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0:01 2021年5月7日 星期五

从种族隔离到种族整合的公园沧桑史


从种族隔离到种族整合的公园沧桑史
请稍等

没有媒体可用资源

0:00 0:03:45 0:00

从种族隔离到种族整合的公园沧桑史

在维吉尼亚州里士满市,拆除邦联将军罗伯特·李塑像的斗争,因为土地捐赠者的后代力争将塑像留在原地而变得更复杂。

维吉尼亚州的州长和黑人的命也是命运动的活动人士都想把塑像拆除,因为他们认为这是白人至上主义的象征。

五十年前,在乔治亚州的梅肯市发生过类似事件,一个隔离主义捐赠者的后代试图阻止有色人种共享一座白人专用的公园,

在老明信片上,乔治亚州梅肯的培根斯菲尔德公园看来像一个美好的地方。

它有动物园、球场、观景点、火车和孩童的游园车。

退休历史老师玛丽·安妮·理查森小时候在这个公园玩耍。她说:“我仍然可以看到游乐场和网球场、球场、山茶花、山茱萸、杜鹃花和玫瑰、鸢尾花和春天的郁金香,这一切仍然可以完全呈现在我脑海里。”

她得发挥想象力才行,因为这是培根斯菲尔德公园现在仅存的。

从前是公园的三十公亩土地,今天是房地产开发的所在地。

麦当劳快餐店,公寓大楼,州际公路的一部分,还有一个商店区。

公园土地1914年就交托给梅肯市政府。

捐赠者是美国参议员奥古斯都·培根,他是美国南北战争邦联的退伍军人。

乔治亚州中部图书馆历史室负责人穆里尔·马克道威尔·杰克逊说:“遗嘱说,公园只提供给梅肯市的白人妇女和孩童使用,还说,如果市政府无法如实执行遗嘱的目的,那么公园就得归还给继承人。”

穆里尔·杰克逊记得听过关于她祖母的故事。穆里尔说:“这是培根斯菲尔德俱乐部会所。”她做女仆,在白人专用的公园照顾白人孩子。她说:“不是那个时代的人会以为公园只准白人妇女和孩童使用,没有其他有色人种。但其实有非洲裔美国人的市政府员工在公园工作,还有照顾来公园的孩子的其他人。”

1960年代初,当梅肯市试图把公园开放给各色人种使用,培根斯菲尔德公园开始走向关闭之途,它的消亡是一些白人为了保持他们的种族隔离空间而会走多远的一个例子。

默瑟大学历史教授道格拉斯·汤普森说:“梅肯市有些人说,‘不,我们宁可让这个地方消失,也不让你们进来。’”

这个案子一直打到最高法院,法院裁定培根斯菲尔德公园必须融合种族,培根的继承人要求将土地归还给他们,因为整合公园违反了培根遗嘱里的规定。

在第二次向最高法法院进行一场法庭之战后,这片土地确实还给了继承人,1972年,他们把这个地产卖给了开发商。

汤普森说:“关于抹掉历史的所有对话,实际上,都已经被抹去了,而且是白人做的。”

这块落成纪念石是培根斯菲尔德公园硕果仅存的几个遗迹之一,位于一个不太可能的地方,梅肯市的非洲裔美国人博物馆。

图伯曼非洲裔美国人博物馆策展人杰弗里·布鲁斯说:“种族主义是我们的历史的一部分,隔离是我们的历史的一部分,能有实体文物和古迹帮助我们说明这些非常重要。”

培根斯菲尔德公园的故事还有一个转折。

乔治亚州中部图书馆历史室负责人穆里尔·马克道威尔·杰克逊说:“那片土地,回溯到公元1800年代,实际上是所罗门·汉弗莱斯,一个获得自由的有色人种所拥有,当他过世,他的家人卖掉了这片产业。”

今天,培根斯菲尔德公园所在的土地,已经全面融合种族,而公园本身几乎已经被遗忘了。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