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08 2020年9月22日 星期二

中国的反介入战力有多强? 能否阻止美国协防台湾?


资料照片:中国在天安门广场"十一"阅兵式上展示的东风-41洲际弹道导弹。(2019年10月1日)

根据美国国防部9月初所发布的2020年《中国军力报告》,中国在西太平洋的第一岛链内所建构的反介入/区域拒止(Anti-access/Area Denial, A2/AD)战力是最坚实的。这意味着美军维持台海和平的压舱石作用会缩小,台湾遭到中共武力攻击的风险会增加。

第一岛链泛指日本列岛以南的琉球诸岛、台湾和菲律宾群岛等所串成的链带区域,也正是美中关系中最敏感的台湾问题所处的地理区域。而A2/AD战力指的是:战争当事国,例如中国,利用军事和非军事手段来阻挠、延迟、甚至威慑企图干预战事的第三方武装势力,例如,有意协防台湾的美军。 到底解放军目前在中国东南沿海布建的A2/AD战力有多强?能有效将美军挡在台海的战场之外吗?而台湾所积极部署的军机军舰、海空实力、以及“重层吓阻”战略,会不会因为恰好落在中国的A2/AD范围内,而进一步加剧了交战时的劣势呢?

A2/AD战力专为对付美军

前国民党军系立委帅化民在接受美国之音采访时表示,中国将美国视为最大的敌人,因此,解放军所发展的武器系统和所建构的A2/AD防御圈都是冲着美军来的。

其中,中国的A2/AD实力尤以射程介于500-5,500公里间的千余枚陆基弹道飞弹和巡弋飞弹形成的防空、制海和反舰能力最为显著,因为,美军要把海、空军力远程投射到亚太区域的战场来,所凭藉的主力将是航空母舰打击群。

帅化民举例,美国一艘造价50亿美元的航母,可以载运官兵6,000人左右和高达100架的战机,若长驱直入中国的A2/AD防御圈内,中国只要发射造价只有1/500、也就是约1千万美元的飞弹就可能将其击毁,这种取巧的、“非对称作战”方式若成功,对美军的杀伤力和军威的震慑力,“将比911事件还来得大”。

他说:中国的核武、海、空军和整体军力都不如美国,“解放军若开到太平洋,跟美国开战,中国一定输,但如果(战场)在中国东南沿海1,000公里内,中国不见得输。”

基于中国超高音速反舰飞弹对美国航母可能造成的威胁,帅化民质疑,两岸若真的开战了,美国航母还敢像1996年台海飞弹危机时那样来台湾周边海域活动吗?

A2/AD打航母准度不够?

不过,位于美国纽约的台海安全研析中心主任梅复兴,对于中国A2/AD的战力存疑,他在接受美国之音采访时表示,中国在反介入A2/AD上所布建的军备武器看似坚强,但能否在实战时真正发挥杀伤力,还很难说。

例如,作风一向隐晦的中国官方于8月底透过中资港媒<<南华早报>>独家披露,解放军分别从青海和浙江,向南海“精准”试射2枚所谓的“航母杀手”导弹,包括一枚射程1,000公里的东风-26B导弹和另一枚射程4,000公里、可以达关岛的东风-21D导弹,示警美国的意味相当浓厚。

不过,梅复兴说,细看靶区的图像,却没看到靶舰,也就是说,中国亮出武器了、但到底有没有打中目标、展现反舰的军事能力,却看不出来,若这是演习时、没有敌军干扰下的打击力和准确度,那么,真正开战后,中国的海上反航母实力真正能发挥多少呢?

尤其尴尬的是,美军随后揭露的消息显示,解放军真正发射的导弹数是4枚,但其他2枚到底落入哪里了?还是中途在中国境内就引爆了?引发各界对共军这至少五成失败率的揣测,而美军对导弹情报之掌握,是否也代表有一定能力评估出导弹的反制拦截之道?都让外界密切关注两大军事强国间的对弈。

中国军力直追美军

根据五角大楼最新的中国军力报告,解放军正急起直追美军,但在造船、陆基中长程飞弹和防空系统上已经超前美国,也拥有全世界规模最大的海军,尤其美国预估,未来10年内,中国的核弹头储备数量将从目前的200枚上下,增加一倍,虽然仍远低于美国7,000枚以上的规模,而5年内,中国就会有200枚能够威胁到美国本土的陆基洲际弹道飞弹(ICBM),因此,解放军的军事实力已经不是从前了。

但即便如此,梅复兴说,以中国现有的国力,包括军事攻击力和A2AD的防御力,它要挑战美国,即便战场就在家门口,也不是那么容易,“因为,美国不只有自己,还有亚洲的盟邦。”尤其美军在联合作战上一直是全世界最有经验的国家,过去20年,虽因打反恐战争、资源有所耗损,但现在重返亚洲、进入大国争霸的模式,为时并不晚。

相较于美国,他说,中国在军事发展上,可以说亦步亦趋地学习美国、甚至在武器配备、人员编组、电脑系统资料链等面向,几乎全套抄袭美国,但因为两国的政治文化不同,执行成效也有各异。

比方说,美国的接战准则(rule of engagement)中,有一套预先授权(pre-authorization)地方指挥官针对战况、自行做出重大战术决策的机制,如,弹性发动攻击、以赢得先机。

共军指挥弹性低

梅复兴说,解放军可能也设置有这样的预先授权机制,但以中国的军事文化,他很难想像,解放军高层(包括三军统帅习近平)会真的下放权力、允许局部指挥官作出影响全局的战术决定,因此,光是指挥系统,共军就比美军少了许多弹性。

回到中国的A2AD防御网,美国圣母大学的戈尔茨教授(Eugene Gholz)透过电子邮件向美国之音指出,中国在台海附近所重装部署的A2AD防御网,的确会增加美国介入台海战争的代价。但目前的迹象看来,美国对协防台湾、介入台海冲突的承诺仍高度坚定,虽然,部分美国政治人物可能会因为反制中国A2/AD战力所需增加的成本而希望限制美军的军事行动。

而美中两国之间,目前看来,也并没有因为对手的军事实力而互相受到吓阻而却步,相反地,戈尔茨说,中国不断加大对A2/AD战力和科技的提升和投资,而美国也投入反制之道的评估和投资,也就是说,在各类军事能力的出招和接招间,美中的竞局持续进行中。

不对称战术

针对美中两国的军事对弈,曾担任过特朗普总统国家安全顾问的麦克马斯特中将(H.R. McMaster)周二(9月8日)透过视讯参加在台北举办的一场亚太安全论坛上,有一妙喻,他说,就像,剪刀、石头、布的猜拳游戏,共军若出“剪刀”拳,美军就要有能力出“石头”来制服共军,而美军要制敌胜出,就要拥有各式的武器和科技能力,并统合运用,以便有能力出各种拳应对,而且也要训练将领们,善用各种地形、天候等优势,打灵活的不对称作战,以少胜多,因为美国若是仅靠武器和人力规模来跟中国比拼,这仗打起来就太笨了,一语道尽,美国在三军联合作战、统合运用各式武器和兵种、以及将领间灵活运用不对称战术的能力。

不过,帅化民说,“美国联合作战能力虽强,但也尚有未能解决的弱点,因为,联合作战要协调上千种武器、联合指挥数十个作战单位,难度很高,而且美国发展联合作战,靠的就是指管通资情监侦系统(command, control, communications, computers, intelligence, surveillance and reconnaissance, C4ISR)来指挥,在这方面,老共下很大的功夫发展高科技骇客来破坏指挥链,所以,美中若在台海开战,他认为,胜负仍在未定之天。”

台湾也在发展A2/AD

中国部署A2/AD战力,以不对称作战、防御美军可能的来犯,其实,也给了台湾一个启示,发展自己的A2/AD战力,以抵制共军可能有的侵袭。

在这样的战术逻辑下,台湾总统蔡英文在周二的亚太安全论坛上也重申,台湾“致力于提升不对称的战力”,包括,从美国采购F-16V新型战机和爱国者飞弹等装备、并进行国机国造、国舰国造方式,一方面建立有竞争力的国防产业、一方面也以强化自我防御。

不过,台湾强化海、空军和飞弹、鱼雷实力,以在台海部署空中、海上和水下的防御作战战力,就是希望能和解放军决战境外,不让共军对台取下制空和制海权以及有渡海登陆夺岛占领的机会。

然而,据联合报报道,台湾国防部9月初发布的<<中共军力报告>>也明确指出,“共军借由卫星侦照等手段,已完整掌握台湾的军事动态及完备战场情报整备与经营,且其通资电作战能力现阶段已初具瘫痪台湾防空、制海及反制作战体系能力,能有效夺取并保持战场控制权,同时增强遏制外军军事斗争优势、阻断台海通道,威胁甚钜。”

首波飞弹攻击

也就是说,如果美军的奥援被阻挡、延迟在外,台湾若没有办法利用飞弹、无人机和遥控武器先发制人,拦截中国依侍其A2/AD战力、对台发动的第一波发弹攻击,那么,台湾的重要军事基地、基础设施、机场跑道或飞弹发射台将可能首先遭到破坏,在战机无法升空、海军和飞弹也发挥不了作用的前提下,共军将可能夺下空优和海优权,并突破台湾在海上所部署的多层吓阻力。

对于台湾的A2/AD战力,除了要保有灵活度外,圣母大学的戈尔茨教授建议,台湾应该要考虑部署假的诱敌阵地、雷达发射站、储备额外的A2/AD系统或设备,以快速修补被炸毁的系统,并充分利用地形的熟悉度、网络和作战管理科技的能力,来降低共军锁定台湾防御系统攻击的能力。

但以两岸军力和军费之悬殊,台湾要和中国在大空军、大海军、飞弹防空系统的战备和战术上竞逐,的确力有不逮。在此前提下,如果台湾失去空优和海优,接下来的战场就会被推进到台湾西岸的滩岸,届时,台湾会不会失守就取决于共军的两栖登陆和夺岛战力、以及台湾有没有歼敌于滩头的实力。

刺猬和毒蝎?

这也是为什么部分美国军事专家呼吁台湾其实应该要转向发展所谓的“刺猬战略(porcupine strategy)”,大量发展陆军的地面导弹和火炮等小型、机动性、短程武器,并将备战重点放在滩岸歼敌,迫使共军的夺岛计划无法成功,就像只长满刺的刺猬,让大熊无法吞食。抑或发展“毒蝎战略”,让突破滩岸的共军困在都市的巷战、或是山区的游击战,无法实质占领台湾。只不过,战事若打到这里,相较于中国东部战区40余万的地面部队,台湾只有1/5的陆军兵力可能已大量折损,还保有多少战力能在境内奋力一击、求逆转胜,令人不无怀疑。

至于在共军的两栖登陆作战力方面,美国和台湾国防部的最新评估都认为,解放军目前只有有限的夺岛能力。

台湾国防部的报告指出,“共军现阶段联合登陆作战,因受限运输载具及后勤支援问题,尚未完全具备大规模登陆作战的能力,但不排除将以正规两栖舰船搭配军管商货轮方式因应。”

但帅化民认为军方的评估太保守,而台湾海峡也不再是无法逾越的天然屏障。

他认为,解放军已经放弃传统的登陆作战,改采跨海作战的未来战争模式,也就是,先攻占西岸的台北、台中、高雄各港口,然后用趸装货轮就把大批陆军跨海送过来、甚至空降部队一次就能来2万人。

共军两栖登陆实力

悲观的他说,他根据两岸的军事实力做的合理评估,发现台湾真的很危险,因此,他认为,民进党政府过于亲美、抗中的路线,反而可能让台湾陷入美中对抗的代理人战争中,或被寻求历史定位的习近平祭旗,虽然,习近平外有来自美国的围堵、内有经济走缓和反习势力的斗争,可能也不希望在此时铤而走险,攻打台湾。

相较于帅化民的悲观,梅复兴则认为,共军的两栖登陆能力没有这么强。

他说,以美军海军陆战队的资源和丰富的两栖登陆经验,第一个24小时,也只能运送7,000人、以及不成气候的军车和重装备等,就算是前72个小时,也只能有一个旅的登陆能力。

因此,就算台海距离不到200公里、就算给共军三倍美军的能力,梅复兴估算,前72小时,共军也只能送一个有战斗力的师登陆台湾,而台湾在北部就有三个师的反击兵力,再加上,如果共军的后勤油料和弹药的补给无法及时,共军无法持续大规模作战,就可能重蹈1949年金门古宁头战役的覆辙,“来8,000人,一个都没回去”全军覆没,吃下败仗。当然,也有可能,台湾战力损耗太快,共军只要能登陆成功,就是称胜全赢。至于后续中共的威权统治模式能不能有效治理2,300万崇尚民主自由的台湾人,让他们臣服,则是另一个问题。

无论两岸的军力如何消长,台湾前国防部长蔡明宪在接受美国之音采访时表示,攻澎湖、夺台湾岛对中国的代价太高,军事实力仍无法超越美国的中国仍不敢、也不愿挑战美国,尤其美国已展现出防卫亚太的决心和行动。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