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8:31 2017年8月20日 星期日

史密斯议员获颁魏京生基金会“人权自由卫士”奖


美国联邦众议员克里斯·史密斯(左三)获得魏京生基金会第三届“人权自由卫士奖”。上届获奖者、众议院少数党领袖南希·佩洛西(左二)到场祝贺。(美国之音萧雨)

1994年,在北京的一个小饭馆里,魏京生和克里斯·史密斯第一次见面了,一个是被中国政府短暂释放的政治犯,一个是美国联邦众议员。

23年后,这位在美国国会效力37年的共和党籍众议员从魏京生手中接过魏京生基金会颁发的“人权自由卫士奖”,表彰他多年来对中国自由和人权事业的支持。

星期四(7月27日),在美国国会众议院雷伯恩办公大楼内举行的“人权无国界展”暨第三届“人权自由卫士奖”颁奖仪式上, 魏京生这样回忆与史密斯议员的初见:

“在那之前,因为我在监狱里受到共产党的封锁, 对外界信息知道得很少,所以在我的印象里,美国的政客好像都是像基辛格那个样子。结果我发现了一个非常强硬的,非常直截了当的,非常有激情的政治家。”

那天晚上,史密斯发现,眼前的这名中国男子,这位中国民主墙运动的领军人物,尽管已经坐了近15年牢,尽管备受虐待和折磨,却表现出非凡的坚韧。

“坦率地说,我为他的勇气感到震惊,”史密斯回忆道。

直截了当也是魏京生留给史密斯的第一印象。正是魏京生让史密斯意识到,西方的声音对于中国的人权状况至关重要。

“他说,当美国同意中国政府的要求时,当我们虚弱、胆怯、无动于衷,向独裁者叩头时,他和其他异见人士在狱中就会挨更多的打;当美国立场强硬,将人权问题置于优先位置时,狱卒打他们的次数就会少些,”史密斯说。

“他也非常痛快,”魏京生这样形容史密斯,“他说,争取民主自由,那么得进行战斗。我们来对付我们的敌人得有大炮。他说,我就是大炮。你们给我们提供炮弹。结果我们那天吃的什么我都忘了,我只记住他是大炮,我们要当炮弹。”

那晚匆匆一别后,魏京生很快再度被捕,19个月的秘密拘押后,他以“阴谋颠覆政府罪”又被判刑14年。

在美国,史密斯议员和同事们为营救魏京生奔走。

史密斯记得,1995年,在他主持的一次有关魏京生的听证会上,魏京生的姐姐作证说,探监时,监狱的恶劣环境令她浑身发抖,但魏京生却表现得很乐观。尽管非常消瘦,只剩了几颗牙,他依然保持着微笑。

魏京生和史密斯,这两位族裔、身份、文化各不相同的男子却为了一个共同的愿景——改善中国的人权和自由——携手同行了23年。

在星期四的颁奖仪式上,史密斯议员说,他听过很多欧洲和美国的所谓中国专家说,激进的人权议程会让北京愤怒,对包括朝鲜在内的一系列战略性问题不利。

“我完全不同意这种观点!” 他说:“民主国家不该向中国共产党叩头。”

史密斯议员说,众所周知,中国的经济影响力日渐增强,“但是不捍卫普世价值,不捍卫人权和法治,是极端短视的行为,到头来也有损经济增长。”

美国国会众议院少数党领袖、民主党籍众议员南希·佩洛西在国会表决的间隙来到颁奖仪式现场,向史密斯议员表示祝贺。

她说,史密斯议员矢志不渝地为中国的自由和人权发声。作为国会及行政当局中国委员会的共同主席,他竭尽所能,尊重每个人的尊严和价值,最近的一次行动是争取诺贝尔和平奖得主刘晓波到海外就医,和在他去世后的第二天举行听证会,谴责中国政府。

佩洛西是上一届“人权自由卫士奖”的获得者之一。

欧洲议会驻美国国会办公室、自由之家、记者无国界、天问联合学会、全美学自联及欧华导报和魏京生基金会联合举办了这次活动。

您的意见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