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20:48 2021年9月25日 星期六

香港记协及学者分析 国安法下端传媒及资深媒体人离港


香港收费网媒《端传媒》8月3日发声明表示,将把总部搬去新加坡,成为港区国安法实施超过一年以来,首家总部迁离香港的传媒 (美国之音/汤惠芸)

主打深度报道的香港收费网媒《端传媒》8月初宣布,将会把总部搬到新加坡,成为第一家在国安法下将总部迁离香港的网媒,该公司管理层没有直接回应相关决定是否因为国安法,但在声明中表示,过去6年自由的道路变得愈加艰险,香港的新闻自由指数跌至全球第80名。

另有多位资深传媒人相继离开香港或者宣布搁笔,包括著名财经报章《信报》创办人之一林行止,7月底宣布与读者道别,引起各界关注国安法下香港新闻言论自由还剩下多少空间。

香港记者协会主席分析,如果香港当局进一步订立《假新闻法》,估计会有更多国际传媒考虑迁离香港。

由中国全国人大常委会制订的《港区国安法》实施超过一年,香港最大型的非亲中报章《苹果日报》,今年6月中突然被当局以国安法冻结资金,并且拘捕多名高层编采人员,不出一个月至6月底被逼停刊,成为国安法下首家被逼结业的传媒,超过800名员工即时失业。

国安法下首家网媒将总部迁离香港

《苹果日报》被逼停刊后,主打深度报道的香港收费网媒《端传媒》8月初宣布,将会把总部搬到新加坡,成为第一家在国安法下将总部迁离香港的网媒。

《端传媒》管理层没有直接回应相关决定是否因为国安法,但在声明中表示,把总部搬去新加坡,透过线上、去中心化的方式生产内容,会一如既往地透过深度内容呈现中、港、台时代脉络,关注全球变化。

声明又表示,该公司成立6周年,自由的道路变得愈加艰险,世界越来越割裂、对立,墙在中国大陆孕育出一片粉红色,香港的新闻自由指数则跌至全球第80名。但也是在这六年里,它们收获了超过6万名会员,促使它们去探寻新的环境,尝试更灵活的协作方式。

香港记者协会主席陈朗升表示,《端传媒》将总部迁往新加坡,当中可能有关于财务的原因, 不过,他认为国安法之下,在香港评论中港两地时政的自由度,可能比新加坡更狭窄 (美国之音/汤惠芸)
香港记者协会主席陈朗升表示,《端传媒》将总部迁往新加坡,当中可能有关于财务的原因, 不过,他认为国安法之下,在香港评论中港两地时政的自由度,可能比新加坡更狭窄 (美国之音/汤惠芸)

记协指新加坡评论中港事政空间或更大

香港记者协会主席陈朗升接受美国之音访问表示,据他了解《端传媒》将总部迁离香港,可能不是完全出于政治的原因,当中可能也有关于财务的原因,不过,他认为相比在新加坡,在香港评论香港以致中国大陆的自由度可能更狭窄。

陈朗升说:“有件事情是真的,即是相比在新加坡,就算今日在香港这个环境之下,新加坡那个、我想自由度都还是可以相对高一些,即是你在新加坡谈论香港,那个自由度肯定你在香港谈论香港那个自由度会高一些,所以我想多多少少亦都同这个有一点原因,不过,《端传媒》又没有讲清讲楚,所以大家都是只有猜测。”

学者指端传媒迁新加坡非关当地新闻自由

香港岭南大学文化研究系前助理教授、《独立媒体》创办人之一叶荫聪接受美国之音访问表示,他估计《端传媒》将总部迁离香港,与国安法及《苹果日报》事件有关。

叶荫聪分析,由于《端传媒》主要是报道中、港、台三地的新闻,涉及新加坡的内容比较少,因此可能得罪新加坡政府的机会应该不大,不一定是反映新加坡的新闻自由度比较大。

香港岭南大学文化研究系前助理教授、《独立媒体》创办人之一叶荫聪表示, 《端传媒》主要是报道中、港、台三地的新闻,涉及新加坡的内容比较少, 因此会“得罪”新加坡政府的机会应该不大 (美国之音/汤惠芸)
香港岭南大学文化研究系前助理教授、《独立媒体》创办人之一叶荫聪表示, 《端传媒》主要是报道中、港、台三地的新闻,涉及新加坡的内容比较少, 因此会“得罪”新加坡政府的机会应该不大 (美国之音/汤惠芸)

叶荫聪说:“我想对于新加坡政府来说,《端传媒》报道新加坡的内容是很少,因为《端传媒》除非它现在改变它那个内容的方针,它最主要都是针对港澳、即是中国大陆、台湾,最主要这4个地方,新加坡对它来讲不是一个最重要的地方,所以它会得罪新加坡政府的机会应该不高的,这个我纯粹作为一个外人的估计。它们要选择新加坡我觉得有很多因素考虑的,即是未必很简单你所讲的、即是那个地方的新闻自由度会高些这么简单,但是很明显香港是会比较危险。”

林行止等资深传媒人离港或搁笔引关注

除了《苹果日报》被逼结业,以及《端传媒》将总部迁离香港,国安法之下多位香港资深传媒人相继离开香港,包括在香港生活超过35年的香港电台英文节目《The Pulse》前节目主持人、香港外国记者会前主席韦安仕(Steve Vines)已经离开香港,目前人在英国。

韦安仕6月30日在节目中表示,他将告别香港电台,认为在香港国安法实施一周年的大环境下,“作为一个稍有批判性的人,都会认为不应该再留在港台”。而香港电台《疯show快活人》主持曾志豪,亦在7月中离开香港移居台湾。

最引人关注的是,撰写评论超周45年、有“香港第一健笔”之称的著名财经报章《信报》创办人之一林行止,7月29日在专栏宣布搁笔。

林行止表示,他在《信报》不同岗位工作48年零27天,“今天要和读者同侪道别了”。林行止没有详谈相关决定是否与国安法下的政治气氛有关,不过,他形容这是“在大环境仍有选择自由之下作出的自由选择”。

林行止又说,他自己在过去近半世纪能够直叙胸臆、畅所欲言,“但愿往后也能舒心适意过日子”。

记协指苹果事件反映政治评论有被捕风险

香港记者协会主席陈朗升对美国之音表示,林行止宣布搁笔可能与《苹果日报》多名高层以国安法被拘捕有关,因为事件已经反映在香港作政治评论,已经有实际可能被捕的风险。

陈朗升说:“《苹果日报》那些高层人员、即是一些Management Member(管理层人员),他们被捕跟着被起诉、然后上法院、拿不到保释;那个过程里面,当然那个(申请保释)过程就不能够报道,但是如果有去到(法院)现场的人都会知道一些的事实,就是他们被指有(触犯)国安法嫌疑的文章,即是不是一些很旗帜很鲜明去鼓吹一些东西的文章来的,可能是分析的文章,那些都可能会成为了一个可以说是、律政司不让你保释的一个理由。所以评论是已经很明确的了,其实是有风险的、是有后果的。”

陈朗升又表示,林行止过往撰写不少文章质疑共产主义,他认为在目前的政治环境下,难以继续撰写这类评论文章。

陈朗升说:“即是不是说我只是‘得个说字而已’,或者我都是一个评论、很公正的评论而已,恐怕不是这样,确实是造成了大家担心的林行止前辈、这么多年在香港即是他有很多可能对共产主义、社会主义的质疑的文章,我想在这样的环境之下,要去继续写(专栏)是有一定的难度。”

独立学者因国安法离港不想出事才后悔

香港独立政治学者、时事评论员黄伟国星期二(8月17日)接受美国之音长途电话访问表示,他上星期离开香港,现时身处英国。

香港独立政治学者、时事评论员黄伟国认为香港言论自由急速恶化,今年8月中移民英国,不希望到“出事”才后悔 (美国之音/汤惠芸)
香港独立政治学者、时事评论员黄伟国认为香港言论自由急速恶化,今年8月中移民英国,不希望到“出事”才后悔 (美国之音/汤惠芸)

黄伟国表示,他选择移民英国离开香港,与“国安法”有一定的关系,主要是见到过去一年国安法实施之后,《苹果日报》结业,以及网台前节目主持人杰斯以国安法被捕,而且不准保释,他看到香港言论自由的急速恶化,不希望到“发生事情后”才后悔。

黄伟国说:“都相当看到香港的情况,过去一年都是一个急剧的一个恶化,再加上见到某一些即是时事评论,可能我举个例譬如(网台前节目主持人)杰斯,都用相关国安法罪名拘捕,我想香港就算你说暂时现在作为一个时事评论,不会说因为国安法、因为即是言论入罪也好,但是它(当局)会用其他的方式、方法去骚扰你,甚至简单到譬如我都有听闻,即是可能会被一些国安单位的一些人去、我叫骚扰吧,可以这样说,或者不断去关心你最近做些什么事情,还有些什么状况各方面,虽然我没有经历过这些事情,但是我又会觉得是、我都是那句说话,即是不要等出事才后悔”。

国安法下或有更多外媒外资离港

黄伟国表示,国安法实施之后,他估计部份国际传媒,或者外资公司都会相继考虑离开香港,加上中国当局最近不断出手,控制关于教育的补习机构,以致手机游戏等,导致股市大幅波动,相信对香港作为国际金融中心的地位都会有影响。

黄伟国说:“我想香港已经再不是国际金融中心了,我想香港其实同深圳、上海股市的分别不大,只不过就是香港股市仍然都好像赚到一些钱,或者仍然有一个‘剩余价值’,这样才会有一些人都仍然冒险来到香港,即是可能进行一些集资活动各方面,但是坦白说,如果你说,即是(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那个打击企业、各方面措施,其实会延祸到香港的话呢,其实我想这些公司最后可能是损失惨重,或者是遭遇重大损失,其实都是它们咎由自取的。”

记协指立假新闻法或有更多外媒离港

香港记者协会主席陈朗升表示,据他了解外国传媒在国安法之下,仍未有大规模迁离香港的决定,但是如果香港当局进一步订立《假新闻法》,估计会有更多国际传媒考虑迁离香港。

陈朗升说:“现在你会发觉同一些外国记者聊天,他们那个想法就是、因为他们是外国的记者,相信特区政府或者中国政府,不会对他们有任何的特别留难的,至于如果订立这个(假新闻法)之后那个危险呢,我想就会由各国政府跟它们的记者去思考,我想一定会有某种的劝喻、提醒,当然会担心(假新闻立法)的,因为那个刑责是太明显的。”

记协及学者指当局以假新闻回避问题

对于警务处处长萧泽颐接受亲中报章《星岛日报》访问表示,2019年反修例运动是由于假新闻、假消息,导致大批年青人上街示威,令他们堕入违法陷阱,要承担法律后果包括入狱。萧泽颐透露,警队会通过尽快澄清假消息假新闻、增加工作透明度、继续社区警政,善用社交媒体发放正面讯息,使用所谓的“软功”,例如透过动物媒介宣传等,把年轻人拉回正轨。

陈朗升对萧泽颐的说法感到遗憾及失望,他认为警方不应该用“假新闻”三个字,就把持续超过半年的反修例大型游行示威模糊过去。他呼吁警方说明清楚那一宗事件是假新闻。他举例说,2019年7-21及8-31事件发生后,导致更多人上街示威,而8-31事件后来被证实没有伤者失踪及死亡,他认为相关误解,与警方事发时将所有在太子地铁站内采访的记者赶离现场,才会让外界质疑警方可能有阻碍救援等问题。

香港岭南大学文化研究系前助理教授叶荫聪认为,萧泽颐的说法反映当局回避2019年反修例运动的起因。

叶荫聪说:“政府一直在回避19年的(反修例)事件的起因,或者那个原因,即是用一些假新闻这类,或者有几个理论的,一个是假新闻、一个就是说一些老师教坏学生,这些全部都是政府回避‘真问题’的手法,其实可以说是,即是假新闻这个现象,我想全世界都有的了,为什么会在香港发生了19的这个(反修例)运动呢﹖而不是其他国家呢﹖即是很简单的道理而已,即是政府一直在回避这件事情。”

自《港区国安法》去年6月30日深夜实施超过一年以来,不少以评论香港时政为主的评论员,都选择离开香港、封口或者封笔,例如网络评论员萧若元、刘细良等,已在《国安法》生效前相继离开香港。

时事评论员李怡、公务员事务局前局长王永平,以及香港中文大学政治与行政学系高级讲师蔡子强,亦相继宣布封笔或休笔。在《港区国安法》下,香港评论界一时风声鹤唳。

脸书论坛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