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4:24 2021年12月6日 星期一

香港世界新闻自由指数创新低 传媒人及学者分析警权及北京干预


2020年2月28日早上壹传媒创办人黎智英(中)被香港警方拘捕并带往警署调查,图为黎智英离开警署情形。

5月3日是世界新闻自由日,无国界记者组织最近发布世界新闻自由指数,香港的排名较去年下跌7位至第80位,创历史新低,被归类为第三级“问题明显”。

香港记者协会主席杨健兴分析,香港新闻自由的威胁来自一国两制之下,香港两制的自由空间愈来愈萎缩,加上去年反送中运动引发的示威冲突,警方针对前线采访记者涉嫌滥用武力,而警方的执法亦反映北京对港政策,企图以强权管治。另有学者分析,很多香港记者面对种种威胁仍然坚守岗位,最近在一些国际新闻奖项夺得佳绩。

1993年联合国宣布5月3日定为世界新闻自由日(World Press Freedom Day),主要是纪念1991年在非洲纳米比亚共和国温得和克一场声援非洲媒体的研讨会,当时提出的《温得和克宣言》,当中提及的新闻自由准则,包括独立报刊不受政府、政治或经济控制;多元报刊打破任何种类的垄断,宣言表示,走向民主、新闻自由和言论自由的世界潮流,是对实现人类愿望的极大贡献。

香港世界新闻自由指数创历史新低

无国界记者组织每年评估180个国家或地区的记者状况,定出世界新闻自由指数和排名。 4月底公布的2020年世界新闻自由指数显示,香港排名第80,较去年下跌7位,创历史新低,也是过去一年亚洲跌幅最大的地方,被归类为第三级“问题明显”,与马尔代夫、马耳他等地排名相近。

无国界记者表示,香港排名下跌,是因为记者在去年的反送中运动示威中,遭受的对待而导致。无国界记者组织去年反送中运动期间曾经发表声明,呼吁香港执法人员尊重新闻自由并停止攻击记者,敦促港府调查并确保事件不再发生。

杨健兴指香港两制自由空间萎缩

香港记者协会主席杨健兴接受美国之音访问表示,香港世界新闻自由指数创历史新低,反映新闻自由的威胁来自一国两制之下,香港两制的自由空间愈来愈萎缩,加上去年反送中运动引发的示威冲突,警方针对前线采访记者涉嫌滥用武力,而港府亦多方面针对香港电台等传媒的报道,亦有传闻指有关中国国家安全的《基本法》23条,可能赶在最近两个多月立法,新闻及言论自由的空间将会受到更大限制。

杨健兴说: “个别的媒体有时他们的采访工作是受到更多的阻挠,都是这些一连串的因素,另外亦都包括就是很多传闻,《基本法》23条(立法)就会尽快想在未来这几个月通过,所以整个大气候、小气候对媒体都相当之不利,这个是香港社会这样看,我想国际社会亦都会是这样观察,所以完全是反映在(世界新闻自由指数)排名由73跌到80这个结果。”

港府及亲中人士企图将港台变“中央台”

香港政府最近针对公营广播机构香港电台最引人关注的事件,是4月初批评港台英文节目《The Pulse》(脉搏)访问世界卫生组织代表,问及会否重新考虑台湾的会员资格,节目表达有违“一个中国”原则及《香港电台约章》。

杨健兴表示,相关节目播出后首先反应是中国内地中央台的评论,以相当严厉的措词批评内容“播独”,即是传播“台独”,又批评记者的提问违反“一个中国”原则,其后香港亲中评论亦大肆批评,跟着港府官员亦公开批评港台的节目有违“一个中国”原则。

杨健兴表示,港府的批评无限上纲,直接影响港台的编辑自主,如果用同一个尺度的话,香港其他传媒在处理台湾加入世卫的问题上都变成禁区红线,甚至违反一中原则,对香港新闻及言论自由的空间造成很大影响,亦有可能是港府及亲中人士希望将港台变成香港的“中央台”。

杨健兴说:“政府的官员很高调地都给一些这样的警告,亦都讲清楚那些是红线,甚至是一些议题,譬如台湾、世卫的一些问题,似乎都希望他们不要触动,如果触动的话就很清楚说了官方的立场,这个就愈走愈近的了,就是希望港台其实就真的好像做了(中国)内地中央台那样的角色。”

拘捕《壹周刊》记者损新闻自由

除了针对香港电台,警方近日在清水湾高调拘捕两名《壹周刊》记者,他们当时在助理警务处长陶辉(Rupert Dover)涉嫌非法入住“牌照屋”的住所附近进行调查采访,警方罕有地将其中一名记者锁上手扣,以涉嫌”游荡罪”将他们带返警署调查,其间更要求搜查记者的采访笔记以及摄影器材的记忆卡。

警方表示,经调查后核实二人属《壹周刊》记者,并得知他们在被截查前正进行记者工作,将两人释放。

杨健兴表示,事件明显是干预新闻自由,阻止传媒运用第四权去调查及监察涉嫌违法、违规的事情。杨健兴表示,警方以收到市民报案发现有人形迹可疑,然后派大批警员去搜查,以空泛的“游荡罪”拘捕两名记者,他认为警方无需要干涉记者的采访工作,而且在没有向法庭申请“交出令”的情况下,搜查记者的采访笔记及记忆卡,对新闻自由造成严重侵害。

杨健兴说:“实际上我们有理由相信它(警方)根本是知道他们(壹周刊记者)在(调)查他们的老板(助理警务处长陶辉),做一些这样高调的搜查,然后就是扣留,还有查看他们一些采访的一些资料、材料,甚至影印(笔记簿),这些都是严重侵害了记者的采访自由以及他们采访的一些材料,这些是应该受到法律上一些保护,是需要法庭的搜令才可以查看的,(警方)完全没有做到这些。”

过去接近一年反送中运动示威冲突期间,警方多次涉嫌滥用武力对待前线采访记者,最严重是涉嫌枪伤一名印尼女记者,导致她的右眼永久失明。其后,警方对待传媒的手法仍然没有改善,多次用胡椒喷雾直射采访线的记者、推撞以及高调搜查记者证件,甚至涉嫌故意向直播镜头展示记者身份证。

警方扩大执法权愈不想受传媒监察

对于警方无视记协等组织多次发声明谴责侵犯新闻自由,似乎无意改善警方与传媒的关系,杨健兴表示,警方的执法方式亦反映北京对港政策,企图以强权管治,甚至以防疫为由实施的4人“限聚令”,都被警方引用限制港人集会自由,他认为警方愈想引用更大的执法权,愈不想受到传媒监察。

杨健兴说:“我们担心就是现在是用一种这样的警权、强权,甚至是滥权,想去管治香港,觉得香港已经是乱、已经是有港独,已经是有人要仇视警队,所以就要用更大的权、武力,以至于其他的一些法律,执行上譬如包括用'限聚令'来管理一些市民的聚集。传媒在中间扮演监察的角色,当它(警方)愈用权去管治的时候,它们愈不想受到传媒的监督、监察,所以它们愈来愈想用强权去压迫,以至于侵蚀传媒的监督、监察权、第四权。”

杨健兴表示,新闻界能够发挥第四权监察当权者,很重要是有“第五权”即是市民的支持,他们都认同传媒的监督是重要、权力需要制衡,香港的自由、制度及核心价值,需要每一个市民去坚持。

学者指拘捕记者企图制造寒蝉效应

香港理工大学应用社会科学系前助理教授钟剑华接受美国之音访问表示,香港新闻自由受到的威胁,主要来自警方针对前线记者的采访,尤其最近两名《壹周刊》记者因为调查报道助理警务处长陶辉涉及的丑闻被拘捕,他认为这些不是单一事件,而是香港政府有系统、有针对性地对待传媒,多番威吓企图制造寒蝉效应。

钟剑华说:“现在整体的(传媒)生态,确实是大部份报纸它们因为要考虑商业的利益,考虑自己的生存,香港大部份印刷的媒体就已经'归边'了,剩下来还是比较坚持走独立路线只有几间,而且有些所谓独立路线的,基本上都相当小心及谨慎。”

香港记者坚守岗位夺国际新闻奖

钟剑华表示,很多香港记者面对种种威胁仍然坚守岗位,最近在一些国际新闻奖项夺得佳绩,反映虽然在国际新闻自由指数的表现,香港跌到80位的历史新低,但是香港仍然有传媒作出独立、公允的报道。

屡受警方及亲中人士针对的香港电台节目《铿锵集》,最近在2020年纽约电视电影节获得5 个奖项,包括制作团队趁去年2019年是东欧民主化运动和六四事件30 周年,走访波兰、北韩、中国内地、台湾、美国等地,回顾当年事件以及探讨中国和香港民主运动前景的《八九演义》系列报导,获得“最佳新闻纪录片银奖”。

剖析去年轰动香港各界的元朗7-21白衣人无差别袭击市民事件的《铿锵集》专题《721元朗黑夜》获得“最佳新闻调查报导优异奖”。节目播出7-21当晚元朗不同时间的片段,访问不同人士并整理时序,尝试解答警力消失的原因,在 YouTube获得近120万点击率。

脸书论坛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