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7:42 2019年12月7日 星期六

香港社会严重撕裂,香港人准备好对话与和解了吗?


数以百计的抗议者在中环交易广场外聚集,呼吁大众在星期日在区议会选举中投票,表达对政府施政的不满。

香港抗议者和警方的冲突和对抗还在继续,香港“中间派”力量呼吁对抗各方进行对话与和解。 他们说,几个月以来,抗议已经造成香港社会的严重撕裂,包括家庭成员之间的撕裂。 但是也有观察人士指出, 在警方和抗议者还在“互掐脖子”的时候,和解对话是不可能的。

香港社会严重撕裂

“香港从来没有感到如此分裂过,不仅仅是社会,甚至发生在你家里,孩子与父母对事情的感受不同,祖父母也有不同的想法。很多人告诉我,他们有家庭的whatsapp群, 以前通常用来讨论周末去哪里吃午饭,但是,他们现在开始要么将人屏蔽,要么干脆自己退出,因为聚在一起,也不能讨论眼下发生的事情。”

香港前立法局及立法会议员陆恭蕙星期四(11月21日)在华盛顿智库布鲁金斯学会就香港未来进行讨论时这样描述香港社会和家庭的分裂。她说,连日来的抗议造成了香港社会的极端两极化。

她说,这不仅发生在家里,在公司里也一样。抗议者呼吁罢工,有人希望罢工,有人不希望参加。在大学里,有人抗议,也有人觉得自己被拽进了这场纷争中。大学里还有来自中国大陆的学生与香港本地学生的对抗。

香港媒体“香港01”说,六个多月的抗议已经改变了香港人的生活模式:“平日上班,假日上街;周四囤积日用品,周末尽量不聚餐;饭局上首先问‘你是蓝定黄’ (蓝色亲建制派,黄色代表亲民主派),群组里和则谈,不合则散。”

香港中间派呼吁进行和解对话

陆恭蕙在讨论中呼吁香港对抗各方展开对话,说出自己真正的情感。在被问道在对抗激烈,相互严重不信任,且各方目标各不相同的情况下,如何开展有效对话,陆恭蕙解释说,她呼吁的对话并非是“硬核政治对话”,而是“非政府方式”的对话,敞开心扉,说出自己的感受。

她说:“现在是时候将不同的世代的人聚集在一起进行交谈了。 因为通过交谈,真正的情感才会流露出来,而只有真正的感情才能打动人。我希望这些真实的担忧和情感能被北京听到。不是只是用法律和制度要求别人爱国……我们对北京有很多的不满,当我们谈到自己的国家的时候,有很多的事情是从一代一代累计起来的,是从历史中来的,这是打动人的事情,是我们需要谈的。”

陆恭蕙不久前在香港创建了香港前进联盟(Hong Kong Forward Alliance)组织,希望建立20个对话平台,供社会各级以和平及互相尊重的方式进行对话。社会不仅可就香港的这场危机事件进行和解对话,还可以为社会提供一个可就其他重要议题进行讨论的地方,通过开放和宽容的态度让大众参与讨论,从而让社会重新回归安定和平静。

在前进联盟上星期举行的对话平台上, 陆恭蕙甚至请来了来自北爱尔兰的和南非的专家,共同分享解决冲突危机的经验。会议吸引了来自社会各界的差不多500人参加,不过,据说,没有警察和抗议者的代表。

陆恭惠在接受香港媒体采访时称自己是“中间派”和“温和派”。她在香港媒体上撰文说,香港正值生死存亡之秋,但无论是反对派或是建制派,似乎都无法消除分歧。要营救香港,中间派有责任把握当下,化危为机。她在文章中说,中间派的“政治主张,往往代表了主流意见。”

陆恭蕙身份有点复杂。她曾是香港民主党派民权党主席,后来,又在梁振英政府时期出任特区政府环境局副局长。她还担任过前香港立法局议员,现在是香港科技大学的教授,香港非营利智囊团思汇政策研究所(Civic Exchange)创始人兼首席执行官。

反对者:香港不需要中间派,现在谈“和解对话”是笑话

并不是所有人都赞成陆恭蕙的建议和做法。香港一位叫杨文俊的人在medium内容平台写文章称,这个时候进行和解对话是陆恭蕙的“幻想和虚妄”。文章直说,香港不需要“中间派”。

文章说,对话没用。文章举例说,2014年的雨伞运动后,与香港政府的对话非但没用,而且使得香港政府借对话作拖延的策略。雨伞运动结束后,众多发起人被秋后算账,五年来,香港的民主自由不断收窄,打压不断,构成了今天反暴政运动的远因。而且,在某种意义上来说,正是抗议者的坚持,才让林郑政府最终答应撤回修例。

杨文俊称陆恭蕙只是代表了“旧世代的精英,将今天的香港当成90年代的香港,将中国当成英国,将香港政府当成港英政府。他们对香港的现况无知,更转化为对香港未来不切实际的幻想和虚妄。”

香港作家和教师Kent Ewing在香港自由媒体上发表文章说,当警察和抗议者还在“互掐脖子”时,谈和解对话令人“想笑,更想哭”。

他写道:“香港还没有准备好对话与和解。当香港的街道上每周,甚至每天都在上演西部片的时候,这还不是进行空洞的有关和平与和谐的学术讨论的时候。”

他在文章中指出,抗议者和警察都没有出席陆恭蕙组织的论坛,只能证明论坛是浪费时间。他写道:“当我们穿黑衣、戴面具、扔砖头的抗议者和劳累、疲惫和愤怒的警察都没有去论坛上发表主旨演讲时,这只能是在浪费宝贵的时间,而言论也只是滞销的言论。”

香港政治学者,香港教育大学香港研究学院副教授和副总监方志恒在给美国之音记者的电子邮件中说,“只要赋予香港真正的全民选举,对话和和解可以随时发生。”

香港区会议选举是香港未来的风向标

11月24日香港将举行计划中的区议会选举,这是香港在《逃犯条例》修订引发的大规模示威后的首场主要选举,香港人将从18个选区选举超过400名区议会议员。此次选举被视为选民对香港特首林郑月娥政府的一次考核,也是对一直支持政府修例的建制派的一次挑战。

陆恭蕙预测,年轻的泛民主派可能会取得更多的议席。她认为这也是对香港未来怎么走的一次预测,是否要结束暴力的预测。

她说:“投票的结果是什么?也许,这会给我们提供一个前行的机会。那些区投票的人,他们如何行使自己的投票权?这在之前都没有发生过,以前的时候,你可能会说,我更喜欢他们,但是现在,香港人在投票的时候会不会想,他们的投票对如此多的暴力有什么影响?”

不过,也有人怀疑选举的公正性。知名的学生活动人士黄之锋被禁止参选。当局指责黄之锋主张“自决”。黄之锋坚称,他不支持香港独立,仅仅主张香港在现有框架下民主自治。

脸书论坛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