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23:12 2019年8月23日 星期五

中国贸易全球总体趋平或无助缓和美中紧张局势


国际货币基金组织主席克里斯蒂娜 拉加德在巴黎讲话(2019年5月7日)

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近期发布的一个报告显示,中国与全球各贸易伙伴的总体经贸关系已大致平衡。尽管这或会改变长期以来中国因为贸易不平衡招致的责难,但不会有助于缓和美中贸易的紧张局势。

据IMF最新发布的对外部门报告,中国的经常项目盈余已经降至接近零的水平。2018年,中国经常项目盈余占其GDP的比例仅有0.4个百分点,比前一年下降了一个百分点。这是IMF自2012年开始发布这个反映全球平衡状况的报告以来首见。该报告认为,中国的外部状况已经与“中期基本面和可取的政策”大致相符。

多年来,中国的贸易伙伴批评其经常项目盈余为全球经济带来风险。2007年,中国经常项目盈余占GDP的比例高达10%。IMF报告显示这个比例显著下降至接近平衡,有助于改变外界对中国与全球经贸关系的看法。

美国智库外交关系理事会的国际经济专家布拉德·赛策(Brad Setser)说,从2015年到2018年,中国的经常项目盈余确实在降低。但是他对中国能否维持经常项目的平衡存有疑问。

赛策说:“中国的出口盈余在2019年又开始升高。实际上,在2019年上半年,中国净出口为其增长做出了相当大的贡献。”

赛策曾任美国财政部国际经济研究助理副部长。他说,从现有的上半年的整体贸易数据和第一季度的更为广泛的经常项目数据可以看出,中国的盈余在升高。他说,尽管经常项目盈余所占中国GDP的比例很低,但一些小的转向是很重要的。

IMF说,中国越来越大的内部需求有助于中国在贸易上的再平衡,同时也显示中国对于出口和外国投资的依赖也在不断降低。

IMF首席经济学家吉塔·戈皮纳特对中国所做的努力予以认可,包括加大货币灵活性和人削减对外部需求的依赖。她说,IMF希望中国更大程度地以消费驱动增长,同时也要谨慎避免造成进一步的金融风险。

一些经济学家认为,中国的经常项目盈余会回弹,因为一些促使其降低的因素,如财政刺激将会消失。

赛策认为,中国的问题在于,它总是或多或少地通过迅速加大信贷的方式降低经常项目盈余,这也造成显著却被掩盖起来的财政赤字。

赛策说:“我对此一直有这样的疑问,当中国减缓信贷,如果中国没有任何非常具有扩张性的财政政策,有关中国的这些调整是否会维持下去。”

赛策说,美中贸易战至今尚未对中国的总体贸易平衡造成显著的影响,这有些出乎他的意料。他说,特朗普的关税减少了美国从中国的进口量,也减少了美国对中国的出口,美中双边贸易赤字有可能降下来。

但是,赛策注意到今年上半年中国与除美国外其他国家在制造业贸易方面的盈余在加大。另一方面,通过一个显见的方法可以看到,即便美中贸易下降,中国的总体货物贸易盈余却回弹,这很大程度上表现出中国今年进口的疲弱。

自全球金融危机以来,中国对贸易的依赖度降低,内需成为推动增长的一个重要因素。赛策说,这方面的变化毋庸置疑,但要说中国已经成功转型为消费驱动型经济还为时尚早。

出口在中国的经济增长中仍然占据重要地位。作为世界最大的制造业出口国,关税对中国制造业出口必然有负面影响,进而也会在一定程度上加剧中国增长的放缓。

经济研究机构凯投宏观在新近发布的中国经济展望报告中,对中国的出口前景做了暗淡预期。该机构认为,疲弱的全球需求加之美国可能扩大对中国产品征收关税,未来几个季度中国的出口将面临收缩;而同时,国内经济活动的降温,也将持续抑制进口的增长。

凯投宏观的报告指出,经过近两年两位数的增势,今年上半年中国出口额却难见增长。报告说,全球增长乏力以及电子业的下行趋势影响到中国的全面出口,对美国的出口表现更糟,原因在于特朗普的关税的影响已经开始显现。

该机构预测,近期中国出口增长将进一步疲弱,中国主要贸易伙伴国GDP增长缓慢的情况将会持续到明年初。关税影响方面,该机构认为,今年5月开始将2千亿美元中国输美产品10%的关税提高到25%后,中国出口已经受到影响。凯投宏观预计,鉴于美中在近几个月的谈判中表现出强硬立场,特朗普政府或从明年初开始对余下大约3250亿美元中国输美产品征收25%的关税。

IMF在对外部门报告,以及刚刚发布的全球增长预测更新报告中都呼吁避免对双边贸易差额诉诸关税手段,或将关税当作处理国际分歧的万能工具。

但是,IMF对关税的批评或无济于事。贸易专家认为,鉴于当前的政治氛围,这些意见不会对美中在贸易争端上的态度造成影响。

华盛顿智库加图研究所的贸易政策研究副主任西蒙·莱斯特说:“特朗普政府不会在乎这些。他们相信中国行为不端,打算以施加关税做出回应,以他们的看法,试图以这样的手段让中国做出改变。所以,谁都不会改变做法。”

外交关系理事会的经济学家赛策说,美国对中国的担忧并不完全是贸易平衡问题。他说,美国担心中国不会保护美国公司的知识产权,也非常担心中国的产业计划的影响。

赛策说:“美国对与中国制造2025中的目标感到很忧虑。这些目标将会减少中国对许多美国具有竞争力的产品的进口。中国想要更少进口半导体。中国想要造自己的飞机,自己的飞机引擎。中国想要自己制造更多的医疗设备。如果中国,习近平的中国成功实现这些目标,那么就难以让中国保持贸易平衡了。”

尽管双方部长级官员将在下周恢复面对面的谈判,但各方并不认为美中能够达成一个全面性协议。

加图研究所的贸易专家莱斯特说,美中仍有一些争议性的问题,但具体情况从未公开。他认为,双方或许会同意中国购买一些美国农产品,美国同意不进一步征收关税,不大可能会形成一个全面性协议。

莱斯特说,看起来双方现在并没有表现出急迫感。他说:“特朗普说过很多遍他喜欢关税。他对当前我们能够征收关税的状况感到很高兴。”

莱斯特对中方的看法是,他们不能在国际舞台上表现软弱。他说,中方可能希望有一个协议,但是在政治方面,他们不能做出让步。莱斯特认为,除非经济崩溃,中方不会改变当前态度;而要特朗普放弃关税,只有股市崩盘。他说,目前经济形势很好,特朗普不会觉得有必要做出改变。

评论 (15)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