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22:01 2021年12月6日 星期一

新疆种族灭绝被比纳粹,西方“围殴”价值观高于利益


资料照:新疆大阪城一处中国官方称为职业训练中心的大门。(路透社2018年9月4日)

本星期开篇,美国、英国、欧盟、加拿大、澳大利亚、新西兰等国宣布,针对中国大规模关押新疆维族人的行为和政策,制裁数名新疆官员。并且,所有27个欧盟成员国政府都同意实施制裁。这显示出,在西方国家,价值观高于商业利益。

西方抱团 中共“无依无靠”

美国国务卿布林肯2021年3月19日资料照。
美国国务卿布林肯2021年3月19日资料照。

美国国务卿布林肯星期一(3月22日)在声明中指出:“一个团结的跨大西洋会议,向那些违反或践踏国际人权者发出一个强有力的信号,我们将与志同道合的伙伴磋商,采取进一步的行动。”

这是拜登就任美国总统之后,西方首次针对北京政府采取联合行动;这也是欧盟自8964以来首次因人权制裁中国。

“世界维吾尔代表大会”中国事务部主任伊利夏提对美国之音说:“美国单打独斗来对付中国显得势单力薄,需要联合盟友共同行动。这样做不仅人多力量大,而且也凸显正当性,还可以在自由世界孤立中国,给它造成更大的压力,让它措手不及。”

“世界维吾尔代表大会”中国事务部主任伊利夏提 (美国之音)
“世界维吾尔代表大会”中国事务部主任伊利夏提 (美国之音)

伊利夏提分析,中共执政以来,尽管有亚非拉兄弟始终如一护旗,但是,亚非拉的支持并不是中共的追求;相反,它追求的是西方的肯定,包括美国的,欧洲的;所以,它过去一直在欧美之间玩此消彼长的游戏----被美国反对的时候就拉拢欧洲,或者反过来。现在,美国和欧洲走到一起,还把亚洲与中国有直接利益冲突的印度(边界问题)、日本(钓鱼岛问题),还有经济上有矛盾的澳大利亚都联合起来,共同抗衡。

美国前总统特朗普离任之际,美国国务院把中国政府对待维族人和其他穆斯林的行为,定性为“种族灭绝”,为后来的新疆博弈铺开了棋盘。

美国马里兰州立霜堡大学(Frostburg State University)历史系副教授马海云博士对美国之音说:“从立法角度说,制裁中共新疆政策的正当性已经锁定在法案的层面上。”

坐实“种族灭绝”证据是什么?

美国国务院与英国和加拿大外交部在星期一的联合声明中说,中国在新疆践踏人权的证据,“包括来自中国政府自身的文件、卫星图像和目击者证词”。

新西兰和澳大利亚外长也通过联合声明说,“严重践踏人权的明确证据,包括限制宗教自由、大面积监控、大规模法外拘押以及强迫劳动和强迫计划生育,包括绝育”。

伊利夏提对美国之音说,新疆问题现在比任何与中国有关的国际问题都更加重要:“按中国的说法,这是一个民族,一千多万将近两千万人口的民族,是否能够延续的问题。”

美国马里兰州立霜堡大学历史系副教授马海云博士
美国马里兰州立霜堡大学历史系副教授马海云博士

马海云说,世界近代史上的大规模种族问题仅有两次,就是纳粹和现在的中国,“而且,你看纳粹德国崛起和中共崛起,在某种意义上来说,都是挑战了西方。当然,纳粹后来是大规模的肉体消灭,现在你看到的新疆还没有发展到那一步,还在纳粹前期阶段,就是大规模劳动改造人。如果全世界接受纳粹前期就是种族灭绝,那新疆当然符合定义。”

伊利夏提指出,众所周知的是,中国对维族人实施大面积抓捕、关押、判刑和屠杀。他说:“虽然我们看不到机关枪、冲锋枪扫射,但是,据媒体报道,在一些集中营旁边开始看到焚尸炉了。”

伊利夏提说,维族人口急剧下降,是中共自己统计的数字;他们还把维族人的孩子抓起来,送到政府孤儿院里完全是汉人的环境中长大,剥离他们的维吾尔认同。这就符合联合国大会1948年通过的260号《防止及惩治灭绝种族罪公约》第二条的第五款,就是“强迫转移该团体之儿童至另一团体”。

另外,“他们抓捕维族知识分子,把维族人严重边缘化,造成精神上的挫败,包括我们在海外的都处于一种精神受挫状态。这些都符合种族灭绝的描述,”伊利夏提说。

西方要什么?

星期一受到西方制裁之后,中国立即宣布对10名个人和四个实体实施制裁,包括欧洲议会的五名议员。其中的法国欧洲议会议员吕克兹曼(Raphael Glucksmann)称,这些制裁对他而言“是荣誉勋章”。

欧洲议会国际贸易委员会副主席居拉(Winkler Gyula)在推文中说,“欧盟是讲价值观和原则的,无论是在欧盟内部,还是在全球范围内。”

马海云说,西方对中国政府进行“严打”,是把新疆作为价值观之剑,直接指向执政党。

他说:“新疆是西方的核心牌,可以用来把中共直接做成纳粹党……种族灭绝的名头不仅仅败坏共产党的名声,把它与纳粹类比,还会破坏新疆在中亚都市的地位,长远来说,也破坏共产党在穆斯林世界和整个国际体系中的影响。说穿了就是把中共名声搞臭。”

伊利夏提指出,美国和西方希望中共最终能开放国家,走向市场经济和民主化,“这些不可能一步实现,所以,美国目前要求关闭集中营,释放所有无辜者。这也包括释放汉族无辜者,张展、耿肖男,良心律师们,社会运动领袖等等在内。这些都是第一步要实现的。”

马海云认为,面对新疆引发的冲突,现在中共的思维正在“东升西降”中,“觉得自己崛起,不可能低头;西方正好求之不得,因为对方越硬名声越臭,长远看就越会丧失基本的合法性;硬碰硬,对西方来说就是牌越来越好打。”

维族人要什么?新疆是否要独立?

伊利夏提的母亲。(伊利夏提提供)
伊利夏提的母亲。(伊利夏提提供)

伊利夏提认为,对维吾尔人来说,希望中共关闭集中营,释放全部维吾尔政治犯,与维吾尔人展开对话,通过对话解决民族间的冲突,最后找到国际社会、维吾尔人、北京都可以接受的路径。

他说:“我作为一个维吾尔人现在要求的,就是关闭集中营,释放全部无辜者,让我们立即和家人能通话,知道各自的安危;让离开父母的孩子与父母团聚;开放维吾尔自治区,让维吾尔人自由进出。”

伊利夏提告诉美国之音,他2006年来到美国,被中国政府定性为“在美国的分裂分子”。这牵连到他的母亲、三个妹妹和六个外甥;他们都被迫切断了与他的联系。

伊利夏提的三个妹妹,左起分别为小妹妹、大妹妹和二妹妹。(伊利夏提提供)
伊利夏提的三个妹妹,左起分别为小妹妹、大妹妹和二妹妹。(伊利夏提提供)

他说:“和母亲最后一次通话是2016年大概8月,当时她79岁。她告诉我,不要再联系她了,因为我把他们害惨了。到今天为止不知道她是否还活着;如果活着,不知道她是在家里,还是在集中营或者监狱里,没有任何消息。和妹妹们也都失去了联系,只知道至少有两个妹妹、一个妹夫和一个外甥女被关在集中营里。”

伊利夏提说,他的六个外甥都在大学毕业后没有工作,“知道有被银行录用的,但是政审后查到和我的关系,很快就被解雇了。”

伊利夏提说:“我觉得,经过集中营之后,对于维吾尔人最好的选择还是独立。我们可以和中国做好邻居,好朋友,不一定要生活在一个家庭里。”

美中较量超越民主 种族灭绝为“最狠牌”

中国坚称,在新疆采取的行动是为了根除伊斯兰极端主义。中国驻欧盟大使张明曾经表示,制裁不会影响北京的政策。

马海云认为,中国所谓的学习班或者改造班,其实不是第一次了。从50年代反右,到60年代70年代对所谓牛鬼蛇神的改造,本质都是相同的,都是通过强制劳动和剥夺自由、剥夺人权,来对特定人群进行精神和肉体的折磨。不过,这次中共把半个多世纪前的手法旧版翻新用在了新疆,被高科技传输到了全世界,导致事件前所未有的发酵,以及国际社会罕有的反弹。

目前,欧洲议会直接取消了一个有关中欧投资协定的审议会;英国保守党议员要求成立议会司法委员会,对种族灭绝指控作出独立评估;在日本,包括东芝、索尼、日立在内的10多家大公司,据称将停止与涉及新疆强迫劳动的中企合作。

美国《外交家》杂志刊文称,这些行动与其说是事先安排,还不如说反映西方加大施压北京的共同愿望。

马海云告诉美国之音,新疆问题之所以从香港、台湾、西藏等众多问题中如此突出,有其内在逻辑。

他说,新疆问题“超越主权、族群和宗教。这个意义上,对于美国和西方其他国家而言,新疆是一张最狠的牌。而且,新疆问题已经使得美中意识形态的较量,不再围绕民主自由的讨论,而是集中于更加普遍的反人类和种族灭绝。其高度和伤害都具有突破性。”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