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9:49 2019年4月24日 星期三

日本推进印太战略 加强印度洋警备能力


菲律宾总统杜特尔特2016年11月参观日本海保厅舰船(路透社)

日本政府决定本月派遣海上保安厅专家组成的“移动合作团队”(Mobile Cooperation Team)到东非吉布提,训练吉布提边防部门取缔可疑船只,并预定今年7月前也向南亚外海的斯里兰卡派遣该团队,训练斯里兰卡边防部门操纵日本提供的两艘海上巡逻舰等。

日本共同社称,此举是基于执行首相安倍晋三倡导的“自由与开放的印太战略”理念,为维护自由航行,与价值观共有的各国合作,努力确保东亚至非洲的海上要道安定。

仿南中国海援助

在中国与南中国海沿岸各国激烈争夺南中国海主权的过去几年里,日本政府已通过向菲律宾、越南、印尼等纷争当事国提供了海保厅退役的巡逻舰、巡逻机等,并提供相关训练来提升这些国家边防的能力。

训练原来主要是向这些国家派遣海保厅官员,现场指导操纵日本提供的装备等。2016年7月国际海洋法庭判决中国主张的南中国海主权根据无效,中国无视并继续在南中国海扩大填海造岛工程以后,日本决定向南中国海沿岸国增设学习国际海洋法等海防基础常识的训练课程。

除了向各国派遣专家讲课外,也在位于日本广岛的海上保安大学进修9个月的课程里增设国际法等知识。 印尼、马来西亚、菲律宾、越南等国边防部门虽都派遣过官员到日本受训,但也仍存在期待日本送讲上门的必要和要求。

去年10月海保厅正式成立了由7名海保厅国际合作推进官组成的“移动合作团队”,来响应外国期待,去年11月首次向菲律宾派遣。

以援助海防为主

中国进入二十一世纪后,在巴基斯坦、缅甸、孟加拉、柬埔寨、斯里兰卡建设可停泊战舰的深水港,引起日本对中国包围印度洋的警惕。去年中国在吉布提日本自卫队基地的附近建设了中国在海外的首个军事基地,更促发日本在印度洋对抗中国威胁的决心。

日本对抗中国海洋行动包括海防和军事两方面。基于二战结果和中日历史纠纷,日本在军事方面极力防备被中国通过鼓动国内外舆论来作为武力争夺尖阁诸岛(中国称钓鱼岛)或正面与日本武力冲突的理由。

但在海防方面,尽管中国经常指责日本海保厅,但国际社会对成立了70年的日本海保厅和海保学校以及成立67年的海保大学的广泛评价是,不仅海防系统根底扎实、专业和精通、遵守国际法,而且技术规范、装备先进,近年东南亚国家的信赖与期待尤其高涨。

去年9月日本举办第一届“世界海上保安机关峰会”(Coast Guard Global Summit)时,包括中国海警局和东盟10国、印度、孟加拉、巴基斯坦、斯里兰卡、香港等亚洲国家和地区,以及欧美国家等38国、地区海防机构和国际海事机构(IMO)等3个国际海洋机构出席,峰会上各国纷纷赞扬日本海保厅对维护地区海洋秩序、海难救援、提升和平海防手段所作的贡献。

显军力轻重有别

军事上日本过去几年不断增强与印度军事合作,日美印也在印度洋举行马拉巴尔军演。日本海上自卫队舰艇去年到南中国海也很常见,包括去年6月日本最大的护卫舰“出云号”出访东盟10国并邀请各国官员登舰巡游南中国海。

前日本潜水艇艇长山内敏秀(美国之音歌篮)
前日本潜水艇艇长山内敏秀(美国之音歌篮)

但日本舰艇在东中国海,尤其是尖阁诸岛附近的行动极为谨慎。研究中国海军的前日本潜水艇艇长山内敏秀分析指出,中国舰艇近两年不时出现在尖阁诸岛附近海域,上个月核潜艇还故意浮上海面并升起大于一般潜水艇国旗几倍的中国旗,完全是一种政治秀。他说:“中国的意思就是‘我来了,你怎么样!’,习近平政权翘首以待的就是日本出动舰艇迎上,那么中国刚好以保卫领土的理由出击,届时中国舆论会配合行动大欢呼、国际舆论也难谴责中国。”不过山内也认为,中国目前的最大霸权目标不是东中国海和南中国海,而是印度洋。

印度洋是海上极为重要的交通枢纽,印度洋沿岸国、亚洲各国和地区、部分非洲国、中东多国、澳大利亚等大洋洲国家的航道都要经过印度洋。

按美国能源信息署的统计,印度洋2016年运送各国的石油每天4000万桶,约占全球每天所需的石油量一半。中国通过印度洋输送的贸易量约占海上贸易量的85%,石油运输量约占石油运输总量的3分2。

印度洋是生命线

日本最早在印度洋的军事活动是1914年第一次世界大战期间,出动舰艇与英国联合在印度洋防卫航道;二战期间日本军事扩张到印度洋,包括潜水艇活动;二战战败至东西方冷战结束前,日本自卫队约半世纪不曾在印度洋活动。二十一世纪美国遭遇9·11恐怖袭击后,日本舰艇开始到印度洋援助美军,后来也援助其它国际联合部队反恐作战。同时日本援助印度洋沿岸国灾害、打击海盗行动等,舰艇、飞机也到了印度洋。

日本所需的石油基本全靠进口,主要来自中东,印度洋是日本从中东进口石油9成必经的航道,参加打击索马里海盗,也有保护航道目的。2012年伊朗威胁要封锁霍尔木兹海峡,更加深日本忧虑,安倍在国会说明解禁集体自卫权,曾以日本必须参加国际印度洋扫雷行动为例。

近年伴随中国、印度和东南亚各国经济崛起,经过印度洋航道的运输量正以每年约4成的速度增加,更突出了印度洋航道的重要性。

但日本最忧虑的,其实还是中国核潜艇在印度洋巡航等逐渐活跃的军事行动并向孟加拉、巴基斯坦、泰国出口潜水艇等对印度洋周边国家的影响。

中国瞄准印度洋

孟加拉2013年决定购入2艘中国常规型“明级”旧潜艇,去年3月起航;巴基斯坦2015年与到访的习近平讨论购入8艘中国“元级”潜艇的事务,2016年中国确认,并同意4艘在巴基斯坦建造;泰国去年4月决定购入中国1艘“元级”新潜艇并准备再购入2艘。

“明级“潜艇是中国1970年代根据1950年代苏联(俄罗斯前身)提供的技术设计、建造,2003年4月发生重大事故,舰上70名官兵全部遇难。“元级”潜艇是进入二十一世纪后设计、建造,是“明级”下一代潜艇。

多次出席中国观舰式的山内说,中国是进入二十一世纪后才拥有真正意义上的海军,不过发展得很快,现在建造的一些护卫舰已很漂亮。但潜艇仍是初级水平:噪音大、危险性高。他对孟加拉、巴基斯坦、泰国购入中国潜艇说:“‘明级’、‘元级’价格差距大到位数不同,但潜艇是战略性军备,无论多差,任何海域只要传说有潜艇,就会令所有经过的外国船只不安”。对记者问中日潜艇水平相距多大,山内想了想,含蓄地说:“换了是我,真不敢搭乘,性命攸关”。

中国向这些国家出售潜艇,附有建设供中国潜艇停泊的军港和修补、补给专用设施等符合中国潜艇规格的条件,实际上是增加了中国潜艇维修和调遣的海外据点。中国还有通过购入中国潜艇的国家加快收集海底结构、敌舰音等数据的意图。

国际忧虑印度洋

山内说:“每一艘潜艇必定发出不同声音,根据声音就能判断对方是哪艘潜艇,所以静音是制造潜艇的重大课题。中国收集印度洋数据要达到美国及同盟日本所掌握的周边海域数据水平,需要半世纪通过低调活动不断积累庞大数据,如果中国真的是想一步到位,那就太狂妄。”

《日本经济新闻》周六(2月24日)刊登一篇题为“中国步趋海洋强国 海外港湾30个-运用4艘航母群的观察”的分析报道,指中国2017年国防费超过1万亿人民币,比2000年增加10倍。报道称中国海外基地虽只占美国的3成,但正追赶成世界第二位,尤其是重点强化海军。为了在印度洋、西太平洋确立能与美军对抗的存在感,中国打造量高于质的海军。

3天前英国路透社报道说,当中国海军舰队这个月航行到东印度洋时,激发位于该海域的马尔代夫岛国政治混乱而宣布全国进入紧急状态。

《读卖新闻》指出,基于吉布提和斯里兰卡已被中国作为重要据点并推进港湾开发,日本要阻止中国的海洋霸权,紧急派遣海保厅“移动合作团队”到吉布提和斯里兰卡,是既要影响印度洋沿岸国理解日美“自由与开放的印太战略”,也要援助海上航道要塞的吉布提和斯里兰卡。

您的意见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