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23:56 2020年1月18日 星期六

特朗普财务记录保密之争难分难解,官司打到最高法


2019年12月13日星期五,特朗普总统在华盛顿白宫椭圆形办公室与巴拉圭总统马里奥·阿贝多·贝尼特斯会晤时发表讲话。 (美联社照片)

美国最高法院星期五(12月13日)表示,将听取特朗普总统关于保持其税收、银行和财务记录私密性的要求。这是总统与国会之间的重大对抗,也可能影响2020年总统大选。

最高法的辩论将在3月下旬举行。由于特朗普正在竞选第二个任期,大法官们准备在6月做出裁决。最终裁决如果是总统失败,可能会导致迅速公布特朗普一直力图保密的个人财务信息。作为正在进行的刑事调查的一部分,最高法院将裁定,曼哈顿地区检察官是否可以获得特朗普的八年纳税记录。

这起官司与正在要求弹劾特朗普的案子是分开的。弹劾案下周将在众议院全院进行投票。几乎可以肯定,在美国参议院就特朗普是否应该下台的审理结束之后,最高法院将才会听取这起财务记录案。

为了阻止自己的银行和会计师事务所听命于美国众议院三个委员会和曼哈顿地区检察官万斯的传票,特朗普提起了起诉。

目前为止,特朗普在不同的案件中都是步步皆输。但是,最高法院还没有作出最终裁决,他也不用上交自己的财务记录。现在,由包括两名特朗普任命的法官,就是戈拉奇和卡瓦诺,所组成的最高法院来决定这起案子的结果。该案在总统到底有多大的权力可以拒绝国会正式要求方面的影响极广。

在从前两起涉及总统权力的案件中,大法官们曾经都一致同意,要求尼克松总统将白宫录像带交给水门特别检察官;另一次是允许继续进行对克林顿总统的性骚扰诉讼。

在那两次,三名尼克松任命的大法官和两名克林顿任命的大法官,都分别投票反对一手提拔他们的总统。第四名尼克松任命的大法官威廉·伦奎斯特(William Rehnquist)则退出了录音带案件,因为他在司法部工作时,与一些水门犯罪嫌疑人密切合作过。正是对这些人的审判导致了要求交出总统办公室录音的传票。

不过,无论哪种情况,特朗普案件中的传票都不是针对特朗普本人的。相反,众议院的几个委员会希望从德意志银行、第一资本银行以及从特朗普的会计师事务所获得记录。会计师事务所也是万斯所发传票的对象。

在每个案子中,万斯和众议院民主党议员都认定,要求获得特朗普财务记录的案子在法律上没有任何说不通的地方,因为他们是要求从第三方而非从特朗普本人那里寻求记录。

但是,特朗普在上诉中表示,这些案件是美国国会和地方犯罪调查人员为调查不当行为,第一次试图撬开总统的记录。

关于对手要求特朗普的会计师事务所交出财务记录的要求,特朗普的律师团队对最高法院说:“这样的案子前所未有”。

他的律师团队写道,万斯案是美国历史上第一次由“州或地方检察官对总统进行刑事调查”。

华盛顿特区和纽约的上诉法院驳回了特朗普的理由,他们强调的重点是传票是发给第三方的,而且是要求特朗普作为普通公民而非美国总统来提交其商务和金融记录。

两个国会委员会传唤特朗普的银行文件,作为对特朗普及其生意进行调查的一部分。自从特朗普的生意1990年代初开始出现系列公司破产和违约行为后,德意志银行一直是少数愿意向特朗普贷款的银行之一。

在上次总统选举中,特朗普的前私人律师迈克尔·科恩(Michael Cohen)承认,曾经安排花钱让两名女子不出面指控与特朗普有私情。这是万斯和众议院监督与改革委员会向特朗普的会计师事务所索要有关特朗普及其生意记录的起因所在。

脸书论坛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