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34 2020年7月4日 星期六

时事大家谈:美中“媒体战”再升温,北京的攻势VS华盛顿的反击


时事大家谈:美中“媒体战”再升温,北京的攻势VS华盛顿的反击
请稍等

没有媒体可用资源

0:00 0:30:00 0:00

时事大家谈:美中“媒体战”再升温,北京的攻势VS华盛顿的反击

美中两国围绕新闻媒体的冲突可能进一步升级。美国国务院6月22日宣布,将另外四家在中国有业务的美国官媒列为外国使团,包括中央电视台、中新社、《人民日报》和《环球时报》。

时事大家谈:美中“媒体战”再升温,北京的攻势VS华盛顿的反击
请稍等

没有媒体可用资源

0:00 0:30:00 0:00

这一行动很有可能会招致北京某种形式的报复。在此之前,华盛顿已将新华社等五家中国官媒机构列为外国使团。

美中两国的“媒体战”源起于今年2月中国新冠肺炎疫情期间北京大举驱逐华尔街日报等几家美国主流大报的驻华记者。这场冲突为什么会愈演愈烈?

华盛顿强势反击北京宣传攻势的背后有哪些考量?美国负责东亚和太平洋事务的助理国务卿史达伟 (David Stiwell) 说,这些中国官媒机构都不是独立的新闻媒体,而是中国宣传机构的人员。如何看待美方对这些中国媒体机构的定性?

党和国家的媒体都“必须姓党”

澳大利亚悉尼科技大学教授冯崇义说:“我觉得(美国的定性)是完全恰当的,美国早就应该这样做了。因为我们都知道,如果从两个方面一个是法律定位和这个政治定位。从法律的定位来说,中国的官媒它本身就是党和国家的机构。中国这个制度底下它从法律上不允许私人去办新闻媒体。所有这些党媒工作人员都是这个国家干部的编制,虽然他也雇一些临时工人来给他打苦力,但是他的这些正式的从业人员都是编制内的国家干部。他这个机构,就是被当成党政机构,或者直接把它当成是党和政府的事业单位。所以他自己就是这样定位的。如果从政治上去定位它呢,那是我们一直讲这是党的喉舌。因为大家都还记得2016年2月习近平去视察央视、人大、《人民日报》。以后在人民大会堂里,他就直接宣布所有党和国家主办的媒体都是党的宣传阵地,必须姓党。而且非常明确的要求你要服从党的领导,体现党的意志,听党的指挥。所以它的定位本身就是从这个政治和政权性质来决定党领导一切,党高于法律领导一切。党领导的媒体他就是党和政府的机构,这一点都没错。”

中国官媒负责人都是部级干部

旅美法律学者、独立时评人虞平表示赞同。他说:“对,我觉得这个定义是恰当的。原因从两个方面看,其实美国对外国媒体把它定位成外国使团,他是有一个确切定义的,外国使团在美国,他如果是从事的国家的这样的一个行为,而且他所代表的不光是一个外交的行为,他从事国家所赋予他的其他官方行为的这一些机构,都可以被定为外交使团,或者外国使团。那么从这个定义上讲,符合美国的这个对外交使团的定义。第二个我想就刚刚冯教授提到那个关于在国内它的定位。我也想做一个补充,比如说新华社、《人民日报》,他们都是有国家干部的官式编制,还是等级的。新华社的主要负责人都是部级干部,而且比一般的部级干部的可能还更重要一点。《人民日报》同样是这样的。在历史上和现实来看,从官方的定位是这样的。另外从民众的感觉上讲,我自己也在一些社交媒体问过那些哪怕是最支持中国官方媒体的人,他们也都承认这个不是自由媒体,是一个官方的媒体…所以从常识上讲,大家都认为这是个官方媒体。”

中国官媒在海外进行宣传的行为一直存在。为什么美方在近年来就中国媒体的议题加大对北京的压力?还有美国官员表示,中国驻美媒体中存在相当数量的所谓情报人员。情况究竟如何?

美中进入全面冷战的“前奏”

虞平认为,这个判断应该是有一定的依据。他说:“我们不知道官方,特别是安全部门掌握了什么样的信息。但是,最重要的一点不在于这些驻美国的中国媒体,他的成员有情报人员,更重要的是最近一两年来美中关系发生了根本性变化,这个变化我们用一个比较通俗的话来说,就是开始进入冷战的模式。其实你看双方的意识形态对立,到他的宣传机构或者是媒体的限制,应该说,即使不是已经进入,也是在进入冷战的一个开始阶段,或者说那一个前奏。那么,现在美国认识到,像中国驻外媒体所承担的国家职能,也是给中国过去这些年来的所谓软实力提供了一定的基础,这对美国在过去这一两年里面所得出来的国家战略的转变是密切相关的。比如说一个月以前,美国国务院的国家安全委员会颁布了一个对中国的战略声明,一个白皮书,就定位中国和美国是全面的一个竞争关系,并且他们要吸取过去的教训。。。我倒不认为情报那个作用会有那么大。因为从人数上讲,他们是没有那么多的作用。但是更重要的这是一个全面冷战的一个前奏。”

北京驱逐和限制外国记者,是否表示北京已经不需要外国媒体对中国进行报道?这是北京的“自信”还是另有原因?

习近平要恢复到毛时代极权主义

冯崇义认为,主要原因还是在习近平。冯崇义说:“习近平上台以后,中共政权有一个重大的转向,他就想把一个不断削弱的后极权政权重新恢复到极权主义政权里头去,他是想全部控制。因为这个后极权本身,它内含的内容就是改革开放。对外国开放、对西方开放、也包括对西方媒体开放。他要融入这个国际社会,让这个国际社会接纳它。可是习近平他要恢复到毛时代那种极权主义,要控制一切。然后跟西方的敌对整体上升级了。就是直接在政治、意识形态、价值观、普世价值全面的否定。因为邓小平也好,江泽民也好,胡锦涛也好,从来不敢去正面挑战普世价值。而习近平把宪政民主、普世价值都定为不能谈,做为一个敌对的一个观念,要踩在脚下。所以他这个更深刻的根源,就是他现在是一个极权主义复辟的一个政权。所以,他是不愿意容纳跟他不同的任何声音,包括外国的声音。所以他现在这个升级,除了是这个对实力的判断之外,他更深层的理由是来自于这个制度和这个价值观方面的一些倒行逆施和复辟。

美中“媒体战”的起因可以追溯到去年美国政府要求新华社、中国环球电视网CGTN注册为外国代理人。当时美国的说法是出于对等原则。后来,北京驱逐华尔街日报记者予以报复,导致两国的媒体战愈演愈烈。那么在两国的媒体战中,哪一方的损失更大?

媒体战爆发 对中国影响更深

虞平认为,媒体战对中国的影响将更严重。虞平说:“我觉得中国限制外媒,不是现在开始的,可以追溯到二十年前。但是,现在更加剧了,原因就是我觉得国内的这个不自信增强了,所以在这个意义上讲,他限制媒体早就开始。如果说西方有损失,它的损失早就开始。比如说不让美方或者外国媒体去自由报道,限制他们跟别人接触,那么这样的报道质量也很差,所以呢对媒体来讲,我们不仅要看报道的数量,还要看报道的质量,报道的自由度。所以在这点上我觉得最近的这个双方媒体战,对西方的媒体对美国的媒体打击并不大,因为问题早已经发生了。但是,西方开始重视了中国媒体的这样一个作用,特别是大外宣的作用,现在开始限制,我觉得这倒是中方现在所面临的一个极大的困境,包括不光是现在讲的这9家媒体,以及围绕着9家媒体所展开的那些外围的媒体,所谓的大外宣,所以在这一点来讲,我觉得这一次媒体战集中的爆发,影响应该说对中国那一边更深远一些。”

《环球时报》主编胡锡进在推特发文称,“《环球时报》是以市场为导向的媒体…美国的决定是荒谬的。”如何解读胡锡进还有中国驻外大使、外交部发言人等利用美国社交媒体平台频繁为中国政府发声的现象?

胡锡进“市场化媒体说”是“低级骗术”

澳大利亚悉尼科技大学教授冯崇义说:“恕我直言,象胡锡进这么一个主编,他在我的眼光里头,他是一个毫无良知,就是不知道羞耻的一个骗子。他本身是个国家干部,他在这个社交媒体上不断的在装扮他好像是个民间的声音,有时候还喊两下他也受控制了,如何如何。但是他是在侮辱世人的智商。因为大家都很明白,他自己也很明白他自己的身份。你如果讲他这个市场化媒体,你可以讲有一点内容的,就是现在中国的官媒,它是权力和市场通吃。双方通吃,一个是国家拨款、国家操纵,同时又到市场上去割韭菜。就是他要去登广告拿市场的收入,他是商业和政权双方通吃,他却把这样的一个在市场上去收割民脂民膏这样一个行为,来作为证据来证明他是一个市场化的媒体,这种骗术是非常低级的骗术。我想对国际上的人或者国内的人没有人会相信他这个骗人的鬼话。”

之前美方也把焦点放到凤凰卫视,这个半官方或者有中国官方背景的媒体,但凤凰卫视这一次并没有上榜。为什么?凤凰卫视在中共大外宣上扮演什么样的角色?

美方应将大外宣外围媒体定为下一个目标

独立时评人虞平说:“我们看到的9家官方媒体只是冰山之一角,其实浮在水面下面的那一个冰山的一大部分的就是像现在的凤凰卫视这样的媒体,包括在美国的一些中文平面媒体。他们在过去这些年里已经被中方的资金渗透,甚至被外宣政治渗透。这些都是现在大家要注意的非常重要的问题,包括你刚讲的社交媒体上面以官方身份出来宣传中国政府的政策。这是西方现在正面对的一个重大挑战…我刚刚说,我在自己的社交媒体上做过一个简单的调查,最拥护这个中共政权的那些人,他们也不信这些官方的宣传。反而是这些社交媒体,包括外围的像凤凰卫视这种媒体,倒更加容易引起别人的误解,或者比较容易骗取信任。在这个意义上讲的话,我觉得下一步这九个媒体定完了后,下一步美国的目标可能就是这些叫做大外宣的外围媒体,以及社交媒体上面那些利用公共平台进行这个外宣的一些个人或者一些组织。”

脸书论坛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