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2:43 2024年7月14日 星期日

维园烛光晚会成绝响 港人盼六四精神薪火相传


香港民众6月4号聚集维多利亚公园举行年度悼念六四死难者的烛光纪念会
香港民众6月4号聚集维多利亚公园举行年度悼念六四死难者的烛光纪念会

今年是六四天安门事件33周年,也是港版国安法实施后第二个“六四”纪念日,多年来组织举办“六四”集会的支联会已经解散,再加上港府以疫情为由拒绝外界预订场地,六四烛光晚会将连续第三年无法在铜锣湾维多利亚公园举行。港人如何看待和面对这种改变呢?

维园烛光晚会成绝响 港人盼六四精神薪火相传
请稍等

没有媒体可用资源

0:00 0:08:00 0:00

以往每年6月4日晚上,香港铜锣湾维多利亚公园都会成为全球焦点。数以万计港人和游客会在维园的足球场聚集,举起点点烛光,悼念“六四”死难者,但是自2020年起,港府以防疫为由取缔六四烛光晚会。今年港府对外的说法与以往大同小异,声称因疫情关系暂停非指定用途活动订场。

香港今年无团体发起悼念六四

香港警方2020年以新冠肺炎疫情严峻为由,30年来首次不批准支联会在维园举办六四烛光集会。事后26名民主派人士被当局指控参与未经批准集结等罪名。

到目前为止,香港没有任何组织和个人发起纪念“六四”的活动。这意味着,一片烛光的情景几乎肯定无缘在维园重演。

50多岁的媒体人潘女士曾多次参与维园烛光晚会。她向美国之音表示,这项悼念活动曾被视为香港高度自治的重要象征,如今成为历史让她感到悲痛。

潘女士说:“我相信以后港府再也不会让香港人纪念六四。这是十分可悲的。这个政权十分怯懦,它害怕人民知道它是如何残暴不仁。它已经找了这个机会很久,是2019年香港示威者争取人权成就了一个胆小如鼠,根本不能面对人民的政府,让这样的政府得以取缔六四悼念活动,要香港市民屈服于强权之下。”

潘女士的一位女同事八年前从中国大陆移居香港。潘女士引述同事的话说,她作为内地人,认为港府根本无须取缔六四悼念活动。

潘女士说:“我的同事曾经非常感谢港府让她可以悼念六四,但是2019年后,香港的政治环境急剧转变。她说,港府禁止纪念六四是非常无理的,认为维园烛光晚会根本不能影响任何事。回归之后六四活动每年都有举行,中共政权仍然屹立不倒就是最好的证明。很明显,政府的心胸很狭隘。纪念六四屠城事件的最后阵地毁掉了,这让我的同事很不开心。”

反送中浪潮被视为取缔六四转折点

40多岁的教育工作者伍小姐曾出席从1990开始每届维园烛光晚会。她在接受美国之音采访时表示,2019年的反送中示威浪潮迫使北京决意把香港和中国大陆一体化。

伍小姐说:“既然中国大陆不能悼念六四,为何香港又会有特权呢?2019年的大规模抗争让港府不知所措,它们不容同类型的抗争活动在香港发生。他们觉得一点星火也可以燎原。稍微带有政治色彩的活动都要立马镇压。”

针对港府连续三年搬出疫情为藉口取缔六四,伍小姐认为,这种处理手法是基于政治考量。她估计,一旦港府就香港境内有关国家安全作出指引的“基本法第23条”立法,港府取缔“六四”烛光晚会将变得更理所当然。

伍小姐说:“(港版)国安法是中央政府没有经过香港立法程序所实施的法例。不少人把港版国安法视为高压政策而感到不服。我估计,一旦基本法23条在香港立法,到时候港府就不需要其他藉口,可以理所当然限制市民集会或采取政治行动。”

不过,媒体人潘女士认为,过去数年,港府处理“六四”的手法相对留有余地。今年是香港主权归还中国25周年,港府本来可以批准亲北京团体在“六四”当晚在维园举行庆祝活动。港府之所以没有走到这一步,也是顾及到香港大部分市民对“六四”事件的看法,希望尽量淡化处理。

维园烛光晚会被取缔后,港府一直没有明确表示,港人能否以其他方式悼念六四。

港府对纪念六四违法与否含糊其辞

香港特首林郑月娥5月31日出席行政会议前被记者问道,如果市民6月4日现身维园或在家中点燃蜡烛悼念“六四”是否违法时,她说任何在香港举行的公众活动,不论任何目的,都必须符合法例规定,包括港版国安法、社交距离措施和场地许可等。

香港教育界人士伍女士相信,港府在这个问题上故意含糊其辞。

伍女士说:“如果政府说清楚哪些行为违法或者不违法,大家就会继续悼念六四。港府却不对外解释哪些行为违法或如何违法,让你不敢越雷池一步。”

香港政治团体社民连5月29日在港岛铜锣湾摆设摊档,并悬挂没有写上字句的黑布,以悼念六四及哀悼香港失去言论自由。

香港市民潘女士相信,即使六四烛光晚会从此消失,六四史实和精神还是可以薪火相传下去。

潘女士说:“其实还是有很多‘有形’的方法去悼念六四,譬如挂黑布,在家里点蜡烛,甚至可以透过电话互相发短讯。万一到了‘有形’方式也不容许的地步,大家就把‘六四’两个字放在心里吧。据我观察,经历了2019年反送中抗争,大多数香港人,尤其年轻人都争取民主,向往自由,反对专制,最重要的是,我们要让年轻人知道‘六四’是什么一回事。但前提是不要触碰到港府的红线。”

除了年轻人,潘女士也把六四薪火相传的希望寄托于邻近香港的台湾。她说,虽然维园烛光晚会无法在台湾复制,但是她深信,已经移居台湾的港人会把六四精神延续下去。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