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49 2020年7月12日 星期日

重庆至北京特快列车上“两会”截访强力展开


资料照:湖北武昌火车站里戴着口罩的旅客在火车车厢里休息。(2020年4月8日)

在因新冠病毒疫情而拖延的中国人大政协“两会”即将举行的前夕,各地以各种方式极力阻止访民在敏感时期前往北京,对访民的截访有时在行进的列车上进行。

重庆维权人士赵亮、肖成林、陆远芳、胡贵琴等4人,5月15日上午从重庆火车站进站,登上重庆开往北京方向的T10次列车。这是的一趟特快旅客列车,全程2079公里,途经5省,运行约25小时。

打时间差登车北上

访民胡贵琴星期日对美国之音说,列车还没有开出,就有访民被当局发现后带下车。她说:“火车还没有开动之前,我们这趟列车上还有两个访民,他们刚上车坐到自己的位子,接着就被带走了。”

同全国许多访民一样,这些重庆访民希望在两会期间继续向有关部门反映各自案情。胡贵琴则是应约前往北京,领取上次被打伤后的医学鉴定,同时起诉相关部门。由于疫情,她的北京行被推迟,疫情缓解后,才随即动身北上。

上午10:42分,列车离开重庆,4名访民顺利上路。他们是如何能够登车,闯过第一关?赵亮星期天对美国之音说:“我们都是临时买的票,临上车前几十分钟买的,当局还没有反应过来,就是打这个时间差。”

赵亮是重庆市大渡口区村民,状告重庆医科大学附属第一医院血管外科“残忍杀害”他的父亲,院方则称是“医疗事故”。上访中赵亮曾被判入狱,受过毒打。不过,他坚持上访,称“所有证据我手里都有”,对体制内同情官员抱一定希望的同时,进京“恳求中央领导”干预案件。

沿途截访到郑州

T10特快重庆发车后,当局很快发现有访民上了这趟进京列车,随即展开拦截。赵亮说,列车抵达四川达州市时,3名自称警察的人突然出现,此时是下午1点半。警察以查身份证为由,要把赵亮等人弄下车,赵亮等据理力争,坚决不从,双方均势,加上停车时间短暂,警察没有得手,只得继续随这批访民往下走。

拂晓4点10分左右,列车驶入河南省郑州,列车在这个大枢纽站停车20分钟。此时,早已等候在那里的重庆增援警察突然登车。他们为什么如此神速?访民陆远芳对美国之音说:“他们是乘飞机去的,回来则是包车回来。”

显然,重庆警方希望将这次截访在郑州完成,因此特意派人提前飞到郑州,等候T10次特快的到达。

赵亮回忆说:“由于我抗争的很厉害,他们在达州时没有下手,可能打电话叫人增援,到郑州时上来6个人,加上达州上来的那3个,一共9个人,他们强行把我弄下车,强行搜身,抢我的手机,我就一直不给他们…… ”

赵亮还说,车至郑州时他正在熟睡,上来的9个警察一下子就把他控制住,并将他和肖成林、陆远芳一起拉下车。果然,重庆警方租了专车,将他(她)们3人一路押回重庆,据说,当局租用商务车打道回府花了约6000块钱。

对这3名重庆访民的截访似乎到此为止,他(她)们目前已各自回到家中,两会北京上访计划暂告一段落。

石家庄站闪电行动

然而,第4名访民胡贵琴此时在哪里儿?原来,她还在这趟列车上,郑州停车期间当局没有找到她。接下来的截访行动中,当局为了找人,又进行了一次“全车查票”。

胡贵琴说:“第一次找我,没有找到。(当局)就先把(赵亮)他们三个人带走了。第二次又查身份证,查车票,查到我时,将我的信息输入到甄别系统里面…… 所有前往北京的乘客,他们的信息全部都要输入那个系统,都要核实身份,这种做法跟以前都不一样。”

胡贵琴还说,新冠病毒疫情期间人人戴口罩,这样一来,无论肉眼识别,还是机器人脸识别都比较困难,无形给访民带来便利,同时增加了当局甄别难度。

早上08:25分左右,T10特快抵达石家庄,这是列车进京前的最后一站,停车时间只有6分钟,警方对胡贵琴的行动似乎是闪电式的。

胡贵琴回忆被拉下车的这段经历时说:“当时火车上周边群众说,‘太吓人啦,太吓人啦,简直不可以想象,提心吊胆’。警察直接上车就逮,拖出去,太快了,太快了,一分钟。”

胡贵琴对美国之音说,她之所以选择与警方配合,在石家庄站下车后返回重庆,原因是地方当局说星期一(5月18日)要见她:“约我星期一上午谈,因此让我回(重庆)去。我想了一下,我的头被他们打伤,自己身体也不算很好,闹不过他们,就勉强答应了。星期一也快嘛,给他们一个机会嘛,如果不行,我还可以坐飞机(再去北京上访)嘛。”

11:12分,列车抵达北京(西站),至此,重庆警方T10特快上的这次截访行动似乎算是结束。

大数据控制访民出行

民生观察说,5月11日,重庆还发生过驱赶访民下车事件。访民邹茂淑等4人搭乘Z4次列车途径湖北恩施站时,被列车员和乘警强行驱赶下车,称“你们要经当地政府同意才能准许乘车”。邹茂淑表示,每一个合法公民都有搭乘列车的法定权利。乘警则说,自己不管这些,上级领导叫怎么办就怎么办。

滞留恩施的这4位访民尝试换乘其他车辆前往目的地,但是每次使用身份证购票都会“交易失败”。不过,购买返程重庆的车票时,却很顺利购到车票。邹茂淑认为,这可能是政府大数据中的黑名单在发挥作用。

在中国“两会”召开的敏感时期,各种进京交通工具上发生的截访事件有多少起?多少访民最终被截访?过程中访民的待遇如何?外界不可能尽知,重庆几位访民列车上被截访的经历只能部分还原截访事件的真相

脸书论坛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