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6:44 2019年11月20日 星期三

华为出口禁令的背后,美国到底有什么考量?


在中国深圳国际机场内的华为标志 (2019年7月22日)

11月19日,美国商务部允许华为购买美国产品的 “临时许可“将再次到期。虽然特朗普总统不久前表示,他很快会向美国企业发放许可,允许他们向华为出售“非敏感类”产品,不过,到目前为止,还没有任何许可证发出。那么,特朗普政府到底在考虑什么?

特朗普政府还没有向美国企业颁发许可证

美国商务部工业与安全局负责国家安全和技术转让控制的官员艾琳·阿尔巴尼斯(Eileen Albanese)星期二(10月29日)在华盛顿说,美国政府还没有向美国企业颁发向华为出售产品的许可。她说:美国企业的“许可申请还在进行中”,她拒绝给出发放许可的具体时间。

美国商务部5月以国家安全担忧为由,将华为列入所谓的”实体清单”。禁止美国企业在没有获得特别许可的情况下向华为出售产品。尽管政府鼓励美国企业申请许可,承诺允许向华为出售非敏感类、不影响美国国家安全的产品,但商务部迄今仍未对其收到的200多份许可申请给出回复。

阿尔巴尼斯还透露,商务部“正在考量和审查”实施一项白宫行政令的规则,该命令将就电信供应链宣布国家紧急状态。这些规定于本月初出炉,可能禁止中国电信巨头华为进入美国供应链。

华为可能被用作美中贸易战的工具

一些中国问题观察人士认为,华为是中美两国贸易战的棋子,特朗普政府希望通过制裁中国最成功的跨国企业之一来迫使中国做出让步。

美国战略和国际研究中心战略技术项目主任詹姆斯·路易斯( James A Lewis) 认为, 特朗普政府推出禁令,同时又两度延期可能与上述考量有关。他告诉美国之音:

“我想,政府可能把它当作贸易谈判中的一项有用的工具,所以它们让华为悬在那里。”

美国信息技术和创新基金会(ITIF)主席罗伯特·阿特金森(Robert D. Atkinson)在接受美国之音采访时说,特朗普政府应该把华为禁令当作有效工具,向中国施压。

他说:“我认为总统在做的,也应该这么做的,就是把这个当作一项有用的工具来迫使中国政府达成更加接近世界贸易组织规定的协议。这是我们的一个武器,我们的工具。我们没有太多这样的工具。中国政府非常顽固地不想对他们的政策做出改变。他们现在应该做出这些改变以履行他们在加入世贸组织时的义务。这是让他们注意的办法之一。”

特朗普总统此前也表示过,与华为相关的争端可能被囊括到最终的贸易协议中。

华为的另一种安全威胁:成为全球通讯设备垄断者

不过,阿特金森认为,出口禁令的存在还因为美国人担心华为成为全球通讯设备的垄断者。

“华为有可能成为一个全球的垄断者。……华为真的有成为全球设备垄断者的可能,会把诺基亚或是爱立信赶走。欧洲人是不可能让诺基亚和爱立信合并的。当然,这两家公司也没有提出,如果提出,欧洲人也不会让它们合并。这样一来,你无法在规模经济上击败华为。我想这是美国很多人脑子里想的。从国家安全考虑,它们不希望华为成为全球的主导者。”

华为与中国的另一家公司中兴以及诺基亚和爱立信是全球四大通讯设备供应商。

华为若垄断5G,美国有可能成为孤岛

美国前众议院议长纽特·金里奇(Newt Gingrich)在自己的新书《特朗普VS中国: 正视美国最大的威胁》(Trump vs. China: Facing America's Greatest Threat)中,专门用一个章节谈华为及其5G网路技术。金里奇强调,全球应该努力不能让华为在全球范围内部署5G网路。

他说:“信任华为等同于信任中国的极权体系。“ 他说,如果华为赢了5G的部署, 那么,到2030年时,互联网将会由极权中国控制。到那个时候,美国不仅会失去全球科技主导地位,美国在全球的行动也会受到中国提供的被极权控制的通讯和计算体系的限制。”

他还强调,制止华为在全球范围内部署还应该是世界的共同努力。他解释说,即便是中国的网路进入不了美国,但是如果世界其他地方的信息和通讯都被中国控制,美国无异于身处孤岛。

经济安全即国家安全,美中竞争即科技竞争

迈克尔·布朗(Michael Brown)是美国国防部创新实验小组的主任。他不久前在华盛顿智库战略与研究中心一场有关如何管控对中国的技术转让研讨会上说,美国与中国未来将在重大科学领域竞争领导权。

他说:“想象一下世界会变成什么样?如果中国在高超音速、量子科学、自动化、人工智能、5G、 基因工程以及太空等关键领域制定标准。”

布朗以美国在4G领域的成功为例来说明技术对经济安全的重要性。他援引一份研究报告说,2011年到2014年期间,美国无限网络领域70%的就业机会得益于4G网络的引进。

他说: “因为这项技术的领先,美国得以在全球建立了一个包括网络提供、设备制造、APP研发的生态系统,塑造了 4G的未来。”

他说,如果美国失去了技术的领导地位,那么美国的企业会变得没有竞争力,美国的军力也会受到影响。

除了对华为出口禁令之外,美国在限制中国获得其他美国技术方面采取了多项积极措施。去年,美国国会通过了一项法律,要求对新兴技术采取新的管控措施。近一年来,美国商务部下属的工业和安全局(Bureau of Industry and Security)一直在努力弄清,共享哪些新兴技术会对美国安全构成威胁。

一些政府官员以及工商界和科学界的许多人断言,过于严格的限制有将研究推向海外的危险,从而削弱当初为美国带来技术优势的工商业。但批评中国的人,包括特朗普政府的官员说,北京是必须要解决的安全威胁。

华为进口禁令解决了网络安全的担忧

美国信息技术和创新基金会(ITIF)的阿特金森认为,特朗普政府推出的进口禁令已经解决了华为可能带来的网络安全威胁的问题。

他告诉美国之音:“(网络)安全问题已经解决了。这些(出口)禁令与安全问题绝对没有关系。这和进口禁令有100%的关系。”。

8月7日,特朗普政府发布了一项限制令,禁止联邦机构采购包括中国的电信设备和智能手机制造巨头华为在内的五家中国公司电信设备的规定。这项禁令是美国国会去年签署的2019年《国防授权法案》的一部分。

最新的消息说,美国联邦通讯委员会(FCC)将在11月投票,以认定华为与中兴通讯对美国国家安全构成威胁为由,禁止美国地方电信运营业者利用政府项目资金从华为和中兴购买设备或服务。有分析人士指出,这样一来,华为有可能不得不退出在美国农村地区仅有的一点市场。

脸书论坛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