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1:07 2020年9月30日 星期三

被清华扫地出门,许章润感谢哈佛发聘书:心照神交,吾道不孤


“被嫖娼”的中国自由派法律学者许章润日前收到美国哈佛大学费正清中国研究中心为期一年的研究员聘书。

中国自由派法律学者许章润日前收到两所大学的通知:一封是将他扫地出门的中国清华大学发出的“失业人员告知书”,另一封是美国极负盛名的哈佛大学费正清中国研究中心寄来的研究员聘书。

许章润长期担任清华大学法学院教授,在发表一系列挑战习近平权威的檄文之后受到当局打压。

7月6日,多名警察将他从北京的家中带走,指控他嫖娼;9日,清华大学人员赴看守所告知他被开除教职和公职,并于15日对外公布开除令,理由是“道德败坏”。

8月7日,美国哈佛大学非正式致函许章润表达慰问和邀请意愿;13日,该校费正清中国研究中心向许章润发出为期一年的合作研究员聘书。

“我们非常敬重许教授的学术工作。鉴于最近的事态发展, 我们认为应该做出支持姿态,因此我们邀请他申请这一职位,” 费正清中国研究中心媒体专员詹艾文(James Evans)通过电子邮件对美国之音说。

詹艾文说,尽管通常合作研究员的职位都是由学者本人提出申请,再由校方核准,但在当前情况下,他们认为 这是“及时表达对许教授支持的有效方式”。

“他是一位出色的学者,我们很高兴将他视作合作研究员,希望这种合作关系有助于他继续从事学术工作,”电子邮件写道。

星期三(8月19日)许章润发表了一封“致敬哈佛诸君”的回信。这封文白夹杂的信函 延续了他一贯的特有文风,并由知名澳大利亚汉学家、历史学家白洁明(Geremie R. Barmé)译成英文。

许章润在信中说,哈佛大学费正清中国研究中心“蔚为世界汉学中心”,对于接到聘书,他感到“衷心欢喜”、“与有荣焉”。

他写道,“追求真理,捍卫公义”是天下书生的共性,也是自由思想的本根。 来自哈佛学人的邀请让他感到“心照神交,吾道不孤”。

他在信中继续抨击中国执政者的极权统治,称其“野心复燃,心心念念的还是唯有‘江山’二字”,抗拒现代普世文明,八年来倒行逆施,“将亿万国民的血汗积攒几乎挥霍殆尽,国运之岌岌危殆”。

“吾人坚信,正义踟躕于途,但总会到来,纵便为此必须献上头颅,” 许章润写道。

旅美时政评论人士鲁难和许章润同在一个公共知识分子组建的微信群里。他告诉美国之音,“被嫖娼”的许章润离开看守所后,在朋友圈中发表了两幅由电影导演胡杰创作的版画:一个女人在众目睽睽下被吊死和她手捧头颅的画像。

“这种视死如归的精神,他一直存在,从来没有屈服过,” 鲁难对美国之音说。

一天前,许章润在微信群中发出了他的“失业人员告知书”,并做了一首打油诗。这个微信群随即被查封。群里的很多成员——许章润本人、包括为他发声的清华大学教授郭于华的微信号也阵亡了。

同样被炸号的鲁难说,中国的知识分子都有心理准备——要么和当局同流合污,出卖良知为他们唱赞歌;要么遭迫害,被端掉饭碗,甚至锒铛入狱。

“企业家不是在监狱里就是在通往监狱的路上。中国的知识分子不是被嫖娼,就是在通往被嫖娼的床上,”他说。“大家都已经司空见惯了。”

鲁难告诉美国之音,许章润目前人身安全尚有保障,但是可以100%地断定,他是被边控的。许章润本人也清楚这一点,哈佛大学的邀请他是无法赴约的。

近年来,多位中国学者出境受阻。2018年,中国自由派民间智库天则经济研究所所长盛洪和另一名经济学者在机场被告知,他们被禁止离境,无法赴美参加一场有关中国改革开放40年的研讨会,理由是“危害国家安全”。

鲁难说,中国政府维持统治靠的就是两点——枪杆子和笔杆子。他们随时可以用枪杆子镇压不喜欢的人,也时时想把笔杆子牢牢攥在手心里。

“过去曾经有一句话讲,诺大的中国已经摆不下一张书桌了,现在的中国是连一个笔尖都不让你放下了,”他说。

美国总统大选首场电视辩论会

VOA卫视最新视频

特朗普、拜登积极准备2020总统大选首场电视辩论
请稍等

没有媒体可用资源

0:00 0:04:19 0:00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