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5:09 2024年7月19日 星期五

专访何美乡:中国疫情走完才算是新冠终点


法国医护人员在巴黎戴高乐国际机场的检测中心等候来自中国的航班。(2023年1月1日)
法国医护人员在巴黎戴高乐国际机场的检测中心等候来自中国的航班。(2023年1月1日)

台湾首位参与美国疫情调查服务队的流行病学专家、台湾中央研究院生物医学研究所兼任研究员何美乡博士,最近出版的一本新书《从一个没有名字的病开始》,纪录了人类面对新冠疫情的奇幻之旅。她在接受美国之音专访时表示,依照奥密克戎(Omicron)病毒抗原性及流行病学的属性,新冠疫情已经走到了终点,但若想更万无一失的话,等中国的疫情走完才算是真正的终点。

何美乡是台湾流行病学专家,她曾在中研院生物医学研究所担任研究员直到2015年退休,她也是台湾首位参与美国疫情调查服务队的流行病学专家,曾在“萨斯”(SARS,严重急性呼吸道症候群)期间率先进入台湾和平医院,协助控制疫情,并多次担任世界卫生组织短期顾问。她也协助台湾成功开发H1N1新型流感疫苗,让台湾流感疫情及死亡率获得有效控制。

台湾中研院生物医学科学研究所兼任研究员何美乡博士最近出版一本新书《从一个没有名字的病开始》。(美国之音记者陈筠摄)
台湾中研院生物医学科学研究所兼任研究员何美乡博士最近出版一本新书《从一个没有名字的病开始》。(美国之音记者陈筠摄)

何美乡最近出版的一本新书《从一个没有名字的病开始》,纪录了新冠疫情病毒变异的大竞赛。虽然早自2020年二月开始,她即示警新冠病毒不会消失,必须要研发疫苗和药物进入长期抗疫状态,但她没料到新冠变异株会不断出现,使得原本预期疫苗上市、接种疫苗,然后就可以结束疫情,回到正常生活的步骤,变得跟从前不太一样。这一次,新的变异株一次又一次地出现,让“病毒进入新宿主之后会持续变异”的教科书理论,终于被人们亲眼目睹,也令人见识到新冠病毒将这个理论实现的如此彻底,而且仍在锲而不舍地突变与适应,人类只能不断地调整防疫目标和行动。

在地流行

何美乡在接受美国之音专访时表示,从科学的观点来看,内在传播能力与免疫逃避(逃逸),是病毒取得演化优势的两个招数,而奥密克戎两者都具备。她说,奥密克戎免疫逃避的原因除了其棘蛋白上面的氨基酸位点有诸多改变外,另一种更快速变异的形式则是透过片段基因的互换。但值得注意的是,自新冠病毒出现后,阿尔法(Alpha)、贝塔(Beta) 、伽马(Gamma)、德尔塔(Delta)、奥密克戎(Omicron)等变异株轮番上阵,但在人类已经分析的1100万株病毒基因序列资料库里,竟然看不到任何一个新冠病毒变异株的演化过程,这意味着这些病毒株有可能是隐藏在某种动物中演化,或某些特殊体质的人长期感染所造成的结果。这也是为什么2020年丹麦会一口气把一千多万只人工饲养的雪貂全部扑杀的原因。

何美乡表示,即便奥密克戎有诸多优势,已经取代以往的变异株,成为单一流行病毒株,但显然新冠病毒在人体的适应还未达到最佳点,奥密克戎仍在持续突变中。当今全球各地流行的都是奥密克戎的后裔,如BA.1,BA.5。这意味着奥密克戎很可能成为新冠病毒的代表,在全球已经建立它在地化(endemic)的生存模式,这里所谓“在地”的意思,是指它就此住了下来、不会离开,未来将长期与人类共存,成为全球在地化的季节性呼吸道感染症。

何美乡表示,奥密克戎因为其“快速传播”及“较低致病性”的两个特性,奠定了全球疫情进展的分水岭,也是疫情走向终结的重要转捩点。但她强调,所谓终结并不是说病毒会消失,它其实不会消失,只是奥秘克戎的属性加上新冠疫苗的使用,大幅降低了病毒对整体社会的危害,具有疫情终点的实质效果,让人们可以恢复过上正常生活。

疫情接近终点

她表示:“对我而言,它(疫情)是终点了,但是,就是万无缺失的话,大家都觉得说,那把中国的疫情走完才算真的终点,所以我们是很接近了。”

中国在12月7日放宽防疫措施后,感染人数激增,据中国网络媒体网易12月31日刊出署名为“管理视界”的文章,依据中国流行病学专家、前疾控中心流行病学首席科学家曾光的综合推估,中国可能已有6亿人感染。因此,当有14亿多人口的中国将自1月8日起开放边境的消息一出,很多国家严阵以待。迄今已有美、欧、亚、非洲等四大洲的13个国家宣布对从中国入境的旅客进行强制新冠检测,除了第一波的美、日、韩外,最新加入限制措施的还包括澳大利亚、加拿大以及摩洛哥。

摩洛哥自1月3日起,禁止所有来自中国的旅客入境。从1月5日起,澳大利亚和加拿大均要求来自中国入境的旅客须提供登机前两天内的新冠筛检阴性证明。

中国开放影响不大

不过,何美乡表示,如果将奥密克戎看成是个在地流行的病毒的话,那么有没有中国的人出现其实没有差别,因为这个病毒本来就在当地的社区里面传播。

她说:“假如说中国人来了,他带进来的就是BA.5,或者是我们现在有的,那就是影响不大,因为我们本来就有,我们本来就这么多人在传播。”

她表示,虽然中国人也有可能带进去BA.7变种病毒,而BA.7又比 BA.5有更多的免疫逃避,可能会造成一波病患的丧生,但不会是很大一波,因为绝大多数的人都已经感染过,或是透过疫苗而具有BA.5的抗体,虽然现阶段还没有文献可以说明BA.5跟BA.7的差别有多少,但看起来最不一样的是XBB病毒,BA.5跟BA.7的T细胞保护性都差不多,原本的抗体对BA.7仍具有一定的保护性。

何美乡表示:“所以意思就是说,重症跟死亡还是一样只会发生在不健康的人身上,就是他原先就没有免疫力,不管给他打的疫苗或感染过,他就是免疫性就是不好,他再重复感染更不好。我书中也有讲到这个部分,那是少数的人,大部分的人每打一次疫苗,每感染过一次,他就更强一点。就是大部分的人都是越来越强,并不是越来越弱的。”

何美乡表示,当奥密克戎已经在地流行后,虽然它还是可能再出现另一个新变种,但很可能就是一些不同位点的免疫逃避新株种,就像每年流感病毒的变异点改变一样,“变来变去就是这个样子”,而不至于在全球造成新一波大流行,因为大家都有了免疫力,这也是奥秘克戎病毒抗原性及流行病学的属性。

德尔塔机率小

中国随着染疫与重症、死亡人数增多,而且北京传出的状况似乎比南方广州等地严重,有些传言称,北方的病毒跟南方的不同,可能不只有奥密克戎,还有德尔塔(Delta)以及更多的原始“老旧毒株”。

但何美乡连用三个“非常”来形容,中国有德尔塔的机率非常低,因为在有做病毒基因序列的地方里,人类的流行中已经没有德尔塔病毒了, 而且依照过去中国清零的程度,德尔塔能够在中国人的族群里维持的机率也不大。她说:“我认为唯一奥密克戎的机率是很大的,有Delta的机率是很小的。”

她说,有德尔塔跟没有德尔塔是天壤之别,如果有德尔塔病毒存在,未来的株种就可能是德尔塔或奥密克戎,或者是德尔塔和奥密克戎的重组病毒,那是很可怕的。

何美乡说,可是假如一直都是奥密克戎的话,它就是在免疫逃避的范畴底下变异,虽然有一些变异株会变成比较毒一点,有些会变的比较弱毒一点,但不会有一株非常奇怪的、造成极度严重的情况,“那样子的状况比较少”,这是因为像德尔塔这种致病性很强的病毒株,是需要很多因子、在不同的基因上面,同时变成具有非常强烈的致病性,但这些因素都要同时存在于奥密克戎上的机率不大,因为奥密克戎的后裔,其现阶段新的株种是透过免疫逃避,是慢慢靠一个氨基酸、两个氨基酸的变化而存活,所以它的变化是一个比较缓慢而且有步骤性的,因此要忽然变成一株致病性很强的病毒株的机率很小。

何美乡说,但若是奥密克戎跟德尔塔的重组,那么奥密克戎就可以很容易拿到德尔塔的致病因子,那么情况就会完全不同。

南北病毒应无不同

何美乡并表示,中国南方跟北方的病毒应该没有不同,都是奥密克戎,只是病毒在不同的季节、温度下,会有不同的致病性,在越冷的冬天症状就会越严重。北京的天气比较冷,所以大家比较会把门窗关起来、聚在一起取暖,使得病毒量变得很高,所以被感染的病毒量自然也会比较高,症状看起来就会比较严重,这可能就是其中一个因素。

何美乡说,对于已经在地化且持续突变的病毒,任何国家想以清零防疫为策略,都将付出无谓且无比的代价,而且换来的是全民逐渐减弱的防疫韧性。在已有新冠疫苗并有药物的今日,中国应尽快先对危老族群施打疫苗,而且疫情都是从大城市蔓延开来的,所以要先顾好大城市并备妥药物。

做好病毒基因序列分析

何美乡还说,若想知道中国14亿人开放后会对世界造成什么样的影响,最重要的一件事,就是中国必须要针对重症与死亡病例做好病毒基因序列分析,尤其是针对年轻人来分析,才能知道这些重症与死亡是来自于原本已知的病毒株种,还是有新变种出现。

她说,外界之所以会担心中国人入境,是因为怕带进新变种,但中国的资料不透明,无法为自己提出有力证据。中国如果想跟别人沟通,证明中国人民出境是安全的,那就必须提供中国自己重点监测的病毒基因序列,尽到国际社会的责任,才能保护好自己的国民。

评论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