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3:58 2021年3月3日 星期三

香港监警会公布反送中警察执法行动报告 各方反应不一


2020年5月15日,香港监警会主席梁定邦(左)在记者会上展示去年反送中警察执法行动的报告

香港公信力及独立性广受市民质疑的监警会,即“独立监察警方处理投诉委员会”,星期五公布审视去年反修例期间公众活动及警方执法行动的首阶段报告。有人权团体斥责报告“苍白无力”,而有亲中议员则称报告“中肯独立”。

自去年6月香港爆发抗议修改“逃犯条例”的“反送中”运动后,警方频繁使用武力驱散示威者,大量施放催泪烟等防暴弹,被民主派指责多次行动侵害了示威者的人权,要求政府成立独立调查委员会,调查警方是否滥权。但港府坚持按照正常程序,交由监警会调查。

监警会是香港法定机构,全部成员由行政长官委任,负责调查民众及外界对警方执法的投诉等。但监警会本身没有调查权力,完全依赖警方的调查。

在“反送中”运动爆发近一年后,监警会5月15日终于公布了共4册16章的观察报告,提出52项改善建议。监警会主席梁定邦表示,监警会的工作是审视涉及警方的投诉,并向警方及行政长官提出意见,让市民明白香港近月发生的事。报告提到多个敏感示威事件。

对6.12警方在中信大厦外无差别施放催泪弹、几乎酿成“人踩人”的事件,报告表示关注警方当时使用催泪弹是否有必要及恰当,认为警方应从6.12事件汲取教训,建议警方管理层检讨,参考适用国际做法以制订低对抗性的策略及战术。由于事件进入司法程序,监警会现阶段不宜评论警方当日行动是否恰当。

对于严重加深警民对立的7.21元朗黑社会袭击无辜市民事件,报告认为警方当天没有及时采取行动,激化了外界对警黑勾结的指控,造成警方成为外界发泄不满的对象,并成为日后示威活动强大且持久的推动力。

对于防暴警察在执法时多数情况下未按规定展示警员编号致使民众无法投诉的情况,报告称警员执勤时的(身分)标识大致按照国际标准,但仍可改善。报告表示,如果允许警员在无恰当展示身分识别编号的情况下与市民接触,或会引起公众对警队的不信任,也会削弱市民对警队合法性的信心。

对于“反送中”另一具有催化作用的8.31太子站事件,报告称当晚电视直播画面拍摄到很多示威者到达太子站后更衣,装扮成一般乘客,警方与港铁关闭出口,可以有效阻止他们离开,以及阻止其他示威者进入太子站支援站内的示威者和袭击警员,认为当晚警方关闭太子站“似乎属于合理的决定”。

对于外界声称警方在太子站杀死人并掩盖事件,报告认为这是“超乎寻常的主张”,而警方、港铁和政府其他部门应对“警方杀人传言”的反应缓慢,不实传言已经萌芽。

据香港电台报道,香港民权观察批评监警会的报告“苍白无力”,纯粹将过去反修例事件整合,对公众所关心警方在行动中涉嫌侵犯人权的做法并无跟进。

民权观察的王浩贤举例表示,不少示威者曾被警棍打至头破血流、橡胶弹及催泪弹直接射向示威者身体等做法,可能违反警方使用武器指引,但报告都没有提出检讨或跟进,令人相当遗憾。而关于新屋岭扣留中心或其他警署的羁留设施,公众关注被捕人士有否受到符合人权的对待,包括迅速获取医疗需要、见律师等,监警会报告也无跟进。

王浩贤表示,并非要求监警会表达强烈立场,但警方过去一些涉嫌侵犯人权的做法,报告都无跟进,难以令公众信服或释除疑虑。

负责发起多次百万人以上大游行的民间人权阵线的召集人岑子杰,批评监警会报告偏颇,刻意模糊警暴问题,认为报告是表扬警方的“撑警报告”。

岑子杰还说,监警会建议警方多在社媒解说警队的角色,质疑监警会是帮警队“做公关”。他强调。只有成立独立调查委员会,才能还原反修例事件的真相。

7.21元朗黑社会袭击中手臂被打骨折的民主党立法会议员林卓廷形容报告为“垃圾”,严重扭曲香港过去半年多来的警民冲突,尤其是7.21事件。林卓廷认为监警会的角色有如充当了警方的公关顾问。

而在7.21事件中与黑社会白衣人接触的亲中立法会议员何君尧则称,报告“中肯独立”,呼吁公众保持冷静,不要误信谣言。

监警会主席梁定邦表示,监警会在7.21及8.31事件并非去作出谴责或调查,而是指出事实,重新检讨行动。

报告摘要的观察总结提及示威活动过去10个月已变质,似乎意味着社会正被扯向一个恐怖主义的年代。在被问到监警会如何得出结论时,梁定邦表示,要澄清有关结论是由警务处长所讲,不是由监警会讲,监警会要听警方讲,因为警方负责调查,相信这是暂时的结论。

梁定邦表示,只得信纳警方,因为他们负责做调查,而监警会的职能只是监管投诉,而并非监管警方的言论。

另外,香港特首林郑月娥表示,政府整体接纳报告的建议,要求保安局局长成立专责小组,亲自督导及跟进建议,有需要时可谘询监警会的建议。特首强调,不认同也不会成立独立调查委员会调查警方。

脸书论坛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