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2:43 2019年9月21日 星期六

香港危机牵动台湾及美中强权博弈


Hong Kong Protests

香港反送中抗争持续扩大没有平息的迹象,如何收尾,全世界都在关注中国的下一步行动,尤其是一海之隔、早已宣示拒绝北京“一国两制”的台湾。有学者说,美国对香港危机如何解决非常注意,如果北京当局以武力镇压,使用的是军力或警力,更牵动美中两大强权的较劲。

在香港反送中抗议者提出的撤回“逃犯条例”等5大诉求没有得到官方回应的情况下,抗争运动还在持续进行,教师、学生、不同领域的人士都走上街头示威抗议,星期天170万港人在维多利亚公园集会后,香港特首林郑月娥承诺与不同意见者建立对话平台,但没有同意撤回修例。

星期五(8月23日),香港民众以“香港之路”手牵手筑起人链表达抗议,中学生、大学生也准备在9月初开学时发起罢课行动。

台湾朝野对香港情势发展极为注意,蔡英文政府多次表达支持香港公民社会争取自由民主的决心,也表明台湾拒绝接受北京的“一国两制”立场。

一些分析人士说,对于香港公民社会通过反送中运动争取自由的诉求,与美国共同站在民主阵营的台湾可以在对抗专制集权上发挥重要作用,也因此近来许多前美国国防部官员及安全事务专家非常注意中国对香港的抗争是否动用武力严厉镇压,并呼吁特朗普政府加强美台关系、强化台湾安全防卫。

为何美方人士对台湾有这种安全上的担忧,美国德州圣汤玛斯大学国际研究助理教授叶耀元在接受美国之音采访时说,这涉及到中国是以“军力”还是“警力”来镇压抗议的问题,如果动用的是警察部队,或许美国担心的程度相对没有这么大,但如果是用军队力量,那就是美国政府最担忧的事。

叶耀元说,解放军内部的鹰派早已认为,中国军事实力如此强大,“为什么我们不把台湾打下来?”他们并不是很在意与美国的关系,也不认为美国会出兵保卫台湾,因此如果北京当局动用的是军队,“当你给这些军人一定程度的舞台时,他可能会膨胀,他可能会借机延伸到其他地方去,这就是美国政府很害怕的事情。”

至于香港反送中行动为何持续不断,叶耀元表示,抗议人士诉求的并非香港的经济和现行制度,他们在意的是香港“未来的自由”。他说,香港人发现,自97年主权移交后,北京当局并未遵守承诺让港人自选特首、实施真普选,他们原先以为香港可以维持50年制度不变,但却见到中国投资客炒房导致房价高涨;原先说广东话的社会到后来变成需要说“北京话”;教育系统被植入所谓的“爱国教育”、“中国主义”内容,之后才惊觉到,北京“从头到尾都在玩假游戏”而无法接受。

除此之外,叶耀元说,香港人民也发现,北京当局并不是“大剌剌的把手伸进你的系统里面”,而是通过收买政治、经济精英,再透过他们的角度来改变香港的社会,但这却与香港大规模民意背道而驰,也因此近来几个民调都显示,香港的年轻人当中支持反送中抗议的有超过8成。

他说,香港和中国大陆不同,它有信息自由,知道其他国家的政治形式是什么,“当你可以做比较时就会有相对剥夺感”,当他们与台湾、日本做比较时就会发现这些地方都很自由,而香港在1997年以前也比现在还自由,这是为什么年轻人要“为自己未来的自由而奋斗”,事实上,港人并没有要诉求香港独立,他们要的只是北京遵守“一国两制”的承诺。

特朗普总统星期天呼吁北京人道解决香港问题。他说,如果香港出现“天安门”式的镇压,那将为美中贸易谈判增加压力。

北京当局对香港情势发出警告,称香港一些抗议已出现“恐怖主义”苗头,中国驻英大使刘晓明上星期说,香港局势若恶化失控,中央政府不会坐视不管,他还提到,“如果没有外国势力的干涉和煽动,局势不可能恶化得这么严重。”

与此同时,中国官媒多次报道中国武警在深圳演练的消息,美国政府对此表示关注。

对于香港是否能度过北京镇压的危机,华盛顿智库卡托研究所资深研究员、前里根总统特别助理道格·班多(Doug Bandow)说,虽然中国政府对香港的自由是最大威胁,但抗议者越是让香港难以治理就越会加大镇压的机会。

班多在国家利益网站的文章里指出,尽管许多人认为中国不会想要再发生一次天安门镇压,因为这对北京的名声将带来极大的伤害,但必须指出的是,中国共产党也同时在“打一场存亡之战”,它不能在面对群体抗议时示弱,或给予只占全国一小部分的地方民主自由,中国也不会接受它最重要的一个城市陷入混乱,更何况它一直怀疑美国是这些抗争的幕后黑手。

班多认为,如果香港的混乱持续下去,“北京会选择暴力而不是混乱”,因为对中国来说唯一现实的选项就是恢复秩序,“无论以什么代价”,从1989年天安门广场的模式来看,那代表可能发生重大流血事件,因此那些追求香港民主的活动人士“不应该给北京任何借口”进行镇压,但北京也应该自我克制,因为中国对香港的镇压将是一个大灾难。

布鲁金斯学会外交政策资深研究员汤玛斯·莱特(Thomas Wright)认为,美中关系或许无法避免波动,但如果特朗普和习近平对香港危机处理失当,他们会失去调整政策的能力。

莱特上星期在发表于《大西洋》月刊的文章里指出,如果香港发生暴力镇压,中国即对外暴露其专制政权面目,美中的合作将更加困难,甚至是不可能,即便在彼此有共同利益的议题上都是如此,对习近平来说,一旦跨过那个界限并因此付出代价后,他甚至可能更愿意在南中国海及东中国海秀肌肉,如果中国对香港采取高压手段,对台湾也会产生涟漪效应,使台湾长期以来对中国的疑虑得到证实。

莱特说,香港危机发生的时间点是美中关系特别敏感的时刻,两个全球强权的竞争或许无法避免,不过这种竞争的规模和强度有赖于两国所做的许多决定,“对于香港,习近平面临一个关键抉择--一个21世纪版的天安门镇压,将使一场新的冷战无可避免。”

评论 (67)

评论期已过。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