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7:28 2024年6月22日 星期六

国际记者联盟报告:中国使用多种强制手段控制外国驻华记者的报道


国际记者联盟的标识。
国际记者联盟的标识。

全球最大的记者组织国际记者联盟(IFJ)在一份最新的报告中说,中国使用多种强制性的手段来控制外国驻华记者对中国事务的报道,这种做法可能会损害中国自己的国际形象。这份选择在北京主办2022年冬奥会之际发表的报告认为,北京对报道冬奥会的外国记者施加的限制凸显了十多年来中国媒体自由度的急剧下降。

国际记者联盟星期三(2月2日)发表的这份报告重点关注北京方面控制外国常驻中国的记者对中国国内事务的报道。

“研究发现,中国使用多种强制性的手段来控制外国记者的报道,”报告的执行摘要说。

这份题为《公平游戏:2022年中国境内外国记者濒危媒体空间》(Fair Game: The Endangered media space for foreign correspondents inside China 2022)的报告列举了外国常驻记者在中国面临的种种障碍和限制,包括直接驱逐出境或迫使记者离境的威胁、签证发放的拖延和拒签、指控他们不说明自己是记者等违反报道协议的诉讼、对消息人士进行恐吓而窒息当地中国人的声音、传统的跟踪、监视和谈话,使用脸部识别技术等高科技进行数字监控、官方媒体发表文章或在社媒上攻击外国记者、中国驻外“战狼”外交官的挑衅引发对外国驻京记者的报复以及攻击有华人血统的外国记者等。

报告说,这些常驻记者直接与普通中国公民对话存在障碍,而且越来越依赖生活在中国以外的消息来源,而这些人的观点可能更加负面,这使得外国媒体更难以最全面、最微妙的方式讲述中国的故事。

报告援引当地一名消息人士的话说,如果国际媒体报道了他们所说的任何话,他们将被监禁。

这份报告指出,自从特朗普政府2020年初以美国驻华记者受到不公正和不平等待遇为原因驱赶了60名中国官媒驻美记者并收紧了中国记者的签证以来,驻华美国记者受到中国当局越来越大的压力。北京对特朗普政府限制中国媒体的做法采取了反制措施,将19名驻华记者驱逐出境并给其他的在华记者发放三个月的签证,而不是惯常的一年多次往返签证。在美国总统拜登与中国领导人习近平2021年11月举行峰会后,双方同意彼此放松对驻本国对方记者的限制。

除了在报道和签证上所受到的限制以外,报告发现,这些外国记者往往面临人身安全方面的威胁。报告提到了两名澳大利亚驻华记者因担心被拘留而不得不逃离澳大利亚的例子。

2020年9月8日,澳广驻北京记者比尔·博图斯(Bill Birtles)与澳大利亚金融评论驻上海记者迈克·史密斯(Mike Smith) 在受到中国当局威胁并进入澳大利亚驻华使领馆寻求庇护后回到悉尼。8月,中国国营电视台环球电视网的澳籍记者成蕾因“涉嫌从事危害中国国家安全的犯罪活动”被抓。

“国家媒体、‘战狼’外交官和政府下属组织在社交媒体上煽动对外国记者及其当地工作人员的人身骚扰,甚至可能是死亡威胁,”报告的执行摘要说。

这份报告说,在北京主办冬奥会之际,记者被限制在一个“闭环管理系统”内,从他们抵达中国的那一刻到离开的时候,都被禁止与“真正的中国”进行任何接触。报告认为,尽管对新冠病毒大流行病的担忧是可以理解的,但这些限制突显了十多年来中国媒体自由度的急剧下降。

这份报告是国际记者联盟2021年12月对来自九个国家的19名现任或近期做过常驻中国的记者的采访的基础上撰写而成。受访的记者包括纸媒和广播媒体记者,在中国的工作经验从几年到几十年不等。报告也借鉴了驻华外国记者协会(FCCC)《2021年媒体自由报告》(2021 Media freedom Report)以及它此前基于其约190名成员的调查而撰写的年度报告。

驻华外国记者协会1月31日发布的报告称,去年驻华外国记者遭遇了前所未有的困难,尤其是在报道有关新疆和香港等主题的新闻报道时。

这份报告是国际记者联盟有关中国扩大它在国际媒体上的影响力的第四份报告。2021年5月,它发表了《COVID-19故事:揭开中国全球策略的面具》(The Covid-19 Story: Unmasking China’s Global Strategy)的研究报告。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