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2:38 2017年9月27日 星期三

数字军备竞赛:美军努力维持渐渐减弱的优势


SparkCognition公司联合创办人萨姆·塞普坦伯2017年8月2日在美国国防情报局创新中枢做介绍。(图片由国防情报局提供)

在严丝不苟的美国军队环境下,一间涂着闪亮白漆的大屋子显得与众不同。

办公桌上排满了电脑屏幕,头顶上是投影机或者显示世界不同城市时间的数字钟。除此之外,吸引人们注意力的还有墙壁。

整个墙壁从天花板到地板都布满了问题、等式、素描和想法,全是匆匆疾书或者在来了灵感的瞬间写上去的。所有这些都代表了美军一些最佳分析师的最佳想法。

“在这座建筑里,这是难得可以在墙上写字的地方,”阿尔伯特·博尔登(Albert Bolden)说。这并不奇怪,因为这里位于一处军事基地。

美国国防情报局创新主任博尔登2017年8月2日在华盛顿总部宣布“业界日“人工智能与机器学习报告会开始。(图片由国防情报局提供)
美国国防情报局创新主任博尔登2017年8月2日在华盛顿总部宣布“业界日“人工智能与机器学习报告会开始。(图片由国防情报局提供)

不过,按照身为美国国防情报局(DIA)创新主任的博尔登的说法,这正是所谓“创新中枢”(Innovation Hub, iHUB)的特色之一。

他说:“国防情报局各个地方的人可以来到这处空间,琢磨如何解决我们的问题。”

在当今数字时代避免落伍

虽然这看上去好像只是一个把军队架构和硅谷创新结合在一起,以便更容易使用技术的好听故事,但实际意义远不止于此。

国防情报局局长斯图亚特中将2017年8月2日在总部与业界和学界讨论人工智能和机器学习。(图片由国防情报局提供)
国防情报局局长斯图亚特中将2017年8月2日在总部与业界和学界讨论人工智能和机器学习。(图片由国防情报局提供)

“如果我们不接受它,我们的对手会的,”即将卸任的国防情报局局长文森特·斯图亚特中将(Lt. Gen. Vincent Stewart)说,“让我们夜不能寐的,是在当今数字时代避免落伍的战斗。”

斯图亚特明确表示,在很多方面,这是一场军备竞赛。

8月间,斯图亚特将军对一小组记者讲话时警告说:“我们的对手一直在进行现代化。”当时,美国国防情报局欢迎私营公司和学界人士来到“创新中枢”,参加“业界日” (Industry Days)的系列活动。

正是国防情报局自己的顶级智囊和政府之外的一些最佳思考者的聚首形成了“创新中枢”第二个关键组成部分。这是一次好机会,可以看看市场上现有的技术如何能够帮助解决国防情报局分析师发现的问题。

一个希望加入这项全面努力的公司是来自德克萨斯州奥斯丁的人工智能初创企业,名叫SparkCognition(认知火花)。

SparkCognition已经吸引了美国空军的兴趣。威瑞森(Verizon)和波音(Boeing)如今对该公司的神经网络投入了超过3千万美元的资金。这个神经网络的设计目的是模仿人类大脑功能,以预测可能出现的结果。

SparkCognition的萨姆·塞普坦伯(Sam Septembre)在国防情报局“创新中枢”的一次问答活动后说:“我们所做的是把一名科研人员所作的研究自动化。”

不过,塞普坦伯说,科研人员需要几个星期或几天才能得出的结果,SparkCognition的系统几个小时甚至几分钟就能做到。

公司的商业运作主任蒂莫西·斯特法尼克(Timothy Stefanick)说:“我们不仅仅是个黑盒子。我们还知道为什么那个电脑模型会有那种想法。”

SparkCognition说,他们的平台已经成功预测了英国脱离欧盟。这家公司说,他们几乎正确预测了川普赢得2016年美国总统大选,方式是查看川普的“让美国再次伟大”的棒球帽等竞选商品的销售量。

“人类因素介入,把预测结果弄偏了,”斯特法尼克说。他解释说,在选举前夕,公司分析师不相信川普会赢的最初预测,因为这跟民调结果相差太远。他说,分析师们决定让电脑模型增加其它考虑因素,于是错误地预测川普败选。

人工智能用在视频

另一家有心拿下国防情报局合同的公司是Percipient.ai(智者.人工智能)。这家公司的聚焦点是把人工智能用于视频。

Percipient.ai公司联合创办人、退役准将阿亚尔2017年8月2日在国防情报局创新中枢介绍公司产品。(图片由国防情报局提供)
Percipient.ai公司联合创办人、退役准将阿亚尔2017年8月2日在国防情报局创新中枢介绍公司产品。(图片由国防情报局提供)

公司联合创办人、退役准将巴兰·阿亚尔(ret. Brig. Gen. Balan Ayyar)说:“这种能力帮助你进行预测性分析,帮助你保护部队。”阿亚尔是前美国空军的情报军官,曾在阿富汗指挥一支特遣队。

他说:“你可以检查视频中的任何人。”

阿亚尔和另一位Percipient.ai联合创办人、前谷歌地图负责人拉吉·沙赫(Raj Shah)说,他们的平台可以为分析人员节省很多时间,比如检索恐怖袭击现场的数百个小时的视频,迅速查明附近是否有恐怖分子嫌疑人。

即使是移动电话也可以用来追踪潜在的对手。比如,可以设好程序,如果某个值得关注的人出现在某个“自拍”中,手机会颤动。

“有了这种系统,恐怖分子观察名单可以扩大很多很多,”沙赫说。

阿亚尔和沙赫说,Percipient.ai的系统已经可以识别出可疑活动或作案手法,比如使用某些具体的车辆逃离现场。

墙上写字

对国防情报局来说,早期结果令人看到希望。

负责分析技术现代化的国防情报局高级分析师兰迪·索珀尔(Randy Soper)说:“我们看到了机器能够提供分析师所未能提供的洞见的例子。”

为了加快进程,国防情报局甚至会向前景最看好的项目奖励种子资金,最高可达25万美元。

两个项目已得到批准,另外四个项目一旦资金到位,也将开始得到资助。

可能会有更多的项目得到资助。国防情报局“创新中枢”仍在考虑业界和学界的最新申请,包括SparkCognition和Percipient.ai所做的推介。

国防情报局说,总体来说,他们得到的回应一直“令人应接不暇”。

不过,与业界和学界的成功接触也给这个项目带来了一些改变。

8月22日,国防情报局一个新的“创新中枢”开门了。

美国国防情报局在华盛顿总部的新创新中枢。(图片由国防情报局提供)
美国国防情报局在华盛顿总部的新创新中枢。(图片由国防情报局提供)

第一眼望去,屋子显得新潮和现代。一排显示屏和一个国际数字钟天衣无缝地嵌在木镶板墙上,一个大型的会议桌主宰着屋子的正中。

这的确跟旧的“创新中枢”大为不同。旧中枢几乎像是一间虽足以发挥功能但是设备简陋的临时教室。

不过有些事情保持了不变。木镶板的覆盖范围毕竟有限,屋子的其余部分仍然涂着闪亮的白漆。

一位官员说:“你还是可以在墙上写字。”

您的意见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