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4:21 2024年2月23日 星期五

民调指约4个香港人一个计划移民 有港人称防疫政策失误决意移民英国


在香港举行的一个移民博览会会场
在香港举行的一个移民博览会会场

香港过去两年半受社会运动、国安法及新冠病毒疫情影响,移民潮有上升趋势。一项最新的民意调查显示,接近4分之1受访者表示有计划移民,其中非民主派支持者表示有计划移民,较半年前的调查增加5个百分点至17%。

调查亦显示,接近6成受访者对香港未来政治环境、个人自由没有信心。一名成功申请英国BNO5+1移民计划的港人表示,港府应对第5波疫情的措施朝令夕改,长期封关造成人才外流、经济萧条,对香港经济前景及个人自由失去信心,决意移民英国。

香港2019年6月爆发大规模的反送中社会运动,一年后2020年6月底实施《港区国安法》,引发新一波移民潮,加上去年12月底爆发第5波新冠病毒疫情,港府实施最严厉的限制社交距离措施,加上屡次传出可能实施“禁足强检”等措施,移民潮有上升趋势。

香港今年首两月净离境居民近10万人

根据香港入境处资料,由第五波疫情爆发至今年3月初,净离境的香港居民人数超过9万2千人,今年2月单月录得多达65,300香港居民净离境,较今年1月大增超过3倍,当中绝大部分是经香港国际机场离境,而且以单日数字观察,净离境香港居民人数有上升趋势。

香港居民带钱离境的数字亦不断上升,据积金局公布,去年以永久离开香港为理由,申请提取强积金(公积金)的申索数目有33,800宗,按年增加接近12%,可用作申请移民、在香港俗称“良民证”的《无犯罪纪录证明书》,申请宗数持续高企,去年录得3万8千宗申请,较前年的2万9千宗,升幅超过30%。

调查指24%港人有计划移民

香港民意研究所去年3月开始,每半年进行一次“香港移民潮”网上民意调查,上星期五(3月25日)召开记者会,公布第3次相关调查结果。这次调查上星期一至星期四(3月21至24日)进行,以网上问卷成功访问6,723位12岁或以上的香港市民。

结果显示,有24%受访者表示有计划移民,当中3%受访者表示“已准备好随时离开”;7%表示“准备中”;14%受访者表示“有计划但未有准备”,另有65%的受访者表示没有计划移民;最后有9%表示“不知道”或“很难说”。

6成人对香港未来政治个人自由没信心

调查问及受访者对香港各方面前景的信心,结果显示,58%受访者对香港未来的政治环境没有信心,57%对未来享有的个人自由没有信心,接近一半即是49%的受访者对经济前景没有信心。

至于影响受访者永久离开香港意欲的因素,85%受访者忧虑个人自由或人身安全变差;79%忧虑家人前途、下一代教育或香港的经济前景变差;另有50%受访者忧虑香港的疫情或防疫措施变差。

香港民意研究所调查显示,受疫情及政治等因素影响,接近4分之1、约187万港人有意移民 (美国之音/汤惠芸)
香港民意研究所调查显示,受疫情及政治等因素影响,接近4分之1、约187万港人有意移民 (美国之音/汤惠芸)

有市民因防疫政策失误决意移民英国

年约50岁任职大机构中层职位、化名陈小姐的香港市民接受美国之音访问表示,她受反送中运动影响有意移民,去年1月底英国推出BNO5+1移民计划的时候已经有意申请,经过接近一年,直至去年12月31日落实网上申请,今年1月成功获批BNO5+1移民签证。

陈小姐坦言,是因为港府应对第5波疫情的措施朝令夕改,长期封关造成人才外流、外资撤离、经济萧条,对个人自由及经济前景失去信心,决意移民英国。

陈小姐说:“经济和人权自由,这两大(因素)影响了我这个(移民)决定,(我想)应该是这样说的。因为身边亦见到很多,或者我自己的同事,有些被逼离职,有些就说开工不足,有些甚至完全失去工作,完全是因为疫情以及经济的影响,变成大家都很彷徨,而最大问题就是说政府居然是没有一个措施,直接去帮助这些失业的人士,反而每一次都是为了商家去设想,变成真的生活的小市民来讲,在这样的地方是真的愈来愈辛苦、愈来愈困难。”

防疫政策举棋不定影响经济前景

陈小姐表示,第5波疫情看到港府的防疫措施缺乏前瞻及自主性,要“清零”或“与病毒共存”一直举棋不定;长期封关、停市、停业,不能遏止疫情扩散,反而造成超过100万人确诊、7千多人死亡。

她质疑港府为何不吸取西方国家的防疫经验﹖她又认为西方国家陆续解封,经济及社会日常生活逐渐回复正常,移民英国的经济前景可能比留在香港好。

陈小姐说:“你说一些很大的外资的机构都撤离的话,其实香港的经济是回不了过去,再加上就是说现在这个疫情都有整整两年多的时间,而香港在两年多之后出现了一个最严重的情况,但是相比外国在处理疫情方面,对经济的影响相比之下,香港似乎就是令到它自己走去一条‘不归路’,我可以这样去形容,所以促成了我今次真的很有决心地去走(移民),都是因为我看不见香港将来会在经济上面,有些什么的转机。”

社会氛围压抑影响情绪 冀过自由生活

陈小姐表示,在香港目前的政治及社会氛围下,她感觉情绪相当压抑,希望在自由的地方生活,过比较无拘无束的生活。

陈小姐说:“我觉得在香港继续、即是如果在这样的气氛、环境底下生活,比较是会、怎么说呢,是会令到个人的情绪会很压抑,所以我想改变一下,可能会在一些比较上没有那么紧张的地方,或者可以令到我喜欢讲什么就讲什么,做些什么就做些什么的地方继续生活,觉得个人会舒服一些及有意义一些。”

陈小姐表示,她认同香港民研的调查结果,认为香港人移民潮确实是有增加趋势,她身边很多朋友都有计划移民。

陈小姐说:“围绕着身边的朋友,其实有些已经过了去(英国),有些其实就是准备当中,有些也是跟我差不多的时候出发(去英国),其实身边的人都真的有3分之一人,是有真的在做一些(移民)的准备。”

评论员关注非民主派支持者移民意欲升

已经移民英国的时事评论员黄伟国分析,香港民研今次有关港人移民潮的民调,非民主派支持者表示有计划移民,较半年前的调查增加5个百分点至17%,而且非民主派支持者选择不满前景的极端选项,亦有上升趋势,他认为这个现象值得关注。

已经移民英国的时事评论员黄伟国表示,非民主派支持者有计划移民比半年前的调查增加5个百分点至17%,而且对政治前景不满的极端选项亦有上升趋势,这个现象值得关注 (美国之音/汤惠芸)
已经移民英国的时事评论员黄伟国表示,非民主派支持者有计划移民比半年前的调查增加5个百分点至17%,而且对政治前景不满的极端选项亦有上升趋势,这个现象值得关注 (美国之音/汤惠芸)

黄伟国说:“作为理解、支持政权的社会基础,非民主派支持者的态度是一个很重要的指标,所以当我们见到非民主派支持者,对香港未来前途是很没信心,而是你见到那个数字。我想不只是升了4个百分点这么简单,我想更加重要一件事情就是说、我很记得就是说以往非民主派支持者对这个政治环境很没信心,顶多的数字都是3分之一左右,即是系3成的了,但都不会好像今次这样,那个整体数字是接近4成。”

调查显示,730名自称非民主派未持者,有39%表示对香港未来政治环境没有信心,比半年前的调查增加3个百分点;其中30%表示“好无信心”, 比半年前的调查增加4个百分点。

学者指约187万港人想移民比例高

香港民意研究所副行政总裁钟剑华分析,今次的调查有24%受访者表示有计划移民,比半年前上升4个百分点,即是差不多每4个香港人有一个想移民,亦即是差不多4分之一的人口,约187万人想移民,他认为比例相当高,而且移民的原因主要与政治因素有关。

钟剑华说:“如果以香港有750万人口的话,现在有187万人是想走(移民)的,这个数字第一就绝对不低,而这个调查第二个很重要,我觉得需要强调的,就(是)你看到那个移民的意念里面、在那么多个因素里面,你大致可以分开三类,第一类就是那些所谓政治性的因素,包括个人自由、人身安全;包括怎样看家人的前途,子女、下一代的教育会变坏;第三就是政治变差,这三个都是政治因素,而这三个政治因素都是占比例最高的,有72%、55%以及50%的人,是觉得这几个因素很重要。”

香港民意研究所副行政总裁钟剑华表示,除了英国向港人提供BNO5+1移民计划,加拿大、澳洲亦给予港人移民救生艇计划,美国亦放宽港人移民及工作签证,估计这一波港人移民潮未到最高峰 (美国之音/汤惠芸)
香港民意研究所副行政总裁钟剑华表示,除了英国向港人提供BNO5+1移民计划,加拿大、澳洲亦给予港人移民救生艇计划,美国亦放宽港人移民及工作签证,估计这一波港人移民潮未到最高峰 (美国之音/汤惠芸)

政治推力加剧港人移民意欲

钟剑华表示,受社会运动及疫情等政治社会因素影响,香港正经历社会解体,因此调查反映政治因素是港人移民的最大考虑,而调查结果亦反映经济因素的影响比政治因素低,他认为这个现象与过往两次港人移民潮有所不同,过往两波移民潮后,有不少人选择回流,因为香港的经济拉力强,但现今香港的经济拉力比以往弱,而政治有关的推力比以往强,他认为这波移民潮与以往有所不同,移民的港人未必会再回流。

钟剑华说:“但是今天的处境,我觉得我们(香港)的经济拉力其实是已经不会好像之前那两次(移民潮)那么好,而我们的政治推力是强了很多的。用我们的调查发现,人身安全的问题、政治自由的问题、子女的教育问题、家人的生活状况问题,这些都是很清楚已经很多人是感觉到、我们其他的调查可以引证到的,所以这个亦都令到我们对未来那个移民潮是担心的。我两个月前有一次接受记者访问,我都讲今年7、8月的移民潮肯定会比去年大。”

呼吁港府正视人才外流问题

钟剑华又表示,除了英国向港人提供BNO5+1移民计划,加拿大、澳洲亦给予港人移民救生艇计划,美国亦放宽港人移民及工作签证,他相信这一波港人移民潮仍未到最高峰,他呼吁港府正视人才外流的问题。

钟剑华说:“所以那个移民的容易程度,以及成本是相对低了,这些因素我希望政府要正视,你现在看到走(移民)的是什么人呢﹖很多是专业人士,总商会最近有一个讲法,它说现在走了很多中层的、高学历的管理人员,医管局过去一年只是护理人员及辅助医疗人员走了千多人,一年之内走的医生差不多400人,所以其实现在的问题是这些(政治)因素‘逼到埋身’,有很多事实我们看到,调查的数据亦都很清楚,所以我希望特区政府或者北京当局,认真思考一下究竟想香港将来怎样发展。”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