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8:37 2021年10月18日 星期一

香港民调指50%不满林郑最后施政报告 民主党批借机向北京争取连任


香港民意研究所10月7日公布,特首林郑月娥首届任期最后一份施政报告的即时民意调查,结果显示50%受访者对施政报告表示不满 (美国之音/汤惠芸)

香港特首林郑月娥星期三公布5年任期内最后一份施政报告,提出连接深圳边境的新界北部都会新发展区等深港融合政策,一项即时民意调查显示,只有46%的受访者认知今次施政报告的内容,当中有50%的受访者对施政报告表示不满。

有学者分析今次施政报告是林郑月娥向北京争取连任的政纲蓝本,批评当中力推的深港融合政策,有如将一国两制“凌迟处死”。

民主党亦质疑,林郑月娥借施政报告向北京争取连任,批评当中的政策只是着重配合中国大陆的“十四五规划”以及大湾区发展,对香港人面对的困境视若无睹。

2017年7月1日上任的香港特首林郑月娥,首届的5年任期剩下不够一年,她星期三(10月6日)在立法会发表任内最后一份施政报告,以“齐心同行、开创未来”为主题,当中最受关注的是提出“双城三圈”,连接深圳边境的新界北部都会新发展区等深港融合政策。

即时民调指50%对施政报告表示不满

前身是香港大学民意研究计划的香港民意研究所,星期四(10月7日)公布一项针对林郑月娥最后一份施政报告的即时民意调查,透过随机抽样固网电话、手机以及网络意见群组等方式,成功访问936名18岁或以上操粤语的香港居民。

调查结果显示,受访者当中只有46%表示,星期三当日有认知到施政报告,数字比过往3年大幅下跌,而有认知施政报告的受访者当中,50%对施政报告表示不满,较去年下跌14个百分点,另有25%受访者对施政报告表示满意,较去年上升6个百分点,满意净值为负25个百分点,较去年大幅增加20个百分点。

调查亦显示,以0至100分计算,今年林郑月娥施政报告的平均分为34.2分,较去年上升7分。不过,林郑月娥个人的民望,没有因为这份施政报告而提高,她的最新评分为30.5分,较9月中发表施政报告前下跌3.4分,当中有41%的受访者给予零分,林郑月娥的最新支持率为19%,反对率为67%,民望净值为负48个百分点,较发表施政报告前下跌两个百分点。

调查问及受访者认为,施政报告发表后对香港前途的信心有何影响,有50%的受访者认为对香港前途信心减少;认为有所增加的有25%,另有19%表示没有变化。

学者指施政报告是林郑争取连任政纲蓝本

香港浸会大学政治及国际关系学系副教授陈家洛在记者会上分析,今次施政报告是林郑月娥向北京争取连任的政纲蓝本,因此当中力推深港融合的“双城三圈”等,新界北部新都会发展区概念,他亦批评今次施政报告的对象不是香港人,而是北京官员,内容大量使用香港人陌生的大陆术语,陈家洛形容是一国两制新时代的论述方式。

香港浸会大学政治及国际关系学系副教授陈家洛形容,施政报告大力推动深港同城化的政策,有如将一国两制“凌迟处死” (美国之音/汤惠芸)
香港浸会大学政治及国际关系学系副教授陈家洛形容,施政报告大力推动深港同城化的政策,有如将一国两制“凌迟处死” (美国之音/汤惠芸)

陈家洛说:“我们都可能在香港很少听过、似乎由现在开始都要努力去学习、认识的一些术语了,即是包括什么‘双城’、什么‘三圈’、甚至‘五、四、三、二、一’等等。这样我很难复述,因为要学习都需要一些的时间的,然后就什么‘强强双赢’﹖还是差不多吧,这个即是大家都要很拼命去尝试去认识,甚至是‘谨记’、‘牢记’。这些完全是,我相信是这个所谓一国两制的新时代,即是接下来剩下那20几年,我们会愈来愈多见到的一些政治上的论述的方法,很明显整份的施政报告的对象并不是香港市民,对象是(北京)中央人民政府。”

陈家洛表示,即时民调反映大部份香港市民认为这份施政报告是不合格,但是在没有反对派议员的立法会里,所有建制派议员对这份施政报告都赞不绝口,他形容是一个“平行时空”,亦证明林郑月娥不知道如何与香港人同行。

陈家洛说:“那么怎样理解这么复杂的一个、这么矛盾的一个现实呢、平行的时空呢﹖就很清楚、很简单地讲,原来她(林郑月娥)这份施政报告,并没有向香港市民是讲话,或者是对话、甚至乎交流的,施政报告蕴酿过程当中,她(林郑月娥)都搞了两场的所谓‘对谈’吧,但是那个操作方法都惹来很多质疑,有些(参与者)怎样抽签、那些人获邀去讲、去表达意见等等,是一个很清楚有操控着的一个、这样的蕴酿的过程,所以在这个民意调查当中,你就会见到是不合格,甚至乎很快大家都知道,自从1999年开始做这一类的施政报告的民意调查的时候,最低(分)的5份、成绩最差的5份当中,林郑月娥是已经占了4份,这个是客观的数据的事实来的,这样的成绩表,证明一件事情,其实她(林郑月娥)不知道怎样同香港市民是‘同行’,她不是‘Connect’(同行),她其实是‘Disconnected’(断了线)。”

中联办不再遮遮掩掩地高调走出“前台”

记者问及,林郑月娥发表施政报告前,中联办主任骆惠宁等北京驻港官员高调落区,探访“劏房户”,甚至到新界北部视察等,是否反映香港的管治班子实际已经由北京操控,这次施政报告是否有中联办的影子﹖

陈家洛回应美国之音提问表示,根据《基本法》北京驻港机构不应该干预或者介入香港高度自治范围的事务,他认为中联办官员已经不再理会这些规范,甚至不再遮遮掩掩地高调走出“前台”。

陈家洛说:“由以往可能是幕后的协调以及去调整、操控建制派的选情,或者选举工程、‘分饼’(分配利益)、分赃,去到今时今日的已经应该是走到最前,去告诉大家到底香港是那些人领导的呢,答案并不是‘中环’(香港政府),而是‘西环’(中联办),中联办已经是完全毋需要遮遮掩掩了,不只是(基本法)23条(立法),中联办都不觉得需要遮掩,是直接落到地区里、直接去表达意见,而媒体觉得是有责任去跟进报道,这个亦都是很重要,让香港人以及全世界都见得到,到底在香港回归(主权移交)了20多年的香港,到底还是不是真真正正的所谓‘港人治港’呢﹖是不是真真正正的所谓‘高度自治’呢﹖答案就是被否定。”

“深港同城”有如将一国两制”凌迟处死”

至于林郑月娥在这份施政报告大力推动深港同城化,陈家洛形容有如将一国两制“凌迟处死”,他预期将来香港的一国两制只有“在商言商”,其他的港人治港、高度自治,香港原有的核心价值、做事方式等都难以保留。

陈家洛说:“见到的就是在学术、论术上,都有讲一国两制那个‘前世今生’,其中一个说法就是‘凌迟处死一国两制’;即是我们不会见到一国两制的突然死亡,好像被人枪毙那样,反而是一种叫做‘a thousand cuts’、一块、一块那样去处置,似乎(财政司司长)陈茂波最近出那本、他的(香港)营商环境报告,就是想告诉大家是一件这样的事,就是说是啊,我们(香港)国安法底下很多东西都是同以前不同了,但是全世界各地都还想来赚钱啊、做生意啊、投资啊。林郑昨天(10月6日)的施政报告都有答说,多了一些机构来到香港去建立自己的公司或者分公司,作为地区的本部或者总部,意思即是说其实一国两制是‘在商言商’而已,但是其他一国两制我们以往认识的核心价值、我们的行事方式、我们的管治质素,这些就不用再想像、再幻想会存在,或者被保留。”

钟剑华:施政报告许愿树变空头支票大全

香港民意研究所副行政总裁钟剑华表示,即时民意调查显示,只有46%的受访者对施政报告有认知,反映社会整体对施政报告都比较冷淡,他形容施政报告由以往公民社会的“许愿树”,变成“空头支票的大全”。

香港民意研究所副行政总裁钟剑华形容,施政报告由以往公民社会的“许愿树”,变成“空头支票的大全” (美国之音/汤惠芸)
香港民意研究所副行政总裁钟剑华形容,施政报告由以往公民社会的“许愿树”,变成“空头支票的大全” (美国之音/汤惠芸)

钟剑华说:“即是你再回想过去几年的施政报告,实质的内容都是这样的,如果我们说施政报告以前是‘许愿树’,你看看近这几年的施政报告,就全部变了‘空头支票的大全’。即是讲的东西、即是若果林郑月娥这一届是她任内最后一份施政报告,她里面讲那些‘一加一大过二’呀、‘三个圈’呀、‘两个融合’呀;这些东西呢真的遥远到好像对我没什么意义那样,我亦都不相信在今时今日这样的政策环境底下、政治环境底下,这些工作会得到很多市民的共鸣以及呼应,至于做不做得到,这个都不重要的了,因为施政报告总会开很多空头支票的,有些总是不见了的,董建华第一份施政报告有‘什么港’那些东西,大家还记得吧,第二份(施政报告)不是第一份,什么‘中药港’、‘资讯科技港’那些东西,这样最新我们听到又说会媲美釸谷那些东西。”

民主党批施政报告漠视港人困境

民主派最大政党民主党星期三(10月6日)召开记者会,回应林郑月娥最后一份施政报告。党主席罗健熙质疑,林郑月娥借施政报告向北京争取连任,他批评当中的政策只是着重配合中国大陆的”十四五规划”以及大湾区发展,对港人面对的困境视若无睹,民主党对此表示失望。

民主党10月6日召开记者会回应特首林郑月娥任内最后一份施政报告,质疑林郑月娥借机会向北京争取连任 (美国之音/汤惠芸)
民主党10月6日召开记者会回应特首林郑月娥任内最后一份施政报告,质疑林郑月娥借机会向北京争取连任 (美国之音/汤惠芸)

罗健熙说:“我们整体而言会觉得这一份是林郑月娥争取连任的一份施政报告来的,她最主畏的争取连任的对象亦都不是香港人,而是(北京)中央政府,所以你见到很多的部份她整个范畴,其实很多的内容都是与‘十四五’(规划)大纲的纲要是有关系,同这个深圳或者大湾区的融合是有关系,所以这个我们见到有很多的内容其实都是避重就轻,对于香港人所面对的一些困境、问题其实是没有任何的处理,是视而不见、是视若无睹,我们都见到她(林郑月娥)是有很多的地方都是诿过于人,包括将所有的事情好像归咎于是两年前、2019年的反修例风波,而导致她现在政府的困境,但是她在政府里面已经一段很长的时间,但是她好像对于自己在由发展局局长开始,去到做(政务司)司长,去到做特首,中间所承担的责任,好像是完全觉得不关自己(的)事那样,所以这件事、这个情况我们(民主党)见到是非常失望,也是觉得很可惜。”

罗健熙坦言,他希望今次施政报告是林郑月娥人生最后一份施政报告,因为港人无法再承受,这位令香港严重撕裂、人心惶惶的特首再掌权多5年。

罗健熙:落实双普选也是特首宪制责任

记者问及,今次施政报告只是著重中国国家安全,以及落实中国全国人大常委会今年3月底通过的香港新选举制度,对落实特首及立法会双普选的政策发展完全没有着墨,民主党有何看法﹖

罗健熙回应美国之音提问表示,民主党认为双普选是《基本法》的承诺,他强调这些都是特首的宪制责任,民主党相信落实特首及立法会双普选的制度,对于香港的管治,以及市民对港府的信任,其实都会是一个最大的帮助。

对于特首林郑月娥最后一份施政报告完全没有提及政制民主化的发展,民主党主席罗健熙表示,落实特首及立法会双普选是《基本法》的承诺,也是特首的宪制责任 (美国之音/汤惠芸)
对于特首林郑月娥最后一份施政报告完全没有提及政制民主化的发展,民主党主席罗健熙表示,落实特首及立法会双普选是《基本法》的承诺,也是特首的宪制责任 (美国之音/汤惠芸)

罗健熙说:“就着特首以及立法会的普选,民主党是认为这个是《基本法》的承诺,不论你如何完善选举制度、不论你国安法的立法是做成怎样都好,(基本法)45条及68条都仍然在这里,都是(北京)中央政府对市民的一个承诺来的,而香港的特首其实它是应该、即是当它在讲(基本法)23条立法是需要做了,是它一些宪制责任了,其实45条都是宪制责任来的,立法会的普选都是它的宪制责任来的,所以我希望它不要忘记了这件事情。”

对于施政报告提及融入大湾区等政策,罗健熙认为,当中未说明香港的角色是什么,他希望当局说明,香港能否具政策制定及决策角色,或只能配合北京的政策,他担心如果香港只跟从北京的意见行事,而没有从香港本位提出建议,担心香港会被边缘化,长远将不受国家及国际社会重视。

脸书论坛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