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21:42 2024年5月18日 星期六

胡佳:强制离京避两会成惯例 不堪忍受无法为病危老父送终


胡佳父亲胡承林入院治疗前最后一张照片(网友提供)
胡佳父亲胡承林入院治疗前最后一张照片(网友提供)

与外界几乎失联的中国人权活动家胡佳近年长期被严密看守在北京通州家中,形同软禁。中共导演的年度政治大戏人大政协两会在即,按多年惯例,胡佳再度面临被带离北京。与往年不同的是,胡佳母亲冯娟去年12月下旬病故,父亲胡承林今年早些时候确诊胰腺癌晚期。美国之音刚刚获悉,老人病情急剧恶化,现在医院插管抢救,注射吗啡等止痛药物,已无法发出声音。消息传出后,在海外社交媒体引起关注,舆论呼吁当局尊重人伦,让胡佳陪伴进入临终关怀的父亲。近日有网友通过网络电话会议方式向胡佳表示慰问和祝福。胡佳回应说,两会期间若不得不离开北京,最放心不下的是病重的老父亲。美国之音整理了网友提供的谈话录音,以下是胡佳谈及父母和病情等部分内容。

胡佳:强制离京避两会成惯例 不堪忍受无法为病危老父送终
请稍等

没有媒体可用资源

0:00 0:10:48 0:00
胡佳(档案照片)
胡佳(档案照片)

现在就是因为我妈去年年末去世了。然后爸爸现在是在胰腺癌晚期。他们老两口都是五七年的右派,所以这一辈子受了不少的苦。疫情期间所有那些,比如说医疗挤兑呀,什么封控造成的各种影响。我觉得这些都影响到我父母的正常的健康和寿命。就目前来讲,我需要送我爸最后的一程。我现在还是人身不自由的,各种因素影响, 这些方面往往都会滞后。

防偶发事件 历来两会期间被离京

十年以前,2013年的3月14号,应该是两会结束的那一天,我就刑事传唤到了公安局,在那里面受到过那种殴打。当时应该是登基的日子,就是到两会结束就是登基嘛。现在就是一个新的概念的登基了,因为这是前所未有的性质的。我觉得不管怎么样,不会爆发以前那种暴力,我觉得还不至于。但是肯定会严密地控制我的自由,就是说跟外界的接触。另外也不可能在北京呆着。现在因为父亲的这个病,我也在交涉。但我觉得离京的可能性还是占主要的。

这个已经形成一种惯例性的,就是说每到两会都需要离开北京。除了在疫情最严重的2020年的两会期间,那年1月和2月的时候就出现了疫情,包括武汉的这些方面的问题。那一次是真正的是控制在了北京,就控制在家里边。除此之外都离开北京了。因为你呆在北京的话就可能形成一个,比如说人家来找你发表意见,然后人家又来这个到小区来看,这个状态对他们都是非常不利的。曾经有一次BBC在两会期间来了,当局非常被动。然后也跟我说这种事情实在是太恶劣。但其实这是个偶发事件。那天正好是要离开北京嘛, 结果碰到了。那就是现在一定要提前走,防范这种事情的发生。

已经形成了十几年的惯例,将近20年的惯例。现在来讲,基本上是板上钉钉的事儿,就是这个事情已经惯常到它不需要向你特别的去谈这个问题。就是到时候就走。就是2020年走不了,这个成了特例,需要找你说。但是除此之外的话,到时候就要离京。而且都是有人陪同的这样离京嘛。

要送老爸最后一程

因为我爸这个事情,即便走我也希望尽量拖后,多待在他身边一点。可是我觉得,再怎么争取的话,起码提前一天走是肯定的,也许两天。但是这几天我就要求他们,如果我爸真的陡然病危的话,我会要求回来的。因为除了我女儿以外,这是我最后一个亲人了,尤其是生我养我的父母。

我要是出去以后,我爸突然病重,甚至病故的话,我没有办法在他最后的那几个阶段去医院去抢救、陪伴,或者没有见上最后一面,这个就太痛苦了。这对于我来讲,因为已经失去我妈妈了,就在12月底失去我母亲了。当然我知道这是最后一个亲人。而且小时候父母是右派,他们两地分居。我主要是跟我爸在一起成长。情感上,就是到最后成为唯一的时候,你就更加觉得这是不可或缺的。我应该是把他送最后一程的。

他上不来气儿,我就心里面就非常焦虑。一早过去就陪他,陪他一整天。我陪他的时候就是尽量的就是倾听,陪伴,安抚,然后有时候给他按摩一下,比如捋背啊。他有点儿腹水嘛,揉揉腹部。这个胰腺癌是癌症之王。他的那个疼痛还没有爆发,如果他爆发的时候,我不知道在面对他的痛苦的时候,我能不能承受这个痛苦,因为我也没办法分担。医生也说得很明确。他既没办法手术,又没办法化疗放疗,因为年纪太大,而且扩散的很厉害,肝部什么,这些都已经扩散了,实际的寿命就两三个月。

就是能想到,我没办法分担,现在医学回天乏力这种情况下,那种无力感,然后那种就是觉得有歉疚有负罪的(感觉),因为确实就是没办法分担。

你说让我去,让我从从泰山的第一节台阶磕6000个响头,磕到那山顶去,如果让我爸爸,哪怕就是他减轻痛苦我都愿意。可是没有啊,这个医生,协和医院的医生,朝阳医院的医生,都很明确的说医学是有限的,然后这种癌症我们是束手无策。史蒂夫.乔布斯就是那个苹果公司的那个老板,他也是这样的呢,他尚且还能处在一个可移植器官的那个阶段。我爸那个阶段都已经过了。没办法,已经消瘦。因为我看过奥斯维辛的电影,就像那个奥斯维辛里面的人一样。我给他洗澡的时候就看到他的皮包骨头,但是腹部是隆起的,是腹水。

父母都曾被定右派

他的一个清华大学的土木系的的同学给我打电话的时候还说你爸爸年轻时候有多帅呀,穿这个西装,风华正茂的那种样子,他在我们同学里面是非常出众的一个。那你现在看到他那个这种沧桑的,尤其是经过三年疫情以后,因为我妈得阿尔兹海默症,然后逐渐卧病在床,无法起床,时有失智行为,对他的精神折磨非常之大。而我们的精力都在我妈身上,疏于去关照他。所以他现在一发现,就大年初七的时候,我们发现他有不好的这种症状,说话有点儿混沌,吃东西的时候有点往外流口水,当时觉得是脑梗的症状。然后那边的急救医生说可能这个脑梗不是他的主要因素,然后一查是胰腺癌晚期。

这个方面也是我非常歉疚的一点。当我所有的精力放在就是对亲人的照顾我放在妈妈身上的时候,我没有想到我爸他面临着更大的隐患,一直在持续。

他现在86岁,我妈妈85岁,但我妈比他小一个月。他们都是57年右派。清华大学土木系和南开大学化学系,就因为这样他们后边才走到一起,然后就生出我这个右二代嘛。在我妈妈去世的那一天,就是2022年的12月20号中午12:02分,从那一刻开始,中国大陆已经再也没有右派夫妻了。就是两个人都健在的右派夫妻就再也没有了。他们因为是当年最年轻的右派。

疫情封控打乱正常医疗秩序

(母亲)至死也没有被检测出来感染过新冠。但是,她跟新冠的影响是这样,2020年爆发新冠的时候,1月27号,她从家乡,就是安徽的芜湖回到北京,就因为躲避新冠嘛,她每年春节都会去探亲的。回来以后我妈妈因为年纪大,她考虑到躲避新冠,所以她三个月没有下楼。她的腿脚就不利落了。她的糖尿病,帕金森和阿尔兹爱海默症就开始愈演愈烈,就愈发走不动,然后出现幻觉,然后坏脾气什么的都上来了。这些东西对我爸都是一个相当的折磨。

北京一家药店治疗退烧的药物货架空空。(2022年12月15日)
北京一家药店治疗退烧的药物货架空空。(2022年12月15日)

因为疫情的影响,好多的医院什么的也不正常。一个老人在冬天要发烧的话,它会给你做四个小时的新冠检测。老人是根本受不了。在那个室外发热门诊这边做这些东西,然后又上CT呀什么的,就用上CT机什么的。有好多好多的这种问题。就是有一次她发烧我给她送到那儿去,我就被迫终止这个。因为我妈妈不想在医院呆着了。

好多正常的医疗秩序,因为新冠的防控措施被打乱,被打断,被剥夺。你去医院很困难。只要有点儿头疼发烧的这种迹象,而且它不卖给你什么腹泻药。就是你有腹泻,你有这些一系列的身体问题的时候,它都要给你弹窗。你只要是买了药什么的,都要填表格,然后给你弹窗。老人哪受得了这些啊!你再把老人拉去,再去露天做核酸检测。这个极为折腾人。

确实就因为这个新冠的问题,我妈原来的正常的门诊大受影响。她以前因为比如说心内科、神内科这些东西都因为这个东西受影响。她都不愿意去,不想去,想抗拒。所以她的病情的加重跟这个有连带关系。整个的医疗秩序被打乱了。而且许多匪夷所思的这种措施,比如弹窗措施,比如说你只要有一点发烧,不论你哪方面的炎症,它都要让你坐四个小时,就是全要上CT机,头部、胸部的扫描,老人根本就折腾不起。也就是说,这三年的过程中我妈的这个病症以及她在加重的过程中又因为这些措施而她的这个治疗被耽搁,然后被影响。

长期担惊受怕 损害父母健康

在这种情况下,我爸的精神状态很差。他们一辈子患难与共。然后我妈妈突然开始骂我爸爸。因为阿尔兹海默症以后,人的理智就没了。然后我爸爸就就表现痛苦和恐惧。我爸爸之所以没像我妈妈那样病倒,首先是因为我妈原来得过乳腺癌。因为这个长期——就是五七年右派,然后我因为给六四死难者献花什么的,二十多年担惊受怕,这样就因为她自己和我的因素所以她才得乳腺癌。

她身体素质也不如我爸。另外我爸还溜小狗儿,平时还得出去一下,但我妈还真不敢出去。这种情况下她就是——我觉得——如果不是三年的这个疫情影响的话,我妈的寿命不会终止于85岁。她可能还能多活几年。

我爸也一样。我爸爸的哥哥活了95岁。他的二哥现在也快近90岁。我爸爸才86岁,现在就面临着绝症,仅仅跟他的这个精神状态,跟他的社会环境有关系的。就是长期担惊受怕的这种状态。当然后期的担惊受怕完全是因为我。因为我,他们经常受到国保方面的这种骚扰,然后就是施加压力,或者是让他们去帮助维稳什么的。

我想,女性在焦虑中在恐惧中容易得乳腺癌,我爸爸的胰腺癌,难道跟这个就没有因素吗?我不太相信。

(根据录音整理,谈话内容不代表美国之音)

评论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