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21:59 2020年9月29日 星期二

香港民调指5项核心指标创新低 民主派议员去留未有定案


出席记者会的教育大学社会科学系讲师吴凯宇(右起)、香港民意研究所副总裁钟剑华以及数据科学经理戴捷辉。 (美国之音/汤惠芸)

由中国全国人大常委会制订的”港版国安法”实施超过一个半月,一项最新的民意调查显示,5项核心指数,包括“自由”、“繁荣”、“法治”、“安定”以及“民主”,全部创1997年有纪录以来的新低。

有学者分析,调查结果反映香港人对“港版国安法”实施后的负面情绪,尤其是香港的国际金融中心等地位受到影响,引至“繁荣”指标跌幅最大。而社会上对于民主派立法会议员应否接受延任一年的安排意见分歧,有民意调查机构及学生组织正进行相关的网上民意调查。

学者分析,民调结果有一定的代表性,但民主派议员是否参考相关结果决定去留,未有定案。

由中国全国人大常委会制定的“港版国安法”,6月30日早上在北京通过,直接透过《基本法》附件三引入香港实施,完全绕过香港本地咨询及立法程序,引起香港各界以致国际社会强烈反应。

港版国安法实施后5项指标创新低

美国宣布取消香港特殊待遇,并且制裁11名相关的中港两地前任及现任官员,包括特首林郑月娥、律政司司长郑若骅、保安局局长李家超,现任及前任警务处处长邓炳强及卢伟聪等。

“港版国安法”实施超过一个半月,前身是港大民意研究计划的香港民研究计划星期二(8月18日)召开记者会,公布一项在8月3至6日,电话随机抽样成功访问1,001名18岁以上香港市民的民意调查显示,5项核心指数,包括“自由”、“繁荣”、“法治”、“安定”以及“民主”,全部创1997年有纪录以来的新低。

调查以0至10分评价,结果显示,受访者对全部5项核心社会指标的评分,都低于5分的合格水准,其中最高分的“自由”指标为4.74分,较一个月前的调查下跌0.1分;排名第2的“繁荣”指标为4.19分,较一个月前下跌1.16分,是5项指标中跌幅最大,排名第3的“法治”指标为3.8分,下跌0.34分;排名第4的安定指标为3.76分,下跌0.36分;排名第5的“民主”指标为3.7分,下跌0.67分,是跌幅第二大的指标。

钟剑华:民调反映港人对国安法负面情绪

香港理工大学应用社会科学系前助理教授、香港民意研究所副总裁钟剑华接受美国之音提问表示,民调结果反映香港人对“港版国安法”实施后的负面情绪提升得很快,因为国安法很多条文对个人自由有很多限制,而且影响到国际社会、尤其是美国对香港优惠地位的反应,令香港人对“繁荣”指标的看法有最大影响,因此这项指标跌幅最大,亦是首次出现5项指标全部不合格,他认为启示作用相当大。

钟剑华说:“所以上一次(调查)我们还有繁荣指标还是5字头,当时刚刚就是国安法通过之后几日,但是到今次连这个繁荣指数都下跌,而且下跌幅度是相当之显著的,是跌了1.16分,是这么多个(指数)当中跌得最急,即是说随着疫情的持续,随着制裁措施,随着很多人担心香港的金融中心地位、独特的国际社会身份,甚至金融中心这个身份都受到损害的话,这个指标今次很明显是跌得很急的。香港其中一个令人有信心,以及令到香港人感到骄傲的,就是香港的繁荣、经济繁荣,这个指标有这样的跌幅,我相信那个启示作用相当之大的。”

钟剑华表示,过去几年“民主”指标的评分已经持续下跌,今次的跌幅也相当显著,不过,今次的民调结果仍未反映立法会选举延后一年的民意反应。

学者指民主指标跌幅显著

出席记者会的香港教育大学社会科学系讲师吴凯宇表示,根据过往调查纪录,民主指数由2017年开始急速下跌,趋势持续到今次的调查,可能是由于当时有5名民主派立法会议员,因为宣誓风波相继被当局DQ(取消资格),影响香港市民对民主的评价。

吴凯宇分析,今次调查民主指数继续录得显著跌幅,与8月3至6日调查进行期间,当局DQ(取消)12名民主派立法会参选人资格,以及宣布押后立法会选举一年有关。

吴凯宇说:“(民主指数)经历了一个反修例运动就下跌了0.87分,但是今次都有下跌了0.67分,所以对比来讲都可以说跌幅相当大的。”

繁荣指标受中美关系恶化影响下跌

吴凯宇表示,繁荣指数在今次调查创下最大跌幅,他认为除了新冠肺疫情严峻,加剧失业率上升等因素外,他认为亦与中美关系恶化有关,影响香港长远的经济发展。

吴凯宇说:“或者有些市民觉得,中美关系的恶化,结构性令到香港不能够再做一个经济上的中间人,而长远地会影响到香港的经济繁荣、经济的发展,而不只是疫情。因为疫情就很多人会觉得它始终都是会过去的,即是可能过多一年它就会消失的了,但是如果一些人他评价繁荣指数低的原因,是因为中美关系这个原因,就可能会长远分数都会是低,因为中美关系的恶化会是一个长期因素,短期内都不会有什么解决的。”

担任立法会议员可增加知名度

今次民意调查亦公布被访者最熟悉的十大政治人物,包括特首林郑月娥、政务司长张建宗、前特首梁振英、前香港众志秘书长黄之锋、前特首董建华、立法会议员叶刘淑仪、杨岳桥、前特首曾荫权、立法会议员李慧琼、民主党创党主席李柱铭。

最近,社会上对于民主派立法会议员应否接受延任一年的安排意见分歧,吴凯宇表示,香港人最熟悉的政治人物当中,包括多名现任立法会议员,他认为,担任立法会议员可以增加知名度,对于日后民主派动员力可能有一定影响。

吴凯宇说:“可能都是反映到,就是你做一个立法会议员,可能会增加市民对你的认识,如果你是离开了立法会这个平台,会不会减少了你的知名度呢?而减少了你的知名度,会对于民主派动员它的支持者,会有什么影响呢?这个可能都是民主派人士需要去想一想的。”

民主派立法会议员是否留任陷两难

吴凯宇表示,今次北京容许4名被取消参选资格的现任民主派立法会议员,延续一年任期,当中可能有政治计算,造成全体民主派立法会议员是否接受留任的两难情况,甚至可能造成分裂。

吴凯宇说:“两件事情,一个就是民主派的团结是重要的,如果你民主派因为这件事情(是否留任)令到大家很多的争拗,导致分裂也好,或者互相攻击也好,我想这件事情可能影响到明年真是有立法会选举了,那么明年的反对派或者民主派内部协调都会受到影响,所以无论是留任或者全部辞职,或者叫辞职也好,我想可能最重要的考虑,它会不会影响到民主派整体的团结,而这件事情也连系到民调,如果市民一面倒都是支持留任,或者一面倒都是支持要辞职的,如果有这个民调的话,或者有这个公投,会有助整个反对派做一个整体的决定。”

议员去留可参考民调结果决定

香港民意研究所以及一些学生组织,正在进行有关民主派立法会议员应否接受延任一年的网上民意调查,香港民意研究所的调查结果将于星期五(8月21日)公布。

香港民意研究所副总裁钟剑华表示,民调结果有一定的代表性,但民主派议员是否参考相关结果决定去留,未有定案,暂时亦未有民主派政党委托他们做相关的民意调查。

钟剑华说:“至于这次(民调)的结果,即是我都讲过了,意见群组的调查是一个所谓indicative(指标性)的survey(调查),我们不是意图说一个conclusive的一个结论,但是这个indicative的survey如果是有足够的样本数字,加上我们有一个根据很多因素做的加权的程序,数据本身有一定的代表性的,虽然代表性未必及得上全港性抽样调查这么高,偏差可能大一些,所谓标准误差会大一些,但是仍然都是有代表性的,所以我们希望即是这个星期五公布(结果)的时候,让大家知道在这个问题上,公众的看法是怎样,现在有人估计似乎都是壁垒分明,这样就让星期五的数字让大家看到。至于你说议员有多大程度参考这个指标,作为他作出最后决定的依据,这个我们就交给议员自己了,我们无意让这件事情成为一个决定他们自己怎样取舍的唯一依据。”

公民党民主党倾向留守议会

民主派两大政党公民党和民主党星期二表态倾向留守议会。公民党党魁杨岳桥在电台节目表示,民主派一旦离开立法会,议会将失去制衡和反对声音,难以拖延恶法。

民主党主席胡志伟在电台节目也同意这个说法,他认为市民如果不满意留守的民主派议员在未来一年的表现,大可在明年立法会选举中,以选票表达不满,总好过让港府在没有民主派的议会中,为所欲为。

朱凯迪陈志全表态反对留任

而22名参与民主派会议的立法会议员当中,暂时只有“议会阵线”的朱凯迪及陈志全表态反对留任。朱凯迪形容他是“迈向揽炒派的议会抗争派”,希望民主派现任立法会议员及全部民主派初选出线人,可以共同商议并作出决定,再透过民意调查让公众参与,才作出最终决定。

朱凯迪表示,明年立法会选举议会战线将会更艰难,他认为应该以公投决定是否杯葛明年的选举,因此应该尽早建立具有公信力的平台。

陈志全星期二下午会见传媒表示,目前“非主留派”的民主派立法会议员只有他及朱凯迪,他支持集体杯葛“临立会”,主要因为反对特首林郑月娥借疫情押后选举一年,而且不同意中国全国人大常委会将全体立法会议员任期延长一年。

不过,陈志全表示,现时民主派去留仍在商讨中,他不希望内部出现互相攻击,是否离开“要看形势”,并非百分百,他自己即使离开议会也未有具体计划,但在不同岗位都希望达到不令香港人灰心,出现民意转向让中共获利,又希望国际继续关注香港。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