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2:54 2024年2月25日 星期日

寒蝉效应下港人自我族群认同下降 自称“中国的香港人”比率创新高


香港民意研究所公布最新调查显示,香港人身份认同指数回升达81.8分持续排名第一,自称为“中国的香港人”比率有34%,创1997年主权移交以来的新高,有民间团体分析,调查结果可能受近年港人移民潮影响 (美国之音/汤惠芸)
香港民意研究所公布最新调查显示,香港人身份认同指数回升达81.8分持续排名第一,自称为“中国的香港人”比率有34%,创1997年主权移交以来的新高,有民间团体分析,调查结果可能受近年港人移民潮影响 (美国之音/汤惠芸)

《港版国安法》实施后的寒蝉效应持续影响香港人的身份认同感。最新一项民意调查发现,自称为“中国的香港人”比率有34%,创1997年主权移交以来的新高。

有分析指,自去年底香港运动员参与国际赛事,多次发生播错香港国歌事件,引起港府高调回应后,很多市民于恐惧及警惕不敢自称作“香港人”。

前身是香港大学民意研究计划的香港民意研究所,上星期二(1月10日)公布最新的”市民身份认同感”调查结果,这项调查由1997年主权移交开始,每半年进行一次。

中国人身份认同大幅上升创10年新高

这次调查在2022年12月5至9日,以电话随机抽样访问1,004名18岁或以上,操广东话的香港居民。

自称“中国的香港人”创主权移交新高

如果把“香港人”和“中国人”身分对立比较,限制受访者在“香港人”、“中国人”、“香港的中国人”和“中国的香港人”,4个身份选项中选择自己最认同的身份,有32%受访者称自己为“香港人”,21%自称为“中国人”,12%自称为“香港的中国人”,另有34%自称为“中国的香港人”。

结果显示,自称为“中国的香港人”的受访者最多有34%,较半年前上升3个百分点,创1997年有纪录以来的新高,而自称为“香港人”的32%受访者,较半年前显注下跌7个百分点,创2012年以来的新低。

“中国的香港人”创新高或因恐惧警惕

保育广东话及繁体字的民间组织“港语学”召集人陈乐行接受美国之音访问表示,调查进行期间正值去年底香港运动员参与国际赛事,多次发生播错香港国歌事件,引起港府高调回应,令很多市民担心自称为“香港人”可能会有问题,受事件影响市民回应”中国的香港人”创新高,可能是出于恐惧及警惕,而不是基于文化脉络的回应。

陈乐行说:“他(受访者)会担心这个本身称呼自己是‘香港人’,这个方法是有问题,而转移去称呼自己是‘中国的香港人’,他未必是在称呼自己是‘中国的香港人’的时候,有一个很深厚的文化脉络,例如我觉得我用筷子、吃中菜是中国人的一种,不是一个这样基于文化意识的一个回应,反而是对于近年来很多主流媒体、或者是主流的一些官方机构都很强调用‘中国香港’这个名义的时候,是一个恐惧及警愓,以致他变了用这个‘中国的香港人’。”

陈乐行表示,近年香港出现大规模的移民潮,加上留在香港的市民回应民调时可能有政治压力,对身份认同的调查结果造成一定的影响。

陈乐行说:“这个民意调查都是有它的限制的,因为现在其实很多移民潮,你说移了出去的香港人他们怎样去思考他们的身份呢﹖或者是在香港的香港人,他会不会因为一些政治压力,而去选一个比较安全的取态呢﹖这些都是我们要思考的。”

国安教育或对中学生造成反效果

陈乐行表示,调查显示自称“中国的香港人”创新高,可能是受访者出于恐惧及警愓 (美国之音/汤惠芸)
陈乐行表示,调查显示自称“中国的香港人”创新高,可能是受访者出于恐惧及警愓 (美国之音/汤惠芸)

本身是中学补习老师的陈乐行表示,虽然在国安法实施之后,由幼稚园到大学都必修国安教育,他接触的中学生对香港人身份认同,仍未受到国安教育的影响,反而香港的学生意识到他们受的国民教育及国安教育,甚至比中国大陆的学生更严厉,例如去年底中国已故领导人江泽民逝世,香港的学生甚至在考试途中要起立默哀,这些前所未有的安排连中国大陆的民众都感到奇怪,对香港学生可能造成反效果。

陈乐行说:“即是就算有些(大陆)人他‘翻墙’去看到我们(香港)有关的文章、报道,他都会觉得是很匪夷所思,即是大陆人都会留言说你是不是‘作(假)’的,我们中国都没有这样去站起来悼念(江泽民),不会在考试中途站起来啊,变成这个我觉得是它(香港教育局)不要说是跟大陆,甚至乎比大陆是有过而无不及的。”

陈乐行表示,他接触的中学生会觉得国安教育及国民教育的内容,只是强调要守法及爱国,内容太低层次但是占用不少的课堂学习时间,会感到厌烦。

陈乐行说:“中学是必修的一科,甚至乎去到大学亦都是必修国安教育,去到一个年纪这么大的情况下,都要放弃一些专科学习的时间,去读(中国)内地是一些小朋友才去读的国安教育,他们(香港学生)其实很本能地会觉得很厌恶,因为他们的教育跟他们的年龄是不对等,他们在教的东西都是在读守法、爱国,这些其实是一些很低层次,应该说是很容易掌握的东西,对于他们来讲是太(容)易以及没有挑战性,变成他们就会很厌烦,你只是要他们背书、赞好、写一些文章说这样好、那样好,他们觉得没思想、没挑战性的时候,其实青少年是对于这一些比较上是背书,就这样说认同的一些教育,是本能地去厌烦的。”

学者指统计学上出现”向中位回归”趋势

香港民意研究所前副行政总裁钟剑华接受美国之音访问表示,身份认同的民意调查持续超过25年、每半年做一次,他认为香港人身份认同指数在对上几次调查都出现下跌,这次回升可以说是统计学上的”向中位回归”的趋势。

钟剑华说:“我理解现在它(香港人份认同指数)只是在一个低位向上弹升的一个过程,这个就是我们所讲的‘Regression to the mean’(向中位回归),这样要再多看一段时间才可以判断,这个新的一浪那个平衡点会在哪里呢﹖这个调查我知道每半年做一次,我们再多看两次才会大致看到,会否去到一个新的平衡点。”

国安教育几年后或影响新生代身份认同

香港理工大学应用社会科学系前助理教授钟剑华表示,同样出身港英时代政务官的前特首曾荫权卸任后受到政治迫害,未获北京委任全国政协委员,他的情况不能与林郑月娥相题并论 (美国之音/汤惠芸)
香港理工大学应用社会科学系前助理教授钟剑华表示,同样出身港英时代政务官的前特首曾荫权卸任后受到政治迫害,未获北京委任全国政协委员,他的情况不能与林郑月娥相题并论 (美国之音/汤惠芸)

记者问及,《港版国安法》实施超过两年半以来,当局不断向新生代尤其是幼稚园及小学生,灌输国安及国民教育,对新生代香港人的身份认同会造成什么影响﹖以后在香港自称“香港人”会不会变成“敏感词”﹖

钟剑华表示,国安教育确实在几年后可能会对新生代香港人的身份认同造成影响,因为课程内容缺乏思考、完全没有选择空间,不愿意子女接受这种灌输式教育的家长,很多已经移民离开香港,留下来的家长可能并不在意。

钟剑华说:“未必有很多人有时间、有能力去做一些事情,去抵销这些透过教育和宣传造成的影响,又不让那些人(学生)有机会去选择,亦都透过一些扭曲的资讯去占据他们的思维空间,所以你说几年之后(香港人身份认同)会有转变,这个可能性是存在的、一定是有的,要不然政府就不会做了。”

评论区

美国之音中文节目预告

  • 《纵深视角》专访 中国留学生认知扭曲 中共=中国=中国人?美国之音最新推出的《纵深视角》节目,专访加州大学河滨分校校长特聘教授林培瑞。美东时间2月24日上午8点播出,敬请准时收看。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