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18 2020年2月29日 星期六

黄色经济圈建构 香港人对抗中共的软手段


中国香港铜锣湾购物区,购物者在巴宝莉店外等待(2015年7月16日)。

经过半年多的香港抗争运动,示威集会以外,香港市民把建立黄色经济圈也当作争取民主自由的重要策略,黄色经济圈是指店铺立场若倾向抗争者的一方,会被视为黄丝店家(下称:黄店),可获市民优先光顾,同时会抵制支持警察及中共的商户。由于黄店众多,形成较大的群体,有市民认为在香港可建构黄色经济圈,消费者、倡议平台、黄店互相影响,形成另类的抗争力量。

获黄店卷标的以食肆较多,不少黄店食肆因此大门外出现长队。排队当中有90后情侣Wilson 和 Ming。

光顾黄店助凝聚思想

Wilson表示,黄店贴满了许多支持抗争的文宣,例如有连侬墙、抗争主题海报,因此想多些支持及接触这些文宣的发放地,这些文宣也是分辨店铺立场的特征,同时他也会杯葛表明支持警察的店铺(俗称蓝店)。

Wilson女友Ming说,「我们是黄丝,在一间黄店消费自己会更开心,放心说话,毋须诸多制肘。 」她觉得黄店的形成,有助同路人聚集,发挥团结思想的作用。

即使不是用膳,他们日常生活也会以黄店优先消费,例如选择超级市场,宁愿走得稍远一点都想选择对抗争者较友善的商家。

黄色经济圈反映港人在乎自由

Wilson认为,即使抗争落幕之后,也要坚持黄店优先消费,如果大家之后若无其事重回大陆吃喝玩乐,「那过去半年香港人的努力就白费了」。 Ming也接着说,「黄色经济圈的可行性,在乎香港人有多在乎自已的自由。 」

二人选择黄店时,会看不同的网上平台,列出黄店蓝店的名单,这类网上平台是黄色经济圈的重要推手。

钞票形同市场选票

其中一间是新时代消费地图(NeoGuideHK),创办人Plastic Flower是一名80后的网页程序员。他说,在抗争运动初期,听到许多政商界人士发表反对抗争者的言论, Plastic Flower把言论纪录放上网,让大家不要光顾那些人的店铺(蓝店)。

新时代消费地图由6月开始创办至今,不断收集网民关于黄店和蓝店的报料,Plastic Flower和团队要花许多时间核实店铺的立场,例如查册找出店东身份,再查看其个人facebook账户里的言论,最后判定店铺是黄是蓝。

黄色经济圈改变了香港人的消费习惯,选择店铺不再只着重服务质量,Plastic Flower说,虽然现在示威冲突日子少了,但他认为大家仍有消费黄店的决心。

「你上街会有风险,但你去消费是零风险。 我们的钞票就是市场上的选票。 利用消费塑造风气,黄店必须去帮衬,蓝店及红店必须杯葛的风气,形成风气时变了无形压力。 」他又说,有黄店生意受惠,可令到其他店铺更勇于表态, 黄店就会增加,此外目前越来越多整理黄店和蓝店名单的网上平台,吸纳更多用户,证明越来越多人认同黄色经济圈。

期望黄色经济圈减少对中国的倚赖

Plastic Flower因着经营新时代消费地图,要搜寻连锁店铺的背景,才知道香港许多店铺背后是中国资本,透过庞大资本在香港经济有举足轻重的地位,犹如掐住香港的喉咙,因此希望透过黄色经济圈减少港人对中资的倚赖, 这是对抗资本不平衡的漫漫长路。

他指大家即使知道黄店未必是质素最好,但仍因立场去光顾,「使黄店赚多点钱,期望黄店同样地不再只计较来货成本及质素,可找到不是中国的生产商或批发商。 」

以立场区分消费体现自由

亲中媒体连日炮轰黄色经济圈,指抗争者以此手段排除异己,香港大学经济及工商管理学院助理讲师阮颖娴反而认为,消费者以政治立场选择店铺,是自主选择,「大家自主作出需求及选择行为,反而体现到自由经济,多过打击。 」而且消费过程没有区隔到其他商业活动及限制他人自由。

黄色经济圈目前整体影响微

不过阮颖娴认为,黄色经济圈对香港整体经济影响轻微,难减少对中国的倚赖,由于黄店多是零售饮食,但只占香港经济一小部份,当中酒店及饮食只占香港GDP 3.4%。

加上香港的经济总值许多来自对外的生意,包括金融、银行、专业服务,里面中国占的份额相当大,例如中资企业找香港的金融机构协助上市,「这是企业对企业(B2B)的生意,不是一般消费者容易影响到。 」

脸书论坛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