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6:48 2021年11月28日 星期日

日本:福岛废水排海不能再拖 加强对话与科学检证应对中韩抗议


日本东北部福岛核电站核反应堆蓄水池。(2021年2月27日)

日本首相岸田文雄于10月17日公开表示,不能推迟福岛核电厂废水排放时程,再度引起当地渔民与中国、韩国的抗议。日本专家表示岸田有意加强对话沟通以化解忧虑,并将以科学评估数据应对韩国提告的可能性。

日本:福岛废水排海不能再拖 加强对话与科学检证应对中韩抗议
请稍等

没有媒体可用资源

0:00 0:10:05 0:00

日新首相重视对话沟通

日本首相岸田文雄于10月17日视察福岛核电厂后对媒体表示:“我强烈感觉到,水是一个至关重要的问题,绝不能推迟。”他指出,尽管当地民众有所顾虑,但排放核废水的计划不能延迟,强调要加强对话沟通,以科学的角度解说,努力消除外界的担忧。

关西学院大学国际学部讲师加藤博章(Hiroaki Kato)在接受美国之音的采访时表示,岸田文雄在这个时间点上提及福岛核废水的处理,与日本国内即将进行的大选有关,更足以显示岸田认真负责的个性。

关西学院大学国际学部讲师加藤博章(照片提供: 加藤博章)
关西学院大学国际学部讲师加藤博章(照片提供: 加藤博章)

他说:“月底就要进行众议院选举了。自从2011年东日本大地震以来,目前为止已经是第4次众议院选举,而每一次自民党总裁都选福岛县为竞选活动的起跑战,作为受灾区重建的象征。累积的核废水已经变成急需解决的问题,但是当地渔民对于排放核废水一直持反对意见,所以岸田强调用对话沟通的方式让大家了解科学上的解释。其实他不必在这个时候触及敏感话题,所以这个行为也凸显了岸田特别认真地面对问题、解决问题的个性。”

加藤博章强调,相较于日本以往偏重科学检证以说服民众的做法,岸田充分展现了“与地方沟通”的诚意,希望为自民党在月底众议院选举争取更多选票支持。

台湾政治大学国际关系中心研究员石原忠浩(Ishihara Tadahiro)的看法不同,他认为实际上是福岛县核废水排放的问题已经达到不得不面对的时候了。

他对美国之音说:“以现实的层面来说,我们可以看到媒体报道中许多满满的水箱,储存的空间越来越少,所以处理的期限已经很紧迫了。当然这些问题必然引起福岛居民的反对,一般政治人物会用拖延方式,但既然菅义伟执政时已经宣布两年内要排放入海,我认为岸田的发言应该代表日本政府一致的看法,并非考虑政治因素。”

居民担忧风评被害 国际标准解释问题

日本311大地震引起的福岛核灾至今超过10年,日本前任首相菅义伟在今年4月决定于2023年春季开始排放处理过的核废水,引起当地渔民以及中国、韩国等邻国的抗议。

石原忠浩说:“依照我在今年6月份看到的报道,福岛当地市、町、村等地方政府议会就有很多反对声浪,也有对政府提出建议。这些居民最害怕的就是有害于当地产品贩卖的谣言,也就是风评被害。这种谣言不只是影响到渔业与农产品,还有观光业,因为有损于形象,游客会感觉不舒服,不敢去福岛旅游。”

加藤博章说:“渔民们担心当地食品的声誉受损,因为许多消息都说处理过的核废水排放到海里,可能会损害福岛县及周边地区的渔业和农产品的风评,最后还可能被迫停止销售。日本消费者事务厅2021年2月发布的一项调查显示,8%的人对购买福岛县的食品犹豫不决,核废水排放后这个数字恐怕会大幅上升。福岛县生产的食品安全虽然有科学保障,但现在确实有些人受到风评影响而持保留态度,渔民会担心核废水一旦排放,好不容易逐渐平息的谣言会再起。”

他指出,日本政府也因此向国际组织寻求协助,与国际原子能机构(IAEA)合作,在排放前评估安全性。2020年4月,国际原子能机构将日本福岛的核废水处理方法评估为“技术上可行”,并于2021年3月续约继续合作评估。 政府的政策是希望经由IAEA的公信力,从科学的角度向国内外证明核废水的安全性,作为沟通的有力依据。

对于国际的意见,石原忠浩说:“中国、韩国、台湾等邻近国家都有反弹的意见。以日本的角度,是要依照国际放射防护委员会(International Commission on Radiological Protection;ICRP)的意见,认定可排放的核废水并非会造成有害污染的水,因为已经透过程序处理过了。其实全世界都有核能发电使用后的废水,再透过处理才能排入海里,包括美国与欧洲的政府都依照同一标准进行核废水排放处理。当然,中国、韩国、台湾以及部分周边国家会有敏感的反应,日本也曾经提议让中国、韩国与台湾的专家来研究福岛和废水的问题,透过沟通,依照科学的方法来解决问题。”

中韩抗议:日加强沟通并以科学回应

对于岸田文雄表明不推迟核废水排放计划的发言,中国外交部发言人赵立坚于10月18日在例行记者会上表示:“日方理应倾听国际社会呼声,撤销错误决定,停止推进向海洋排放核污染水的准备工作。在同利益攸关方和有关国际机构充分协商并达成一致前,不得擅自启动核污染水排海。 ”

韩国方面也对日本排放核废水的计划表示坚决反对,韩国外交部一名官员说:“政府将以国民健康和安全为重,坚决应对日本单方面推进核废水排海的行为。”

韩国总统于今年4月14日在总统府青瓦台主持会议时要求各部门研究日本将福岛核废水排放入海的决定,向国际海洋法法庭提出诉讼,并要求在最终判决确定前暂时禁止日本排放核废水。

关西学院大学国际学部讲师加藤博章表示,现实情况是除了把核废水排放入海之外,没有其他解决方案。现在核废水排放已经成为一个紧迫的问题,很难推迟,所以政府也别无选择,但是中韩两国的反对也是日本政府从一开始就在意料之中的事。

他说:“政府一直用对话的方式寻求理解。不过目前来看,除了台湾因为台海安全与加入CPTPP的考虑,好像接受日本的沟通,中韩两国不太可能透过对话就能理解和同意,尤其是韩国总统今年稍早还说正在考虑向国际法庭提起诉讼。为了因应韩国提起诉讼的可能性,日本将以客观的科学评估证明排放计划的安全性,为审判做准备。”

加藤博章表示,有别于前首相安倍晋三与菅义伟主要依照科学证据应对国际反对,岸田文雄显然有心用对话沟通的方式加强说明,化解担忧,作为前届政府外交路线的延续。

台湾政治大学国际关系中心研究员石原忠浩(照片提供: 石原忠浩)
台湾政治大学国际关系中心研究员石原忠浩(照片提供: 石原忠浩)

台湾政治大学国际关系中心研究员石原忠浩表示,中韩两国的反对没有科学根据,其实可以说是政治上的借题发挥。

他说:“现在日韩关系与日中关系不好,尤其是韩国总是喜欢找借口对付日本。例如东京奥运时,东京奥委会提供福岛附近的食品,韩国选手就表示拒吃。韩国往往用各种借口批评与攻击日本,不友善的态度已经非常明显。其实日本都是依照国际标准行事,但还应该要与中国、韩国以及其他邻近国家冷静对话以化解矛盾,用公开、透明、开放的态度面对这个问题。”

石原忠浩认为,日本政府之前与地方的沟通不够,因此国内业者反弹,中韩等国就能以日本国内反对为由理直气地提出反对。岸田文雄显然意识到与当地渔民和地方政府沟通的重要性,先化解国内的反对声浪,也进行补贴等配套措施,再对中韩等邻国一方面加以说明以减少疑虑,另一方面也预备国际标准的客观评估证据,在不得不处理的福岛核废水排放计划上做足该做的功课。

脸书论坛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