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56 2019年8月22日 星期四

华邮:华为秘密协助朝鲜建设无线通讯网络


一名妇女走过北京的一家华为商店,2019年5月29日

美国《华盛顿邮报》星期一报道说,华为秘密帮助朝鲜建设并维护无线通讯网络。

华邮援引知情人士和匿名前华为员工提供的内部资料说,华为至少有八年时间与中国国有企业熊猫(北京)国际信息技术有限公司合作,在朝鲜开展一些项目。

华邮说,华为与熊猫国际合作密切,向朝鲜提供基站、天线等设备,帮助朝鲜启动了一个商用3G无线通讯网络。

《华盛顿邮报》的报道说,华为在内部文件和员工之间用代号指代朝鲜、伊朗和叙利亚等国。朝鲜的代号是“A9”。

在华盛顿邮报发布这篇独家报道的同时,美国研究朝鲜问题网站“北纬38度线”(38 North)也发布一篇文章,指华为协助朝鲜建设的是一个可以让政府严密监控的通讯网络。

文章指出,这个通讯网络对国内用户严格管控(不能拨打国际长途或上网),对国际游客相对宽松(不能拨打朝鲜国内电话或上朝鲜内部网络),而朝鲜精英阶层则可以利用本国研发的加密系统防止外部监听。文章说,华为被要求测试加密网络不会影响通讯网络的稳定性,熊猫国际则提供软件支持。

华为没有立即回复美国之音的置评请求。公司发言人对《华盛顿邮报》说,华为现在在朝鲜没有商业存在,并表示,华为充分遵守业务所在国和地区的适用法规。

《华盛顿邮报》指出,2014年,美国商务部禁止向熊猫国际出口原产于美国的零部件,如果华为在那以后向熊猫国际提供了含有10%以上美国零部件的产品,则可能违反美国的出口禁令。

美国商务部拒绝对此事置评。华邮的报道说,商务部自2016年就开始调查华为与朝鲜的联系,但尚未公开发布过任何结果。

华邮援引知情者的话说,华为和熊猫国际在2016年上半年清空了位于平壤的办公室,当时美国和联合国都开始了加强对朝鲜的制裁。

帮助美国国会起草《2016年加强制裁朝鲜及政策法案》的朝鲜问题专家、律师约书亚·斯坦顿(Joshua Stanton)说,现有信息还很难判断华为是否可能违反制裁。

但是他认为,最新的报道“再次成为令人担忧的证据,显示与朝鲜接触并没有促使朝鲜开放,而是帮助政府控制和审查信息。”

在这些报道发布的同一天,英特尔、高通和谷歌等华为供应商高管与白宫官员举行会谈,商讨议题包括华为禁令。

华为今年5月被美国列入出口管制的“实体名单”,而后特朗普政府在这个问题上有所软化,表示可以将允许美国公司在不危及国家安全的情况下向华为销售产品。

不过美国参众两院两党议员推出法案,禁止将华为从实体清单剔除。

除此之外,华为在美国还深陷官司。几个月前,美国司法部对华为提起刑事诉讼,在一个案件中指控华为窃取美国通讯公司T-Mobile的商业秘密,在另一个案件中指控华为首席财务官孟晚舟违反美国对伊朗制裁。华为对这些指控予以否认。

一些分析人士认为,华邮和北纬38度线的报道将进一步加强一些国会议员和其他政界人士的看法,认为华为是国家安全威胁,要求禁止解禁华为。

评论 (41)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