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5:54 2018年11月18日 星期日

香港同性恋群体平权之路屡受挫折


2014年一名同性恋骄傲大游行的参与者手举一把彩虹伞。众多参与者走上街头要求平权。

香港LGBT群体近年来循序渐进地推动了当地同性恋平权运动的发展并取得了部分成果,但最新事态却让这些胜利显得短暂脆弱。

上周五,香港上诉法庭推翻了一个对平权运动具有里程碑意义的裁决。该裁决向一名男性公务员的丈夫提供了与其他异性恋伴侣相同的医保福利。

香港政府在周一又要求香港最终上诉法庭推翻另一个有关同性恋权利发展的里程碑式裁决。那项裁决认定香港政府拒绝向一名英国女同性恋者的伴侣发放签证的行为属于“间接歧视”。案中被叫做QT的起诉人去年九月在上诉法庭胜诉。

在这两个裁决被推翻后,香港LGBT群体的成员向媒体表达了他们的气馁和愤怒。

“我认为香港上诉法庭的裁决恶化了同性恋人士在生活各个方面感受到的自卑、不公、偏见、与歧视” 。自由派律师协会法政匯思的发言人杨嘉玮在接受采访时说道,“他们说婚姻制度需要受到完整的保护。从我和LGBT群体的角度来讲,这表示我们不是婚姻制度的一部分。

而在一封邮件中,香港处理宪法与中国大陆事务的有关部门表示,“我们积极探索能够解决香港性少数群体面临歧视问题的方案。这包括向特定行业员工提供对性少数人群的理解和平权意识的相关训练…… 香港是一个自由开放的社会,并且欢迎来自世界各地的人才与创业者。”

香港目前还是一个缓慢接受同性恋权利和平权思想的保守城市。当香港还是英属殖民地时,当地立法机构在1991年允许了男同性恋之间的婚姻,而这已经是在英国解除同性恋禁令的24年后了。

香港法律将婚姻定义为一男一女之间的自愿终身结合。香港法庭指出,香港基本法更偏向于异性恋的婚姻,三名上诉法院法官在九月指出 “我们的立法会可以越过香港基本法向同性恋人群提供与异性恋平等的婚姻和保护,但是却选择了将婚姻限定为异性间的结合。”

高级移民官Angus Leung Chun-kwong 在他的伴侣斯科特·保罗·亚当斯(Scott Paul Adams) 被香港政府拒发医疗补贴后,于2015年向法庭提出请愿。 他们2014年在新西兰结婚。

香港高等法院在去年裁定亚当斯有权享受伴侣福利时,一个上诉法庭对裁决表示了反对,称 “考虑到[香港]基本法本身倾向于异性恋的婚姻权,严格来讲,婚姻排除同性恋人群在香港并不是一个错误或是歧视性的事情。”

香港同性恋权益倡导组织“彩虹行动”的发言人Tommy Chen表示,这使得当地的同性恋和双性恋人群感觉自己就是“二等公民,”

他说:“香港给出了非常明确的信息:那不是伴侣福利,而是异性恋特权。”

QT的律师周一表示排斥同性恋伴侣和紧缩的移民控制没有合理联系。伴侣是同性还是异性和香港的政策没有联系。

几名活动人士、律师和市民说,香港试图压迫同性恋权利的行为不仅是歧视,还对商业不利,尤其是对于一个国际化金融中心来说。一些LGBT群体成员也认为,香港的保守价值观会阻碍顶级人才来港发展。事实上,QT案的法官也表达了类似的倾向。

QT的案件引起了在港公司的不满。包括高盛银行和摩根士丹利银行在内的15家跨国银行和16家律师事务所都请求法院干预QT案并支持她的申诉。而香港高等上诉法院也说,拒发家属签证“显然有副作用”。

香港最终上诉法庭拒绝了在港公司的请求。

您的意见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