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6:38 2021年3月7日 星期日

“六四天网”创办人黄琦的重病母亲《最后告白》


资料照:黄琦母亲蒲文清(有二)在北京上访

“六四天网”创办人,知名人权捍卫者黄琦的母亲蒲文清的《最后告白》在网上流传。这位病情严重的老人继续为儿子案情伸张的同时希望最后见儿子一面。

“六四天网”创办人黄琦的重病母亲《最后告白》
请稍等

没有媒体可用资源

0:00 0:05:33 0:00

黄琦案之梗概

资料照:中国维权网站六四天网创办人黄琦在四川成都家中与儿子的合影。
资料照:中国维权网站六四天网创办人黄琦在四川成都家中与儿子的合影。

黄琦,1963年生,四川人。1999年设立“六四天网”网站,2003年因“煽颠罪”被判有期徒刑5年。2008年汶川大地震后救灾,揭露豆腐渣工程。2019年7月,四川省绵阳市中院以“故意泄露国家秘密罪”及“为境外非法提供国家秘密罪”判处他有期徒刑12年,剥夺政治权利4年。目前,黄琦被关押在四川巴中监狱第四监区。黄琦患有肾功能衰竭、冠心病、脑积水等多种严重疾病。

黄琦不服判决,母亲狱外为他常年维权,上访到北京。由于黄琦是六四天网的创办人,他的被捕和获刑以及年迈母亲的顽强上访使得此案为舆论广泛关注。

蒲文清的健康近况

黄琦母亲蒲文清为儿奔走 (维权网 照片)
黄琦母亲蒲文清为儿奔走 (维权网 照片)

蒲文清,现年87岁。她在4月11日的《最后自白》中说,她在世的时间是不会长了。她说,身患的几种疾病,除糖尿病外最大威胁是肿瘤,而且已经扩散。蒲文清还患有急性牙髓炎,整个脸部、牙齿全肿,几乎吃不下饭。

维权网4月29日最新报道:蒲文清病重,呼吸困难,每天輸氧,强烈要求中共当局本着最基本的人道主义原则,允许狱中黄琦立即会见病重的八旬老母亲,以免使得黄琦母子此生再无相见的人间悲剧发生。

蒲文清目前状况牵动很多人,四川知名维权人士陈云飞对美国之音说:“这两天想给她打电话,你看黄琦妈妈的照片,青一块,紫一块,这就是死人斑,脸部很糟糕,很糟糕,这样的老人真是太让人辛酸啦。我曾希望老人能够善终,结果不是这么回事。”

天网前义工浦飞对美国之音说:“黄琦他妈妈身边一直有政府工作人员陪同居住,很久时间大家没有看到黄琦他的妈妈回来了。身体状况应该不会好,毕竟是那么大岁数的老人家。其实我觉得案子都过了这么久,再把家属弄成这个样,没有意义吧?但是,我也不知道,有关当局是怎么考量的,如果他们确实派人照顾蒲文清生活,我倒觉得无可厚非,但是据我们了解,现在的情况和我们了解的有出入。”

大纪元报道,蒲文清家仍住着两三个原单位,即四川内江第一医院的员工24小时看管她,楼下则有另一批人蹲点监视,连上医院看病都被尾随。蒲文清说,当局不准她和朋友见面,不准上北京,不准会见黄琦,不准接受媒体采访,也不准请人权律师。

蒲文清的两项诉求

资料照:黄琦85岁高龄母亲与五国驻成都外交官会晤
资料照:黄琦85岁高龄母亲与五国驻成都外交官会晤

蒲文清念念不忘儿子的冤情,希望有生之年与儿子再见一面,同时交谈案情,这是她《最后自白》中的两个要点。她表示,黄琦冤案是四川地方当局有人制造的。她表示“相信中央的政策是正确的,相信公检法的政策、上面的政策是正确的”。

对于人道探视,浦飞说:“现在的确有这样一个情况,疫情以后监狱和看守所没有开放过。不过,我们还是希望,法理不外乎人情,还是应该考虑黄琦他们家的特殊情况,在保证安全的前提下,特事特办。她的要求不过分,就是老人要求看看孩子,而且探视也是她的权利。希望当局尽可能地在不违反原则和防疫政策的前提下,让他们母子见个面。即便有疫情,老人家这个岁数,我觉得当局也应该网开一面。”

维权人士批官员违纪

陈云飞还说:“我呼吁中国的官员,特别是国保系统的官员,孙力军就是这样瞎搞下的台。目无法纪、胆大包天、违法乱纪。我相信,经手人权案的国保,他们都是按照孙力军方式操作的,上梁不正下梁歪。我希望他们回头是岸。”

中共4月19日宣布,公安部副部长孙力军“涉嫌严重违纪违法”,目前正接受的纪律审查和监察调查。民间舆论最近密切关注他的下台对全国各地公检法系统执法操作的影响。

报道援引四川维权人士谢俊彪的话说,黄琦于去年底被转到巴中监狱,狱方开始以“头三个月严管”为由拒绝家属探视,后来疫情爆发,会见被禁止。不久前,蒲文清曾打电话给巴中监狱狱政科的杨科长,希望能按规定每月和黄琦打一次电话,但是却不被允许。四川狱方处理黄琦案的最新动态目前还不得而知。

脸书论坛

VOA卫视最新视频

时事大家谈:谁为中国贫困老人养老买单?
请稍等

没有媒体可用资源

0:00 0:30:00 0:00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