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6:51 2017年10月21日 星期六

美议员:美中两国合作空间大于潜在冲突


美国国会共和党众议员克里斯·斯图尔特(Rep. Chris Stewart)在美国国会众议院代表犹他州第二选区。他于2013年进入众议院,在众议院里是拨款委员会国务院及外国运作小组委员会以及情报委员会两个重要委员会的成员。进入国会前,斯图尔特曾在空军担任飞行员14年,1995年,他和队友驾驶的B1轰炸机打破以最快速度完成环绕地球飞行的世界纪录。斯图尔特退役后成为小企业主,成立了一家能源咨询公司,闲暇之余他是畅销书作家,从90年代到今天共推出了十多本著作。他最近在国会山办公室接受美国之音国会记者张佩芝专访,畅谈他对今年大选、川蔡通话及新国会新总统上任后美中关系的看法。

记者:斯图尔特议员,谢谢您接受美国之音中文部专访。

斯图尔特议员:很高兴接受采访,谢谢这个机会。

记者:2016年总统大选结果出乎许多人意料,您认为川普为什么能出人意料地当选为下任美国总统?

斯图尔特议员: 很多人都在问这个问题,这的确让很多人感到惊讶。不过总的来说就是,美国人民渴望改变,他们比较国务卿克林顿和川普,他们的结论是,川普完全是个圈外人,他是历史上第一位过去从来没担任过公职的总统,我想美国人民认为这是一件很美好的事情。

记者:您是众议院拨款委员会和情报委员会的成员,在您看来,新国会和新总统上任后的外交政策优先顺序是什么?

斯图尔特议员:那是个很好的问题,我们面临太多挑战了。比方说,南中国海问题。中东问题。我们过去10年、15年在中东地区耗费了大量血汗和资源。还有俄罗斯普京政策所引发的问题。我拜访了俄罗斯、拉特维亚和波兰等国家,很多波罗的海国家看到俄罗斯的行动后不禁问到,我们会不会是下个乌克兰?他是否也能渗透我们的边界?还有伊朗问题。他们是否会遵守不发展核武的协议?

这些都很重要,不过我认为川普应做的第一件事,就是和我们的盟友沟通。身为国会情报委员会成员,我访问了许多美国盟国,他们告诉我们,美国在哪里?我们不知是否还能依赖美国,你们是否会遵守和我们签署的条约和协议?我认为新任总统首先一定得把重点放在我们盟友身上,向他们保证美国不会退出国际舞台,我们有领导世界的特殊责任,我们可能不喜欢、不寻求这样的责任,但事实是,如果我们不领导,别人会取代我们。而他们的领导方向可能不会让人们受益,所以我希望川普做的第一件事就是向美国盟友伸出援手,向他们保证我们未来会扮演一个正面的角色。

记者:川普在竞选期间多次批评中国,尤其是中国的贸易行为,首先,您如何评估奥巴马总统下的美中关系,川普上任后您希望看到什么样的改变?

斯图尔特议员:首先谈谈我如何评估奥巴马下的美中关系。我六个多月前到中国访问,那是一次很好的访问,我们受到很好的待遇,进行了很好的对话。但另一方面,我们看到中国在南中国海的活动,我对此感到困扰。我看到他们威胁、甚至恐吓部分邻国,这些是小国无法和中国对抗,除非他们相信美国会支持他们,我对此感到困扰。

中国是个不断成长茁壮的新兴强国,这毫无疑问,他们已经是个很强大的国家,他们有个很光明的未来,我们必须做的是,找到一个让两个强国,美国和中国,和平并存的方法。我们认识到他们有他们的核心利益,我们有我们的核心利益,我们如何能合作保障这些利益,这也是新任总统的挑战,我希望他会这么做,我也预期他会这么做。

记者:当选总统川普12月2日接听台湾总统蔡英文的祝贺电话,打破多年外交惯例,引发轩然大波,您如何看这通备具争议的电话?

斯图尔特议员:在我看来很有意思,做为一名军人,我觉得此事似乎被夸大了,我认为我们媒体夸大了此事的严重性,大部分美国人并不觉得有那么严重,我想在中国可能也是一样,他们可能也把此事看得过于严重,让外交官和大使去处理外交惯例和礼仪吧。中国是个新兴强国,他们是个非常强大的国家,我们希望和他们成为合作伙伴,但与此同时,我们有义务保护台湾,我们也希望保护台湾,所以这是个很巧妙的平衡,我了解它很脆弱。我对这通电话的反应就是我们媒体可能反应过度,连一些中国官员也低调处理,所以它没有像部分人士说的那么严重,也不应该是。

记者:未来,您认为美中两国在哪些领域尤其有合作的空间?

斯图尔特议员: 当然有,一个很简单的例子就是反恐战争。中国在西部省份也有和我们一样的担忧,部分其他国家也有这方面的忧虑,所以我们可以在反恐战争上合作。另外我们也可以在帮助部分国家摆脱贫困上合作,例如中国在非洲有很大的影响力,我访问非洲时,到机场或港口,可以看到中国在那里帮助那些十分贫穷的国家发展基础设施。这是另一个我们可以合作的例子。最后就是贸易领域,当美中贸易自由往来时,两国都能从中受益,所以我认为我们可合作的空间远大于可能会发生冲突的领域。就像我刚才说的,两国都有核心利益,我们必须寻找方法保护那些利益,在这同时让美中两国保持像过去三十多年来的友好关系。

记者:在美国国内议题上,共和党国会有哪些优先考虑?

斯图尔特议员:太多了,我在国会只有四年时间,我过去时常感到气馁,但现在第一次我感到十分兴奋,我们现在终于有机会能有意义地对一些问题进行改革,例如税务改革,这会影响我们和中国的关系。我们应该要进行有意义的企业税务改革。另外还有法规改革,不要让美国企业感到美国政府处处为难他们。我曾经是小企业主,很多时候我觉得政府增加了我经营一家小公司时许多不必要的困难。最后,我们要看看我们的国防态势,当我在空军服役(1984-1998)时,我们大约有156个战斗飞行中队,我们现在大约有55个,我觉得我们要正视这个问题,我们不能继续拿走军队资源,我们有很多人认为我们必须重新调整军队的资金,这也将是个优先顺序之一。

记者:您在进入国会前曾在空军服役,也是作者,您在空军时还打破以最快速度环绕地球的世界记录,您可不可以告诉我们那是一个什么样的经验?

斯图尔特议员: 飞行比政治好玩多了,我真不敢相信他们付钱给我让我飞行,飞行真的太好玩了。是的,我拥有以最快飞行速度环绕世界的记录,我当时驾驶的是B1轰炸机,那是一架令人赞叹的飞机,我们承载了84颗每颗都500磅重的炸弹,我们可以以极快速度飞行很远的距离。我必须告诉你,一开始我们并没有计划要打破飞行速度记录,在军中如果我跟他们说,我们来破世界记录吧,他们会告诉我,我们不这么做,那不是美军的目的。但我们当时已经飞了很远的距离,我们从美国飞到中东地区,在当地进行演练后回到美国。我们有一次在进行任务准备时,我想,我们已经飞了地球三分之一的距离,我们何不继续飞行下去环绕一次呢,我们也想测试飞机,测试飞行员,那事实上是一次飞行演练,但同时也十分有趣。

记者: 最后您有什么话想对美国之音在中国的听众观众说的?

斯图尔特议员:我访问过中国,我在访问中国时和在华盛顿期间和中国培养了关系,我们尊重中国人民,我们尊重中国政府,我们希望寻找合作方法。我们有些忧虑,就像我说的,中国在南中国海的行为让我感到十分困扰,不只我一个人有这样的看法。但我认为我们可以解决这些分歧,只要我们能为维系一个长期伙伴关系而努力,我想我们是朝这个方向努力的,我知道我是,我知道其他政府官员也是,我期待看到由这个伙伴关系而衍生出来的正面结果。

您的意见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