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8:35 2021年4月17日 星期六

香港黄色经济圈五一黄金周反应热烈 估计营业额超过一亿港元


深水埗一间黄店负责人表示,五一黄金周营业额比平日公众假期增加50%。 (美国之音/汤惠芸)

香港去年6月初开始的反送中运动,上星期四开始迎来第一个“五一黄金周”长周末假期,亦是十多年来首次没有中国旅行团游客的“五一黄金周”,有网民发起光顾支持反送中运动的“黄店”行动,亦多个民间团体联合举行“黄金周支援黄店计划”,有超过2,300间“黄店”参与。

2015年4月12日香港购物区提着手提箱的中国大陆顾客。
2015年4月12日香港购物区提着手提箱的中国大陆顾客。

在4日活动期间提供折扣等优惠,吸引更多顾客消费壮大”黄色经济圈”,主办单位估计活动总营业额超过一亿港元(大约一千三百万美元),多区黄店大排长龙,反应热烈。不过,活动惹来中联办批评是“制造撕裂的经济揽炒”。

香港上星期四(4月30日)开始一连4日的“五一黄金周”长周末假期,而“五一”劳动节的“五一”,刚好与反送中运动的“五大诉求、缺一不可”口号吻合,而“黄金周”的“黄”,又同支持反送中运动的“黄店”吻合,有网民发起一连4天长假期“惩罚”(即是光顾)支持反送中运动“黄店”的“五一黄金周”活动。

首个“黄店”五一黄金周反应热烈

多个民间团体亦联合举行“黄金周支援黄店计划”,估计有超过2,300间“黄店”参与,在4日活动期间提供折扣、购物免运费等优惠,亦有“黄店”提供特别优惠,例如顾客高举“五一”手势,或叫出反送中运动口号,就可以获得优惠,希望吸引更多顾客消费壮大 “黄色经济圈”,活动期间多区黄店大排长龙,反应热烈。

记者在星期日(5月3日)五一黄金周活动最后一日,采访九龙、新界多区的黄店,了解店主及顾客的反应。

深水埗黄店营业额增50%

深水埗一间经营网络系统工程的“黄店”负责人梁先生接受美国之音访问表示,该店以承接工程为主,“街客”(散客)不多,但是参与“五一黄金周”活动之后,多了市民专程来参观、拍照或者购物,营业额比平常的公众假期增加50%左右,亦有提供全店九折优惠。

梁先生表示,过去接近一年的反送中运动,虽然他支持抗争者,但是一直未有表态是“黄店”,直至今次“五一黄金周”,他认为是时候表态,支持“同路人”。

梁先生说:“大家都是同路人,可以给予支持,好像我们吃饭,在深水埗区有很多‘黄店',始终多数都光顾‘黄店'多些,即是大家尽量帮忙,你说不是不光顾‘蓝店'(亲中建制),即是‘蓝店'始终可能麦当劳那些,它们始终有吸引力,但是我们尽量‘做到几多得几多’。”

店主:不需理会中联办说什么

早前声称对香港有“监督权”的北京驻港机构中联办上星期六(5月2日)发稿批评“黄色经济圈”,认为这是“罔顾自由市场规则,人为制造撕裂,是一种政治绑架经济的政治揽炒”。中联办又批评民主派立法会议员拉布,表决港府防疫抗疫基金时投反对票等,形容民主派“沦为毫无底线的揽炒派,在立法会搞政治揽炒、在社会上闹经济揽炒、在街头策动暴力揽炒”。

对于中联办批评黄色经济圈及民主派,梁先生表示,不用理会,亦不会惧怕表态是黄店会被针对或者秋后算帐,并表明会在今年9月的立法会选举继续支持民主派。

梁先生说:“我其实始终都是觉得,不需要理中联办说什么,我们香港人总之这一刻都还有权投票的话,我们应该即是可能立法会(选举)投票的话,我们应该将自己的政治取向去投票投出来,不需要理它们(中联办)做什么,或者不需要理它们讲什么。”

警方被质疑双重标准选择性执法

五一劳动节当日,工党及社民连8名成员以4人一组方式到政府总部请愿,两组人即使相隔1.5米的社交距离,仍被警方指控共同目的聚集而违反公众地方4人“限聚令”被票控。

不过,翌日(5月2日)建制派的工联会及两个团体到美国驻港澳总领事馆,抗议美国国务卿蓬佩奥干预香港内政,3个团体虽然以4人一组游行,但在多个新闻镜头所见,不同组别不时有打招呼,有明显交流,但在场警员没有阻止,亦没有作出票控。工党主席郭永健批评警方做法双重标准、选择性执法,表明会就干犯“限罪令”的控罪抗辩。

对于警方涉嫌双重标准,选择性执法,梁先生认为,去年6月反送中运动开始至今已经是这样,所以香港人才会如此愤怒。

梁先生说:“即是‘限聚令'那样出来表态多过4个人,支持警察或者支持中国就没事,如果你反对中国或者反警察那边,它(警察)一定是Charge(控告)你。说真的,已经反修例那件事到现在已经是那样,要不然为什么香港人会这么愤怒。”

十七年来首个没有中国旅行团的黄金周

受新冠肺炎疫情影响,今年香港的五一黄金周自2003年SARS疫情之后,首次没有中国旅行团旅客,据统计5月1,2号两天合共只有219名中国旅客入境香港,比去年单日有过10万人次入境相差甚远。

在葵涌广场光顾黄店的香港市民林先生接受美国之音访问表示,几乎没有中国旅客的五一黄金周觉得“很舒服”,没有“拖喼党”(托拉行李箱)的街道,逛得很舒服。

林先生表示,支持黄店是因为“良知”,他认为中联办批评黄色经济圈企图干预香港人的消费及选择自由,黄色经济圈反映的是香港人抗争生活化,希望做到经济自给自足,减少经济上对中国的依赖。

林先生说:“为什么它们(中联办)出来讲话,就是因为它们‘蓝店'(亲中建制)觉得‘出事’,即是某程度我不是说那些大机构,可能有些中小型的餐厅、小店,它们见到这类型的小店出事,但是见到好像对黄店没太大影响,所以它们才硬要出来阻止(黄色经济圈),其实反过来‘揽炒'都是它们,即是它们蓝店那边做得不好,但是它硬要做些手段去(对付)黄店,又或者可能‘限聚令'去限制黄店的Business(生意),其实它都是另一类它觉得对的揽炒方法而已。”

店主:黄色经济圈港人互相扶持

牛头角一间“黄店”餐厅及食品店,负责人林先生接受美国之音访问表示,他们的蛋卷、杏仁饼等食品,全部香港制造,而且聘请一些在反送中运动示威冲突被警方拘捕,保释期间的抗争者,希望他们有工作,自力更生。他认为黄色经济圈的理念是香港人互相扶持。

林先生说:“黄色经济圈在我的理念就是一个互相扶持、互相帮助的,有时有些顾客见到我们被政府打压、留难、欺负,他们过来叫做‘惩罚’(光顾)或者购买我们的产品,或者光顾我们,我觉得是一个支持。反过来很多都知道我们很多产品真的造不来,或者大卖的,我们真的不是用机器造而是人手造的,即是这样的情况,所以我们有些产品是好卖的,我们都Share(分享)到一些生意没那么好的黄店那里去帮忙。”

林先生的餐厅在五一黄金周每天邀请知名人士担任“一天店长”,包括公民党立法会议员谭文豪、歌手卢巧音等,公民党主席梁家杰及艺人李绮雯在星期天(5月3日)一同担任“一天店长”。

梁家杰批中联办只许州官放火

公民党党魁梁家杰(美国之音/汤惠芸)
公民党党魁梁家杰(美国之音/汤惠芸)

对于中联办批评黄色经济圈是 “政治绑架经济的揽炒”,梁家杰表示,反映黄色经济圈的成效,对蓝色经济圈有影响,不然中联办也不会这么紧张。梁家杰批评中联办的逻辑奇怪,“只许州官放火,不许百姓点灯”,他举例中国会封杀支持民主的香港艺人,一直都自己形成一个“红色经济圈”,去排挤不愿奉共产党为“神明”的人,他认为中国都做红色经济圈这么多年,为何黄色经济圈不可以做?

梁家杰表示,今次五一黄金周尚算成功,能聚集同声同气的人,当中共大力打压时,支持民主的人有机会互相扶持及肯定,相当重要。

一连4日五一黄金周活动主办单位估计,参与人数超过40万人,有2305家黄店参与,估计营业额超过一亿港元(接近一千三百万美元),活动网页浏览人数达到21万人次。

脸书论坛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