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21:36 2018年10月17日 星期三

中国团体美国赛马之乡崭露头角


中国团体美国赛马之乡崭露头角
请稍等

没有媒体可用资源

0:00 0:07:13 0:00

中国团体美国赛马之乡崭露头角

本周末,美国迎来了一年一度的肯塔基州德比赛马会。今年的20匹决赛马中,两匹中资投入的纯血马榜上有名。而他们背后是参与美国赛马产业仅两年的中国杰士马主俱乐部。

赛驹 “聆听” 和 “正义” 均由杰士马主俱乐部与肯塔基当地育马场WinStar等公司共同持有,他们将出现在今年丘吉尔唐斯的赛场。创始人张祖德在2012年创立了杰士马主俱乐部,他本人却是建筑师出身,创办的公司曾作为迪拜酋长的顾问团队,设计了皇家赛马场。7年在迪拜的从业经历带他走入了赛马行业。

张祖德说:“盖完迪拜世界拜赛马场,觉得如果国内的中国人,我们有千年的马的文化,我们如果这个产业链做起来,一定不会输人家。”

赛马是一个高投资高风险高回报的产业,以“聆听”和“正义”为例,他们的拍卖价格均为50万美金,而两年时间内,这两匹马已经分别盈利88.3和66.6万美金,而后期的繁殖,比赛的赌金,以及带动周边旅游和销售等产业形成了独立的产业链。行业内大多采用企业合作,参股投资的方式。

而在中国赌博不合法的政策一直是限制塞马产业的一个因素。张祖德说中国可以引进迪拜不涉及赌博的赛马模式,利用高参赛费用高奖金的模式,进而推进纯血马的养殖产业,马师的培训。与WinStar的合作始于双方对共同开发中国赛马市场的信心。

张祖德说:“WinStar 他们一直在看在国内有没有机会进场,他们想进去,但是大家不熟悉。我们起发点在中国打算建造最好的育马场。我们把自己的宏业和自己的理想跟他们沟通,他们觉得这小伙子还可以。我们一起在国外投资买马,一起把这些马运去国内。”

WinStar养育场总经理大卫·亨利说与杰士的合作非常理想。 “赛马是一个非常好运动,我认为如果这个产业在中国能成长到现在我们美国的水平,像我们有丘吉尔唐斯和贝尔芒赛马场,可以非常风靡,我认为中国人会喜欢这些的,” 他说:“杰士一直是一个很好的合作伙伴,他们非常理解马这个产业。他们有很实际的期待值。他们理解成功的概率性是正常的。”

张祖德说创建杰士的一个主要目的是让中国新一代精英接触到这个有数百年历史的赛马运动,并逐渐建立中国自己的赛马产业,这条路并不是一帆风顺,产业早期政策的不成熟导致市场不稳定。在天津建赛马场的一个插曲让他感受到了中国市场的不同。

张祖德说: “2010年我们在天津,因为天津当时的领导把我们邀请回国内,他们在迪拜见的酋长,也交换了意见,他说你把这个带回去国家。我们就在天津盖了一个赛马场,要盖好了,第二天我们收到公函说,你们不能盖,把他埋回去。这是第一个打击,不是钱的问题,整个泥土盖回去,你看赛马场是四百多亩的地,建好赛道,排水都建好,要盖回去。 很多人因为这个早都不干了,我们还坚持下来,把赛事挪到内蒙的呼和浩特。”

进入美国市场之前,杰士与海外多个合作伙伴已经在澳大利亚、英国、法国、爱尔兰和新加坡囊括了多项速度赛马大奖。参与美国速度赛马和纯血马培育产业一直在杰士的计划当中。

肯塔基纯血马协会执行董事昌西·莫里斯说肯塔基州得天独厚的自然优势和经济影响造就了它在世界赛马行业的地位。

莫里斯说: “天然的草坪和土壤中的矿物质是肯塔基州比世界任何地方都适合赛马的原因。这里出产优质的赛驹,土壤中的钙和磷养育出非常好的骨骼。肯塔基州纯血马产业每年提供美国百分之40%赛马马驹,产业直接雇佣5万6千人,造成36亿美元的经济影响。间接的有旅游等附产业,和工作机会,为人口只有400万的州,带来了7万7千个工作机会,以及额外22亿美元的经济效益。”

然而仅仅有雄厚的资金离马术行业的成功还相差甚远。莫里斯说:“中国人非常有创业家精神,他们也非常适应高金融风险以换取高回报的方式。”

杰士的模式正是利用中国投资人的雄厚资金和一个相当于赛马行业智库的团队在运作。史大卫是无疆马业的创始人,他长期从事美中之间的马匹进出口,并专注中国的马术和赛马教育。

史大卫说杰士的案子并不寻常。他说:“杰士的资金情况很强;第二,他们愿意学习,愿意听专家,他们也是找了很多非常好的合作伙伴,肯定需要支持。不管多么厉害的挑马师或者马主或者是骑手,这个纯血马、速度赛马,不是一个优秀的人可以做得到,需要一个很好的团队。最后也需要运气非常好。”

在每场比赛只有一个冠军这样的高风险产业,有时投入与回报并不成正比。张祖德说这些年杰士参与了数百场比赛,而输的次数远远多于赢,即使运气没有眷顾你,失败能给人生上最好的一课。

您的意见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