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3:56 2017年8月24日 星期四

伊斯兰国噩梦过去 摩苏尔居民修复墓地


“伊斯兰国”激进分子要求摩苏尔当地人砸断墓碑。他们认为这种写上死者名字的墓碑违反了伊斯兰教义。(美国之音希瑟·默多克2017年1月29日拍摄)

巴萨姆在俯瞰摩苏尔东部的山坡顶上的一处公墓工作。他说:“‘伊斯兰国’激进分子夜里会把一车车的囚犯带到这里。人们抽烟了,衣服穿错了,或者做了任何‘伊斯兰国’禁止做的事情,都会被强迫来这里砸毁墓碑。”

在摩苏尔一处拥挤的墓地,一个孩子的坟墓用小毯子做标记。(美国之音希瑟·默多克2017年1月29日拍摄)
在摩苏尔一处拥挤的墓地,一个孩子的坟墓用小毯子做标记。(美国之音希瑟·默多克2017年1月29日拍摄)

激进分子对当地人说,那些标有亲人名字的墓碑违反伊斯兰教义。摩苏尔城东部的穆斯林对伊斯兰教的解读与“伊斯兰国”不一样。伊拉克军队目前已经完全控制了东部。

哀悼者在摩苏尔安葬一位女性长辈亲属。(美国之音希瑟·默多克2017年1月29日拍摄)
哀悼者在摩苏尔安葬一位女性长辈亲属。(美国之音希瑟·默多克2017年1月29日拍摄)


巴萨姆就住在墓地边,他看到过一些居民冒着被“伊斯兰国”分子发现的危险,偷偷返回墓地,修理残碑。星期日,烘烤师奥马尔在掩埋了一位女性长辈亲属后说:“我有个朋友因为在街头吵架时动粗口说了诅咒的话,就被他们砍了头。一点小事都会让你没命。”

看到有更多的尸体被埋入他们亲人的坟墓,很多居民,比如哈萨姆·哈里感到伤心。(美国之音希瑟·默多克2017年1月29日拍摄)
看到有更多的尸体被埋入他们亲人的坟墓,很多居民,比如哈萨姆·哈里感到伤心。(美国之音希瑟·默多克2017年1月29日拍摄)


其他居民说,现在“伊斯兰国”分子被赶走了,他们打算修复被砸断的墓碑,然而,过去两年半来死亡的人太多了,找到坟墓已经不容易了。

伊斯兰军人检查一名“伊斯兰国”武装分子的尸体。当地居民说,他是在拍下这张照片的一个星期前被联军空袭炸死的。(美国之音希瑟·默多克2017年1月23日拍摄)
伊斯兰军人检查一名“伊斯兰国”武装分子的尸体。当地居民说,他是在拍下这张照片的一个星期前被联军空袭炸死的。(美国之音希瑟·默多克2017年1月23日拍摄)

“在‘伊斯兰国’之前,这里是一块很小的本地人的墓地,”巴萨姆说,“如今是大墓地了。”

在伊拉克军队控制的摩苏尔东部随处可见“伊斯兰国”破碎的宣传标语。(美国之音希瑟·默多克2017年1月29日拍摄)
在伊拉克军队控制的摩苏尔东部随处可见“伊斯兰国”破碎的宣传标语。(美国之音希瑟·默多克2017年1月29日拍摄)


摩苏尔这处以及其它的墓地都已“尸满为患”了。当地居民、社会学教师塔哈·加尼姆说,两具尸体会上下摞着入土,或者两三具尸体共用一个坟墓。

加尼姆在一处小市场外卖鸡蛋、汽水和香烟。他解释说,“我们当时被困在这里,没办法去伊拉克控制区,所以只能把我们所有的死者都埋在这里。”

下落不明的遗体

“伊斯兰国”会因各种罪名杀人,包括曾经是伊拉克军警,有婚外情,打手机,等等。犯有这些所谓“罪行”的人的尸体几乎全都下落不明。

巴萨姆说:“他们杀人的时候,从来不让你埋葬他们。”

尸体经常会被示众,而且有字条描述他们的罪行,以此来警告公众。据信,这些死者的遗体被丢进了垃圾,如今深埋在“伊斯兰国”控制的摩苏尔西部的大型垃圾场中。

烘烤师奥马尔说:“他们杀了人,把尸体吊在交通信号灯上。我们有时不让孩子出门,因为我们不想让孩子看到。” 奥马尔有个一岁的儿子。

在伊拉克控制的城区及周围乡村到处散落着“伊斯兰国”武装分子的尸体,有些已经躺在那里几个星期了。

难以承受的破坏

在墓地,哀悼者哈萨姆·阿里埋怨掘墓人巴萨姆,指责他亵渎了他们家族的墓地。阿里说:“你用了我们家的墓地,把它们毁了。你把别人也埋在他们的坟里。”阿里的两个姐妹和一个侄女死于伊斯兰极端分子之手。

她们被杀的事情发生在“伊斯兰国”之前,不过阿里说,对很多居民来说,“伊斯兰国”、“基地”和其它激进组织都没有什么两样。

巴萨姆不服气。他说,他没有什么选择,只能掩埋所有的死者,而墓碑不断被毁,让他没有多少信息,弄不清到底该在哪里掘墓。巴萨姆说,摩苏尔东部遭到的摧残太多了,他无力抗拒。

他辩护说:“‘伊斯兰国’强迫我埋人。没有别的地方可埋。”

您的意见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