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21 2024年5月19日 星期日

美高级情报官员对TikTok和中国技术表示担忧


资料照片:TikTok的标志。
资料照片:TikTok的标志。

美国一名高级情报官员对中国技术和TikTok等中国社交媒体平台表示担忧。

美国网络司令部和国家安全局负责人、陆军上将保罗·仲宗根(Paul Nakasone)周二(3月7日)告诉议员,有很多理由对中国在网络空间的快速扩张保持警惕,他称北京是“一个非常强大的敌手”。

仲宗根在参议院军事委员会听证会上说:“TikTok让我担心的原因有很多。一个是他们拥有的数据。其次是算法和控制权。谁拥有算法?”

美国网络司令部负责人兼国家安全局局长仲宗根将军在参议院军事委员会作证。(2023年3月7日)
美国网络司令部负责人兼国家安全局局长仲宗根将军在参议院军事委员会作证。(2023年3月7日)

他补充说,“第三是广泛的平台”,既可以释放潜在的影响力,也可以让中国有办法“关闭讯息”。

TikTok是中国短视频分享平台抖音的海外版,母公司为中国科技公司字节跳。有1亿多美国人使用这款社交媒体应用程序。

美国上个月着手推动禁止在政府设备上使用TikTok的计划。一些美国议员已要求授予美国总统乔·拜登(Joe Biden)在全国范围内禁止使用TikTok的能力。

但有人则反对让拜登有权在全国范围内实施全面禁令,认为TikTok只是一个更大的问题的冰山一角。

民主党参议员马克·沃纳(Mark Warner)告诉记者:“每个人都在谈论TikTok的威胁,以及它如何能够让中国共产党进行监视,或方便了恶意影响运动在美国的传播。然而,在TikTok之前,威胁我们国家电信网络的是华为和中兴。在此之前,是俄罗斯的卡巴斯基实验室(Kaspersky Lab)。”

沃纳补充说:“我们需要一种全面的、基于风险的方法,在潜在的危险技术在美国站稳脚跟之前主动阻断它们的来源。”

由沃纳和其他人共同推动的《限制出现涉信息与通信技术安全威胁法》、简称《限制法》(Restrict Act)将建立一个基于规则的流程,由美国情报界提供信息,并由商务部指导,以识别和应对外国技术威胁。

字节跳动公司驳斥了它会不当使用用户数据的担忧,称这是“政治做戏”。

但围绕中国公司和中国技术的担忧却在不断增加。

周日,《华尔街日报》报道称,美国国防官员担心美国许多港口使用的中国制造的船到岸起重机可能被用来监视进出美国的货物。中国外交部发言人对此回应说:“有关说法完全是草木皆兵,误导美国民众。”

共和党众议员卡洛斯·吉梅内斯(Carlos Gimenez)在被问及中国在美国港口从事间谍活动的可能性时告诉美国之音(VOA):“共产主义中国垄断了港口起重机行业,我将继续引领与北京政权脱钩的工作,并鼓励我们战略制造能力的近岸和回流。”

他补充说:“我将努力保护我们的关键基础设施免受中共间谍手段的侵害。”

自从美国上个月击落了一个飞越美国大陆大片地区的中国间谍气球以来,两国间的紧张局势一直在升级。

预计拜登将在未来几天发布一项行政命令,收紧对美国公司在中国投资能力的规定。

中国外交部长秦刚周二早些时候批评了美国,他在北京告诉记者,华盛顿的对华政策“完全脱离了理性健康的正轨”。

但仲宗根将军告诉议员们,政界人士和企业都应该谨慎使用中国制造的平台和技术。

这位网络司令部负责人说:“我会做的是确保对我们的行动来说最敏感的区域得到全面审查,我有信心那里正在使用什么。我知道这些信息可能会流向哪里。”

仲宗根补充说:“我会非常、非常认真地审视任何来自一个敌对国家的事物。”不过他也承认,全面禁止中国产品将“非常困难”。

他说:“我们所做的很多事情都是基于国际贸易,而中国在某些事情上有优势。”

  • 16x9 Image

    吉普森

    吉普森(Katherine Gypson)是美国之音(VOA)华盛顿新闻中心的记者。在2013年加入美国之音之前,吉普森在阿富汗、突尼斯和土耳其制作过纪录片和公共事务节目。

  • 16x9 Image

    塞尔丁

    塞尔丁(Jeff Seldin)是美国之音(VOA)国家安全事务记者,自从2015年以来一直报道国家安全、情报、反恐和网络领域等新闻。之前他曾任驻五角大楼记者。

评论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