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3:50 2022年5月29日 星期日

美国制裁华为初见成效,但前景仍不容乐观


华为首席法务官宋柳平在深圳举行的记者会上讲话。(2019年12月5日)

最近美国一家地方无线网络运营商宣布放弃美国政府近年来发起的开放式5G网络技术,转而重新部署传统的5G设备,这对美国大力推动“开放式无线电接入网”(Open Radio Access Network,O-RAN)构架来替代华为设备的努力来说无疑不失为一个潜在的令人担忧的迹象。

从前总统特朗普到目前的拜登政府,美国自2019年起已经对华为发起了多轮制裁,并警告其他国家不要使用华为的相关产品。在美中两国的大国博弈竞争中,华为之争不仅涉及到谁将主导下一代移动通信技术,同时也是两国科技、乃至地缘政治影响力之争的集中反映。在历经两届政府几年来的不懈努力之后,分析人士称,总的来说,美国切断华为芯片供应等措施相当的成功,但也仍面临很多严峻的挑战,此外,美国为取代华为设备而大力提倡的开放式O-RAN构架也有待市场的进一步检验。

寄厚望于O-RAN

威斯康星州和密歇根州的网络服务供应商蜂窝通信(Cellcom)从2018年开始着手部署O-RAN网络设备,是美国最早开始践行这一新兴概念的公司之一。但该公司最近表示,在历经几年努力之后决定因费用和设备供应等问题放弃在这一基于开源和开放理念的网络技术解决方案。

蜂窝通信并不是唯一对O-RAN表示质疑的公司。此前英国电信集团首席架构师尼尔·麦克雷也已表示质疑采用开放式接入技术能否节省成本。

不过在另一方面,智能系统软件提供商风河(Wind River)今年2月份发布年度研究报告说,总体运营成本根据 2022 年风河报告,O-RAN有可能为运营商节省高达30%的总体运营成本( TCO)。

蜂窝移动网络技术虽然最早诞生在美国,以贝尔实验室为后盾的美国的朗讯科技公司曾经是全球最大的通信服务提供商设计和提供网络,但朗讯几经分拆、并购之后,美国早已失去了在全球电信设备市场上的主导地位。

美国智库兰德公司在最近一篇题为“确保5G安全:美中安全竞争的出路”的研究报告说,缺乏网络基础设施生产能力令美国在5G领域处于弱势。该报告的作者之一丹尼尔·冈萨雷斯说,在朗讯2006年松动被法国阿尔卡特收购、摩托罗拉2010年又被诺基亚收购后,美国已经没有主导网络基础设施领域的大公司了,令中国得以乘虚而入。他对美国之音说:“在同一时期,华为和中兴通讯这两家中国公司成为无线基础设施市场的主要参与者。”

在传统国际电信规范的网络中,所有软件和硬件都来自同一家供货商,令华为等现有主要厂商在竞争中占有绝对优势。为了解决5G网络过度依赖华为设备而带来的安全挑战,美国推出的“清洁网络”计划的重要一环是由可信赖的供应商打造基于不同供应商软件和硬件元素的务实解决方案,即”开放式无线电接入网“。

美国近年来涉及中国问题的几项大型法案以及重要政策声明中都包含有大力提倡开放接入网的内容。无论是美国众议院今年2月通过的《2022年美国竞争法案》(America COMPETES Act of 2022),还是参议院去年6月的长达2000多页的《美国创新与竞争法》(US Innovation and Competition Act,简称USICA)都明确指出了O-RAN对建立5G供应链的重要性。此外,白宫在今年2月份发布的《印太战略》(Indo-Pacific Strategy of the United States)也强调,美国将继续大力推动建设安全的全球电信网络,“集中精力发展5G供应商多元化和开放式无线电接入网络(O-RAN)技术“。

为了大力推动这一解决方案,美国联邦通信委员会曾专门为此举行了一次长达数天的展示会,召集5G网络的固定和移动运营商直接与供应商交流,力促在今年大规模购买和安装。

除了美国以外,英国、德国、日本、印度等一些其他国家也有类似法案,越来越多的电信营运商在各国政府的倡导下开始采用O-RAN构架建设下一代网络。美国总统拜登在和日本前首相菅义伟和韩国总统文在寅去年在白宫会晤期间都与两位领导人共同提倡推动值得信赖的供应商和多元化市场,推进安全和开放的5G“开放式无线电接入网络”。

目前在世界范围内已经有 60多家移动网络运营商参与”开放式无线电接入网“的测试和部署。5G网络市场研究公司德洛罗集团(DellOro Group)最近的一份报告说,全球电信设备市场的2021年营收接近1,000亿美元,主要驱动力来自于O-RAN应用的成长,其在2021年的业绩为其今后的崛起打下了坚实的基础,这一网络构架的总收入在去年年翻了一番以上。

但在另一方面,分析人士也指出,“开放式无线电接入网”也有其固有的局限性。智库兰德公司的冈萨雷斯对美国之音说,这一网络构架的开源性很难确保软件的安全。除此以外,冈萨雷斯还指出,该网络技术的推广可能会给诺基亚和爱立信带来重大财务损失,而这有悖于美国的初衷。“这会向我们的合作伙伴、两家可信赖网络基础设施生产商发出错误的信息,意味着我们试图针对他们的产品推出替代品。”他对美国之音说。

更令分析人士担心的是,中国似乎也早已未雨绸缪,虽然华为不出面,但有其他几十家中国公司加入了行业组织 O-RAN联盟。该联盟的官网显示,全球最大的运营商中国移动是这一制定技术标准组织的创始成员,是拥有否决权的五家公司之一。

美国喜忧掺半

2011年初,已经打入美国市场约十年之久的华为在一封公开信中向美国国会提出了一项不同寻常的请求,希望国会对其在美国的业务进行全面调查。华为得偿所愿,第二年10月,美国众议院发布报告,认为华为及中兴可能会对美国国家安全构成威胁。此后的几年内,美国对华为实施了多项制裁,其中包括禁止依赖美国技术的外国芯片制造商在未获得特许的情况下向华为出售任何芯片。

美国外交关系委员会研究员大卫·萨克斯(David Sacks)说,他认为美国针对华为的措施非常成功,尤其是限制华为得到使用了美国技术的尖端芯片。“这些显然对华为产生了重大影响。”萨克斯对美国之音说。“我们已经看到他们的 5g 市场份额正在下降。”

市场研究机构德洛罗集团的去年和今年几篇报告显示,华为的通信设备营收从2019年底开始减少。该机构去年12月发布的去年前三个季度的统计报告说,美国政府为遏制华为崛起所做的持续努力开始体现在数据上,尤其是在中国以外地区华为的市场份额逐渐减少。由于华为垄断了中国这个世界上最大的5G市场,所以在包括中国在内的全球范围仍然遥遥领先,但在中国市场以外,诺基亚和爱立信已稍稍领先中国,两个公司的市场份额基本平起平坐,各占 20%,华为为18%。

Huawei's market share
Huawei's market share

美国企业研究所国际贸易问题专家克劳德·巴菲尔德(Claude Barfield)最近撰文指出,2021年,华为对电信运营商的销售额下降了 7%,而其竞争对手爱立信和诺基亚的销售额则上升。但在另一方面,巴菲尔德对美国之音说,美国的制裁到目前为止似乎是成功了,但是情况是在不断变化的,这将取决于中国是否会得到先进的芯片等因素。此外,华为本身也在研究“开放式无线电接入网”这类技术。

美国主要报道科技新闻的媒体《信息》(The Information)星期二报道说,美国正在考虑扩大向中国公司出售先进芯片制造设备的禁令,将华虹半导体、长鑫存储技术和长江存储技术公司等包括在内。

巴菲尔德指出,华为80%以上的收入来自网络产品和设备,预计其重心仍将放在5G无线设备硬件上。华为成功地为造船厂、煤矿、化工厂和其他工业场所等各种行业提供高度复杂的5G专用网络,去年中国的这些项目创造了约12亿美元的收入,约占世界产量的三分之一,超过了欧洲和北美。

中国工业和信息化部下属的中国信息通信研究院最近发布的一份报告说,华为的5G专利在多项不同排名中都位居全球第一。这篇题为《全球5G专利活动报告(2022年)》说,华为专利申请被授权后的有效全球专利数量占比为14%,以较大的优势排名第一。

美国外交关系委员会的萨克斯说,美国的问题是没有完整的5G设备供应厂商,在可预见的未来也不会有。现在主要是靠诺基亚和爱立信,还有一些较小的美国初创公司,“开放式无线电接入网”也是一个比较新的尝试。他说,一些国家,尤其是发展中国家,会抱怨诺基亚或爱立信的价格太高。

这位中国问题专家对美国之音说:“我们政策的最大问题是不能告诉其他国家他们应该推迟而不是推进 5g,因为你知道这些国家都急于升级他们各自的网络,并继续发展到 5g。所以挑战依然存在。”

脸书论坛

美国之音不会基于意识形态或政治观点而删改评论。但所有评论请遵循以下网站守则:1. 以读者个人身份就美国之音的报道及报道所涉及的话题发表评论。2. 不得在读者讨论区散发纯属推销或宣传的讯息,不得大量转抄其它媒体和网站的文章。3. 不得使用任何肮脏和亵渎的措辞,不得进行人身攻击,不得使用侮辱任何种族和民族的言语。4. 不得煽动暴力。5. 请使用汉语或英语发言。若使用其它语言,欢迎登陆美国之音其它语种的网站。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