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2:47 2020年7月12日 星期日

烟锁香江: 反送中港警射万余催泪弹 被质疑遗祸市民


烟锁香江: 反送中港警射万余催泪弹 被质疑遗祸市民
请稍等

没有媒体可用资源

0:00 0:05:58 0:00

烟锁香江: 反送中港警射万余催泪弹 被质疑遗祸市民

香港反送中运动在今年6月9日爆发,衍生出的警民冲突已持续半年,警方在处理街头对峙和冲突时使用大量的各类弹药。根据警方公布的数据,截至12月5日为止,警方使用各类弹药近3万枚,其中有近1万6千枚催泪弹,平均每日施放超过90枚,而仅在11月12日全港大三罢当天,警方就在全港各区施放2230枚,用作驱散人群。

香港警方使用的催泪弹,原本购自美国及英国,分别为枪射式及手掷式。在这个人口丶楼宇密度极高的城市大规模使用催泪弹驱散人群的做法,受到社会各阶层乃至国际社会的关注。警方施放催泪弹并非只有示威者受影响,当区居民丶乃至雀鸟丶流浪动物也都受害。在香港警察已转用中国制造的催泪弹后,民间对催泪烟危害公众健康的讨论更为热烈。

抗争者:中国制催泪弹伤害剧烈

在近期一个名为“吸吸可危”的关注催泪烟影响集会上,民间记者会发言人表示,他们的团队在11月29日至12月2日收集到17,819 份关於催泪弹後遗症的答卷,发现最多人吸入催泪烟後的不良反应依次是咳嗽丶呼吸困难和皮肤痕痒,有5.5%受访者称,吸入催泪烟後出现尿液颜色异常的情况,也有一成半的受访者曾表示出现腹痛及腹泻等症状。

从6月运动爆发初期就经常走在抗争第一线的阿宝,也出现上述後遗症。但她认为,後遗症的出现有不同阶段,与催泪弹的产地以及是否过期有直接关系。

“催泪烟我现在已经懂得分三类,第一类就是刚刚开始的时候,没有那麽过期的催泪烟,味道是没有那麽刺激的,纯粹是催泪的,流眼泪流鼻涕,皮肤是刺痛,但很短暂的。回到家洗个澡就没事……直至到7丶8月,第一次(闻到)过期的催泪烟,2015年或者2016年制的,那次是很大的伤害,回到家即刻腹泻,腹泻一个礼拜,才慢慢没事。”

多次在警民冲突第一线的阿宝表示,香港警方使用的催泪弹有不同类型,当中中国制的伤害最为严重。(美国之音视频截图)
多次在警民冲突第一线的阿宝表示,香港警方使用的催泪弹有不同类型,当中中国制的伤害最为严重。(美国之音视频截图)

而在所有警方使用的催泪武器中,中国制的催泪弹是她认为带来後遗症最严重的一类。“我想是到月尾,食了中国制的催泪弹,不得了,完全和之前6月份食丶7月份食丶完全感觉是很辛苦的。它不单止是催泪,还会令你的人很头痛还有眼泪流丶皮肤是痛的,刺激到这样。”

阿宝打趣称,就算被说是“崇洋”,也宁愿在外国制的催泪弹下遭罪。她称有市民取走中国制的催泪弹检验,结果发现国产武器燃烧时,释放出有毒物质超标。“我过了几个月,或者两三个月,开始就起粒粒,皮肤痒丶头痒丶头是起了粒粒。有些朋友说发尾都痛的,现在怎麽样呢?就等它慢慢过去。”

香港公共医疗医生协会会长马仲仪在较早的“吸吸可危”集会中称,香港警方常在不适合使用催泪弹的区域,包括民居丶老人院附近使用催泪烟。她认为警方的行为危及公众健康,同时也对警方使用相关武器的指引提出质疑。

催泪化学品或转为有毒致癌物

稍早,香港网媒《立场新闻》的前线记者陈裕匡在个人脸书专页上称,经医生诊断已罹患氯痤疮。这是体内积聚高浓度二恶英(1,4-dioxin)的表徵。11月14日,有记者在警方记者会上询问催泪弹及二恶英之间的关系,但获回应称催泪弹中的化学成分主要为CS(氯代苯亚甲基丙二腈),有记者罹患氯痤疮,未必与催泪弹有关。不过事隔一日,警务处行动部高级警司汪威逊在记者会上承认释放催泪弹会产生对人体有害的二恶英,但称示威者燃烧塑胶也会释出同类物质,甚至释出量更多。

对此,香港大学化学系博士丶香港中文大学前化学系讲师邝士山(K. Kwong)表示,只有含氯的塑胶(PVC)放进焚化炉,经高温燃烧才释出二恶英,示威者在街上根本难以找到有关物质焚烧。

他对美国之音说,二恶英这种物质的半衰期可以长达十馀年,且有机会透过皮肤或者饮食吸收。人体内存有这类化学物,可能会导致罹患癌症的机率增加,同时影响生殖,包括会令後代发育畸形。而这类研究在越战期间美军使用橙剂後的影响中,已获证实。

他也提到,即便催泪弹没有释出二恶英,单单本身产生的CS气体,也会对高人口密度地区造成一定影响。“其实如果你计正常的CS,就算是当美国制那些,其实它应该是很短的,它的半衰期是十多日之内,最多是十多日。随着周围的湿度丶风向那些影响。但香港有些比较特别,譬如好似油麻地丶旺角区,楼很近……如果在我们繁忙的市区,它的那些微粒我相信就黏在建筑物的外边,随着风慢慢飘下来,每一次走过都有少许掉下来,个个人都受到影响。”

邝士山认为,真正美国制造且未过期的催泪弹,应属安全,因催泪弹爆炸时的温度是受控,不会超过450摄氏度。低於这个温度,当中化学物品分解的机会就小。但倘若催泪弹过期,控制温度的机制失控,就可能会令当中化学物质分解,产生二恶英。

“另外如果是中国制造的,由於没有数据知道它多高温,只可以用观察见到,有些朋友用观察的方法, 用红外线的测试到温度是超过400度的,这样的情况,400度以上,就有机会将CS分解。CS的分子分解,它分解一种叫做Chlorobenzene(氯苯),氯苯已经证实了,另外也有一些论文证实氯苯经过一个Catalyst(催化)的作用之下可以变成一个二恶英。这个是一个需要担心的,就是我们不知道催泪弹里面的温度是多少,也都不知道有没有一个条件可以催化的条件。”

促港府以科学数据释疑

在这场运动爆发初期,警方已大规模使用催泪弹,但港府的卫生部门只在几个月後才公布一份简短的清洁催泪烟残留物简介。当外界追问港府会否公布中国制催泪弹成分,让公众可以适切应对时,香港食物及环境卫生局局长陈肇始称为免影响警方部署,不会公开催泪弹成分,又称暂时未见记载二恶英中毒的文献。

对此邝士山认为,目前对二恶英的研究十分稀少,这种“肮脏化学”的研究者也不多,但政府掌握庞大资源,可以作相关试验,来真正证明催泪弹经过热分解後,是否会大量释出二恶英。“你这样会科学一点令人信,你不能够说‘我们相信它没有’,这不是一个解释。”

至於催泪弹中原本存在的化学物质如何清理,港府也未有给出详细指引,甚至负责清理的政府部门也不相同。邝士山表示,一般而言清理催泪弹中的主要物质——CS并不复杂,但香港是目前地球上唯一在短时间内出现大量催泪气体的地区,大规模泄露的CS清洁起来并不容易,需要用到氢氧化钠(NaOH;一种强硷)或者甲醇,但这类对人体本身就有毒性,一般人难以处理,也不能大量使用。因此就目前而言,只能使用减少清理者被再次污染的方式,单纯地扫走或者冲走相关物质。“就不能够用正式大量的化学物品处理,因为那种更危险。只可以用水,或者希望它落几场雨,天然地冲走它入海,因为入海就相对安全的了。”但被问到对海洋生态的影响,他称“一定有”,但对人则没有直接影响,人体吸收也相对不直接。

脸书论坛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