梁晃维、袁嘉蔚、岑敖晖及郑达鸿,去年参选立法会时被取消资格,他们的区议员资格会否在修例后受影响﹖

曾国卫回应表示,过去被依法认定不拥护及效忠特区、违反宣誓的人士,亦即等同不具备相关条件担任区议员职务,所以一旦条例通过,相关人士即失去区议员资格。

岑敖晖指抗争派完全没有参政空间

抗争派区议员岑敖晖接受美国之音访问表示,在夏宝龙提出爱国者治港的标准后,抗争派已经完全没有参政空间。

荃湾区议员岑敖晖表示,抗争派已经完全没有参政空间。 (美国之音/汤惠芸)
荃湾区议员岑敖晖表示,抗争派已经完全没有参政空间。 (美国之音/汤惠芸)

梁晃维指修例大规模DQ政府眼中钉

另一名即将被取消资格的抗争派中西区区议员梁晃维分析,当局希望借此大规模消灭政权的眼中钉,尤其是本土派及抗争派的区议员;但目前不可以担心太多,应该好好把握时间继续每一天过活、做回一个正常香港人应做的事情。

梁晃维说:“若果政府是已经将我们视为是一个针对的对象的话,其实无论我们怎样做都好,都改变不了事实,都有机会被政府借词不同的原因去DQ我们,所以我觉得那个位置就是大家与其去担心这么多,或者担心我们会不会在农历新年之后就失去议席。”

支联会指北京爱国者标准不断收窄

多年来一直主张结束一党专政、要求平反六四的支联会常委麦海华表示,北京不断收窄爱国者标准,与已故中共领导人邓小平提出的爱国定义完全不同。

麦海华又借机讽刺早前被揭发长子及媳妇入籍澳洲并开设公司提供会计及移民顾问服务的民建联前主席、中国全国人大常委谭耀宗,质问这样算不算爱国﹖

麦海华说:“我觉得邓小平的讲法是比较上是包容性大很多的,即是大部份的人只要承认自己国家以及香港,已经是可以爱国,甚至乎有些人说黑社会都是爱国的,即是其实包容性应该很大的,但是现在似乎愈来愈收窄,同政治划线,看(北京)中央认为你是爱国就爱国,只此一家别无分店,其他的人可能就不认你的了,或者将他打为反中乱港之类,我觉得你任何的政治红线都可以随时移的、移动的,变成没有客观标准,究竟自己家人、安排一些人移民去外国,这样是不是叫爱国呢﹖”

麦海华批评,北京的爱国者治港政治红线不断转移,完全没有客观标准,严重削弱香港人参政的空间。

麦海华说:“你一定要在这里不可以批评政府,一定要拥护政府、政权的事情,才叫爱国呢﹖我觉得如果你以政治划线,尤其是以我为尊,只此一家别无分店,是会严重地削弱了市民大众的参与,当然社会可能没有很强烈的意愿,但是他爱自己的国家、爱自己的民族、爱自己的文化,认同现在那个政府的运作,没有去作任何的反对那些(人),已经是爱国的,你不用一定要讲明、举手才算是,所以我觉得它(北京)现在的定义,某程度上就是为了它要修改香港将来的选举法,而去动脑筋的。”

支联会常委麦海华表示,北京违国际承诺,可能令外国投资者却步。 (美国之音/汤惠芸)
支联会常委麦海华表示,北京违国际承诺,可能令外国投资者却步。 (美国之音/汤惠芸)

麦海华批违反一国两制承诺令投资者却步

麦海华表示,北京修改爱国者治港的定义,并且由北京主导修改香港的选举制度违反一国两制50年不变的国际承诺,将立法会变成人大选举有所限制,可能令外国投资者却步。

麦海华说:“一国两制是国际的承诺来的,《中英联合声明》签署认可的一个方式,容许香港是有不同的制度,包括这个根本的制度大陆是社会主义、香港是资本主义的,还有香港的立法会等等是透过选举产生的,如果它(立法会)好像人大那样,根本你的选举模式都有限制的,甚至乎你那个参与都不是很自由发挥讨论的,已经不同了,这个促使外国的投资者会却步。”

民主党主席罗健熙表示,北京之前已经取消民主派立法会议员的议席,现在红线不断改,夏宝龙的说法是进一步收紧民主派的参选空间。

公民党主席梁家杰表示,夏宝龙的讲话反映北京有意设计一套可操控的选举制度,包装实质是委任的安排,以爱国者作政治筛选,但未见客观准则,只是行政机关定义爱国标准,由北京操生杀大权。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