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0:38 2019年8月18日 星期日

大法官候选人卡瓦诺:法院决不能受党派影响


哥伦比亚特区上诉法院法官卡瓦诺

最高法院大法官候选人卡瓦诺的确认听证会周二开局不利,示威者高呼反对他的任命,少数民主党人要求将听证会推迟,直到数千页涉及卡瓦诺在白宫工作的文件公布于众,但是未能如愿。

美国东部时间下午5点前不久——听证会开始将近7个小时后——卡瓦诺终于发表了他的开场白。

这位候选人说:“最高法院绝不能被看作是一个党派机构,最高法院的法官们不会坐在过道的两边。他们不会在分开的房间举行会议。如果通过任命,我将成为九人小组的一员,致力于依据美国宪法和法律来裁定案件。”

他接着说:“我对美国的未来和我们司法独立的未来感到乐观。我尊重宪法。如果得到最高法院的任命,我会对每一个案件保持开放的心态。我将平等地对待穷人和富人。我将始终努力维护美国宪法和美国法治。”

周二早些时候,民主党议员抱怨说,特朗普总统领导下的白宫官员不肯提供本世纪初的一些文件。民主党参议员说,他们希望利用这些材料来询问这位53岁的上诉法院法官。

新泽西州民主党参议员布克(Cory Booker)向参议院司法委员会主席格拉斯利(Charles Grassley)表示:“我呼吁你们的正直和公平。”但这位艾奥华州的共和党人拒绝了布克和其他民主党参议员的要求,拒绝投票决定是否应该推迟听证会直到更多的文件得到披露。

格拉斯利说,有关卡瓦诺在华盛顿的职业生涯的文件已经比历任最高法院候选法官的要多,还有他作为华盛顿上诉法院法官撰写了300份判决书。格拉斯利拒绝了推迟听证会的请求后,在安全官员驱逐更多示威者的同时,他发表了开场陈词。

司法委员会已经收到了41.5万页关于卡瓦诺在小布什政府任职期间的文件,其中14.7万页被禁止公开。此外,特朗普的官员表示,由于信息的敏感性,他们不会向委员会公布与卡瓦诺有关的10万余页记录。他们在周一晚上向司法委员会提交了超过4.2万页文件。

卡瓦诺在座无虚席的听证上介绍了他的家人,但当民主党人试图拖延的时候,他沉默地坐在那里。

在听证会开始前,白宫公布了卡瓦诺计划表达的开场白。他在开场白中表示,在最高法院审理案件时,他会是一名公正的裁判。

卡瓦诺说:“一个好的法官必须是一个裁判 - 一个不偏倚任何诉讼人或政策的中立和公正的仲裁者。”

由特朗普提名的卡瓦诺表示:“我不会根据个人或政策偏好来仲裁案件。我不是支持原告或支持被告的法官。我不是支持起诉或支持辩护的法官。我是支持法律的法官。”

如果得到参议院的批准,卡瓦诺将取代已退休的大法官安东尼•肯尼迪(Anthony Kennedy)。肯尼迪是一位温和的保守派人士,在最高法院投票陷入僵局时,他曾加入四名自由派法官,支持堕胎、同性恋权利和保护少数族裔入学的“平权法案”。

但独立法庭分析人士认为,卡瓦诺在华盛顿联邦上诉法院的裁决表明,他将在未来数年内使最高法院的意识形态平衡向保守裁决倾斜。

卡瓦诺预计将面临司法委员会,特别是来自民主党议员的严厉质询,包括他将如何裁决对堕胎和同性恋权的法律挑战,以及特别检察官穆勒的权力范围。穆勒正调查特朗普是否妨碍司法公正,试图阻挠针对俄罗斯干预2016年美国总统选举的刑事调查。

但是卡瓦诺似乎最终能够获得参议院的通过。共和党人在参议院有50票对49票的优势。不久后,前亚利桑那州参议员、共和党人约翰·凯尔(John Kyl)将接替已故参议员麦凯恩,到时共和党人的优势将升至51票对49票。没有共和党人称将投票反对卡瓦诺,也没有民主党人说他们会投票给卡瓦诺,尽管少数民主党议员最终可能会支持他的任命。

卡瓦诺在事先准备好的讲话稿中说:“如果得到任命,我将加入一个由九人组成的小组,根据美国宪法和法律裁定案件。我将会一直努力成为九人团队中的一员。”

卡瓦诺对肯尼迪表示赞赏。他曾是肯尼迪大法官的助理。

卡瓦诺说:“对我来说,肯尼迪大法官是一位导师、朋友和英雄。作为法庭的一员,他是一个彬彬有礼、合群的典范。他极力维护司法独立。他是自由的捍卫者。”

听证可能会持续数天,首先是委员会成员的开场白,最后是卡瓦诺的讲话。共和党议员表示支持卡瓦诺,而民主党议员则表示,他们担心卡瓦诺会帮助推翻女性堕胎权,以及肯尼迪大法官支持的其他裁决。

周三,卡瓦诺将面临一系列的直接质询,包括他在堕胎、同性恋权利和总统权力等问题上的立场。最近的大法官候选人们拒绝透露他们将如何处理具体案件,但在接受质询时,他们讨论了自己的司法理念,暗示了他们将如何处理有争议的问题。

白宫希望参议院能在本月完成对卡瓦诺的确认,以便他能在10月1日最高法院新工作期开始前,及时填补大法官肯尼迪退休后留下的空缺。

然而,民主党人从一开始就誓言反对卡瓦诺的提名,他们担心卡瓦诺的终身任命可能会让一个非常保守的法院延续一代人。

民主党人可能会试图将卡瓦诺描绘成一个与特朗普总统关系过于密切、将在最高法院推动保守派议程的人。预计共和党人将试图把这位候选人描绘成一位独立的思想家和一位有原则的法学家。

卡瓦诺面对的主要问题之一是最高法院1973年里程碑式的“罗伊诉韦德” (Roe v. Wade)案件,该案件赋予妇女堕胎权。

卡瓦诺一直支持反堕胎的观点,但他没有透露是否赞成此案的裁决,而且他不太可能在听证会上做出表态。

听证会上的另一个关键问题将是卡瓦诺对行政权力的看法。卡瓦诺认为,总统在任期间不应受到民事诉讼、刑事起诉和调查。他的立场基于他曾参与的一起总统调查。20世纪90年代末,他为独立检察官史塔(Ken Starr)工作,调查时任总统比尔·克林顿。

如果最高法院被要求对特别检察官穆勒“通俄门”调查中涉及特朗普政府的问题、以及数起针对特朗普的悬而未决的民事诉讼做出判决,那么卡瓦诺能通过确认对特朗普可能意义重大。

卡瓦诺还可能在环境管控、平权行动以及宗教信仰与同性恋权利之间的冲突等问题上面临严厉的质疑。

乔治城大学的宪法学教授巴奈特(Randy Barnett)对美国之音表示,目前还不清楚卡瓦诺将在某些问题上做出怎样的裁决,他认为卡瓦诺事先没有说明这些立场是正确的。

他说:“这正是为什么法官们不谈论他们将如何裁决案件的原因,因为除非案件摆在他们面前,并得到双方的辩论,否则他们可能不知道他们将如何裁决。我们不希望法官在确认听证会上做出这样的承诺,不然当案件摆在他们面前时,他们就不能做出公正的裁决。”

卡瓦诺的法庭意见记录表明他是一个反对堕胎的保守派思想家,他支持企业反对政府监管。他还是一个获得福音派基督教团体支持的天主教徒。

您的意见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