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22:54 2020年9月21日 星期一

巧妇九妹滇西小哥,中国乡村视频为何能量惊人?


中国乡村视频达人现象并非仅仅属于李子柒一人,事实上,它正在属于一个群体。图为仅油管就有五百万粉丝的云南“滇西小哥”。这是她在一集视频中制作云南食品的画面。(图片为YouTube截屏)

飘着淡淡晨雾的林中传来清脆的马蹄声,一位清秀女郎一抖红色的斗篷翩然下马,摘下几朵沁香的鲜花。这是李子柒。在诗情画意的自然风情中,另一位女郎在制做独具特色的滇西食品。这是“滇西小哥”。

日前,加州大学中国研究院通过线上讨论,展示中国乡村视频近年来在中国一呼百应和走红国际的现象。文化学者李涵博士指出,社交媒体新时代正在让中国人重新发现农村、并把农村生活理想化;这股互联网上的“农村风”能否让长期被忽视的中国农村得以滋养,则需要拭目以待。

李涵博士说,继互联网让中国网红现象和流媒体行业脱颖而出之后,以农村生活为主要内容的乡村视频爆红现象接踵而至,让观众欲罢不能。这些以乡村为根据地的视频制作者,把中国农村生活的方方面面,从各种角度制作成为短视频,上传到互联网,得以通吃国内和国际观众,圈粉无数,也打开了巨大商机。

李涵指出,这些数字化的视频作品尽管质量各不相同,但都宣称反应中国乡村的“原汁原味”。有些制作者用低成本,“土气”的视频,展示自己的日常生活,包括种地,烹饪,畜牧和其他各种生活经历;有些则是摄影技巧和画面都更显精致,把牧歌式的田园景象与工业化前的魅力揉合在起来,呈现给观众;更有一些人成功地把自己的乡村生活展现为乌托邦的同义词。不过,无论手法粗细,这些视频和视频背后的推手都在力图包装中国农村,通过互联网让这个传统上“贫瘠”和“无望”的代名词成为观众“消费”的对象。

李涵认为,这些视频可以分为三个类型。一类是进城务工到无望回乡型,巧妇九妹和华农兄弟就是这个类别的代表。

巧妇九妹家乡是广西钦州灵山县三海镇苏屋塘村。她和丈夫在城里打工10年,数年前决定回乡。九妹的侄子大学毕业,在媒体工作。他两年前说服九妹拍摄日常生活视频上载互联网。2017年5月19日,他们开始拍摄农村短视频,瞬间成功,几个月获得数百万粉丝。九妹家乡是蔬国之乡,原本与外界联络不多,旺季的蔬果多数浪费、烂在树上。据称,粉丝们对拍摄背景中果园十分有兴趣,这使得九妹最终开始出售自己的水果,直到个人的商机扩大为整个村子的生意。现在,九妹从当地进货,然后卖给自己的粉丝。她的自创名人效应促成了当地产品的推销和村子的生意,粉丝们也吃到了新鲜的水果。九妹凭借一人之力改变了当地的经济。

华农兄弟是农村视频中少有的男性团队,分别是刘苏良、胡跃清和谭海洋。他们在油管上有几十万粉丝,一条视频的收视经常有几百万观众,多的有上千万。他们也是2017年开始上传视频的,以竹鼠养殖场为素材,拍摄围绕它的日常生活、与竹鼠的互动,以及吃竹鼠的理由。刘苏良出境解说,胡跃清拍摄,谭海洋做幕后。他们借助视频推销当地的农产品,通过电商平台做买卖。2019年,刘苏良、胡跃清入围第十一届“全国农村青年致富带头人”。

李涵说,“观众认为,这类视频展示的是真实的、原汁原味的乡村生活,与受到约束的城市生活形成鲜明对比,所以每天要看。不过,他们虽然乡土气息浓厚,但是,在维持平衡方面也非常有技巧。而且,每期的气氛都是欢乐的,放松的,自由自在的,看不到乡村生活的艰苦。在形式方面也跟别人不一样,看起来十分随意,像是一个人举着手机录下来几分钟,似乎很少剪辑。就是设备简陋,质量粗燥。给观众感觉是业余人士,而非专业,不是为了商业利益,而是真诚地分享他们的生活。就算后来跟平台签约了,可以更新设备,但是,他们仍然坚持保留从前的粗糙风格。事实上,他们使用自己的形象来宣传产业。九妹获得各级政府的认可,受到众人的追捧。她作为回乡打工妹的背景出现在各种宣传广告中,说她每月通过电商能赚150万,暗示城里打工不怎么成功,现在回乡后巨大成功。媒体的各种报道都这意思。”

第二类是云南滇西小哥为代表,不过这个“小哥”是个女生,只因为个性像男生。她是九零后,是微博2019年度视频红人,十大影响力美食大V,仅油管上就有500多万粉丝。

李涵说,滇西小哥展示云南的少数民族风味,还有制作食品的技巧,让人大开眼界。视频展现牧歌式的自然风情,人与自然和谐相处的诗情画意。她的每个视频都是同样的风格,甚至每个画面都给城市观众展示这样的田园诗。看起来与城市是不同的时空,不同的节拍,让人从摩登都市的繁忙逃离。从摄影的角度,她的技巧比前一类精致。其次,她的内容都是反消费主义,反营利主义,反商业主义。一切都是手工,家制,其中一次用玫瑰花做了五个菜。不过,观众很快知道,这个视频其实是为玫瑰鲜花饼做广告。产品广告说,“用当地花卉,手工揉面制作,新鲜现烤,24小时内到府”。但这并不是自我背叛。如果要倡导云南本土风味,还得依赖现代科技,比方飞机,快递等。所以,观众要看的,是关于农村田园生活的幻想。

第三类李子柒,无疑是最成功的一位,油管频道迄今拥有粉丝一千二百多万。她年龄最小,作品最成熟、最精道,拥有最强大的团队。她的视频几乎就是乌托邦画面,总是突出令人窒息的美景画面,不仅仅是出售乡间山水,更是出售一种营造出来的桃花源主题。她通过镜头告诉观众,自己过着高度自给自足的生活。所有水果和蔬菜都是自己种的,所有鸡鸭都是自己养的,所有咸菜都是自己腌的。除了吃饭这个主题之外,她还把自己描绘成继承中国传统文化的人,比方说自己制作砚台和笔墨,巧妙地用传统文化的传承取代部分乡村风情,把自己包装成了文化大使。两年前,她和故宫食品部签署了协议,“复兴中国传统”。

李涵说:“故宫希望把自己的文化内容商业化,与消费者重新建立联系,尤其是年轻一代消费者,因此,认为李子柒是最好的媒介。李子柒也在寻找高级文化机构为自己背书,故宫可以把她作为中华传统文化承袭者的身份合法化。而且,事实证明,双方的合作取得了双赢,仅推出的龙舟礼盒和中秋礼盒就大受欢迎。”

李涵说,改革开放后,城市化进程导致乡村人口移居城市。农村人口减少,土地被弃,空心化,留守儿童和老人无人照顾等问题层出不穷。在超过40年不平衡发展之后,农村给人的联想就是废弃,落后,贫穷,孤立;而城市的寓意就是更好的经济机会,个人发展空间,以及发达和现代。农村被认为是可怜的,令人同情的。

这些乡村视频的崛起展示的却是相反的画面。这恰恰为当前的另一种趋势作了铺垫,就是民工的回乡运动。离乡背井的民工在城市被边缘化。随着经济减缓,城市生活费用高企,部分务工者,尤其是年轻一代开始回归农村。他们决定回到家乡寻找新机会。农村通过互联网社交媒体被重新发现,令人珍惜,甚至让人追求。

李涵对美国之音说,这一切并不是政府一开始就扶持,而是纯粹偶然。短视频发展,电商发展,城市消费达到饱和状态,很难开发出新的吸引观众的选题和内容。不管商家还是媒体都在开拓新领域,这时候几个农村自媒体踩中了这个节点,自己冒出来。影响力增大之后,当地政府和宣传机构都在帮助扩大影响,尤其李子柒和滇西小哥在油管上很火,政府并没有加以限制,这是很说明问题的。

李涵说:“这些视频目前在西方接受比较好,是因为其内容去政治化,本身不牵扯任何政治争论。想想看,如果政府想利用他们做宣传的话将面临两难。究竟是选择保持纯内容风格,还是带上政治推广?如果带着政治推广的话就会遇到抵触。所以,这是一个难题。”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