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00 2021年9月17日 星期五

美国政治两极分裂,第三党真能成为黑马突出重围吗?


资料照片:位于美国首都华盛顿的两座雕塑,左边是象征美国民主党的驴,右边是象征美国共和党的象。(2008年8月25日)

政治学家伯纳德·塔马斯(Bernard Tamas)称,共和党人利兹·切尼(Rep. Liz Cheney, R-WY)被赶下她在众议院的领导地位可能会为另一个政党的出现提供肥沃的土壤。

“我觉得出现第三党挑战的时机基本上已经成熟,很大程度上是因为美国政治的两极分化程度,尤其是共和党的向右移动,” 佐治亚州瓦尔多斯塔州立大学副教授、《美国第三党的消亡与重生》(The Demise and Rebirth of American Third Parties)一书的作者塔马斯说。

但塔马斯也表示,美国政治的历史表明,即便出现一个第三党,它也将是短命的,而且在选举中也不会成功。

在怀俄明州联邦众议员切尼公开与前总统特朗普决裂,驳斥了他有关去年11月总统大选中普遍存在舞弊的毫无根据的指控后,联邦众议院的共和党人剥夺了切尼的共和党会议主席职位。在2020年的大选中,特朗普输给了民主党人拜登。

“如果你看看现在的两党,民主党对反对派所做的更多的是将他们融合进来…这在很大程度上是一个大撒网的战略,” 塔马斯说。“但共和党人越来越走向于排挤温和派,排挤任何挑战前总统特朗普的人。”

他说,从历史上看,这些情况与美国出现第三党的其他时期是一致的。

搅局的第三党

支持贫困农民的民粹党(The Populist Party)出现于19世纪90年代,到1900年就消失了。然而,在其存在的短暂时间里,它对民主党构成了足够的威胁,以至于该党最终采纳了民粹党的一些理念。

1912年,由前总统西奥多·罗斯福(Theodore Roosevelt)领导的共和党中更进步的派系与共和党分裂,组建了进步党(Progressive Party)。罗斯福随后在普选中赢得了比共和党提名人威廉·塔夫脱(William Taft)更多的票数,但两人最终都输给了民主党人伍德罗·威尔逊(Woodrow Wilson)。虽然这一分裂在投票站伤害了共和党人,但此举最终将共和党推到了更为中间派的立场上。

对分裂选票的担忧可能不利于第三党的候选人,这有助于两大政党保持其在政治上的主导地位。

“当选民进入投票站时,他们必须进行一番计算。他们或许更喜欢一个他们认为不会获胜的人,但就这么扔掉你的选票也毫无道理,” 纽约克拉克森大学政治学系助理教授亚历山大·科恩(Alexander Cohen)表示。“那些向竞选阵营捐款的人和那些进行政治运作的人相互认识到,这是一种模式,所以他们很少支持第三党候选人,因为这不会取得成功。”

根深蒂固的政治体制

科恩说,如果不从根本上改变政府结构以及竞选和竞选资金相关的规则,就很难摆脱两党制。

“在美国,两个主要政党花费了大量的时间和精力,并制定了有利于自身延续的法律,使得第三党很难出现,” 科恩说。“在一些州,法律规定第三党需得到比两个主要政党更多的选民签名才能参与竞选,而两个主要政党的竞选资格则是自动获得的。所以,两个主要政党不想要竞争对手,于是他们设计了一种进一步加大第三党竞选难度的制度。”

在科恩看来,第三党候选人可能会在规模较小的地方选举中获胜,但他说,在更为重大的竞选中,两党独大的局面将不会被改变。

“你会注意到,利兹·切尼并没有离开共和党。一旦她离开,她的政治生涯就完了,” 他说。“那些你觉得最有可能说出’我要离开了,我们将开创一场新运动’的政治人物其实不会这么做,因为他们知道这不是能让他们的政策得到代表的方式。”

塔马斯也认为,第三党在关键选举中持续获胜的可能性非常小。他说,他们的关键影响力一直是通过搅局实现的,他们的搅局导致两个主要政党在政治立场上变得更温和。

“与大多数其他国家相比,(美国的)第三党是弱势的,这为他们留下一个特殊的战略,那就是攻击其中一个政党,暂时性地扰乱政治,他们的预期是这不会为他们在政治上赢得永久性的一席之地,” 塔马斯说。“这只会造成一次航向上的修正。”

脸书论坛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