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5:41 2021年11月30日 星期二

担任总统的拜登将如何应对俄罗斯


2020年11月5日,俄罗斯总统普京在莫斯科克里姆林宫参加一次视讯会议。

美国总统小布什和奥巴马当初第一次当选时都以为可以跟俄罗斯领导人普京建立良好个人关系从而大大改善美俄关系。但他们对普京的看法迅速发生变化。

在被问到第一次跟普京面对面会晤的印象时,小布什总统说,“我看了他的眼睛,我觉得他是一个非常直率和可以信赖的人。我可以感受到他的心灵。” 奥巴马在八年后则公开寻求跟俄罗斯重启关系,但到头来最后因为俄罗斯2014年吞并克里米亚半岛而彻底失望。

拜登作为奥巴马的副总统支持与俄罗斯重启关系的战略。一些前外交官和分析家们说,拜登不太可能步其前任的后尘。拜登在竞选期间也做出了这样的表示。他在有线电视新闻网CNN上个月的与听众问答节目中说,“我认为俄罗斯是敌手。我确实这么认为。”

相对而言,他把中国称作“竞争者,一个货真价实的竞争者。”

在竞选期间,他试图在俄罗斯的问题上把自己跟特朗普总统区分开来。他指控他的共和党对手对普京软弱。

特朗普和他的助手们则提出反驳。特朗普总统今年8月说,“俄罗斯最不喜欢看到做主白宫的就是特朗普,因为没有谁像我一样对俄罗斯强硬。”

上个月早些时候,拜登批评特朗普对俄罗斯当局给反对派领导人纳瓦尔尼下毒保持沉默。拜登直言不讳会地表示下毒的是俄罗斯政府人员。

但总统候选人在竞选的时候可以说一套话,上任之后做事则是另一回事。有时候他们也没有办法,因为现实或实际情况发展让他们难以说到做到。拜登总统会像他说的那样对俄罗斯采取强硬的政策嘛?

在小布什政府期间担任助理国务卿的克雷默说,“我不认为拜登会对普京毕恭毕敬。莫斯科一直在对他进行虚假信息战,因此我不认为他会主动跟俄罗斯表示‘我们交好吧’。” 克雷默现在是华盛顿外交政策智库麦凯恩研究所一个研究员。

拜登和普京以前见过面,双方都没有那么彼此亲密。2011年在接受《纽约客》杂志采访的时候拜登说,有一次他会晤普京的时候对他说,“我正在注视你的眼睛,我不认为你有灵魂。” 他接着说,“普京看着我笑了,说,‘我们彼此理解。’”

除了缺乏个人良好关系之外,分析家们说,由于奥巴马和特朗普行政当局对俄罗斯施加经济制裁,要想重启美俄关系是不容易的。那些制裁措施使拜登没有多少回旋余地,而在西方国家认为俄罗斯在对它们展开网络攻击之际,那些措施也不太可能取消。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