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1:20 2019年7月22日 星期一

让世界知道“劳改”的吴弘达离世三年后,劳改幽灵仍缠绕中国


2011年3月7日,吴弘达在美国国会大厦前发表讲话,身后是美国议员克里斯·史密斯

张菁是纽约非营利组织“中国妇权”的创建人,也是一名前“反革命犯”。因为参与民主墙运动,她的青春年华中有五年多是在贵州劳改农场的茶园中度过的。

三年前,劳改研究基金会创建人、79岁的美籍人权活动家吴弘达在洪都拉斯旅行途中意外死亡。他的支持者至今认为,他的死因存在诸多疑点。

星期六(4月27日),吴弘达三周年忌日当天,张菁和其他几位劳改幸存者、前劳改基金会工作人员、吴弘达的生前好友等三十余人在华盛顿市郊举办了一场纪念活动。

劳改幸存者、前劳改基金会工作人员、吴弘达的生前好友等20余人在华盛顿市郊出席吴弘达去世三周年纪念活动。
劳改幸存者、前劳改基金会工作人员、吴弘达的生前好友等20余人在华盛顿市郊出席吴弘达去世三周年纪念活动。

“这是全世界第一所,也是唯一一所揭露共产暴政的实物展览馆,”与会者在宣言中说,“它们记录着劳改犯的血泪,承载着中国百姓的历史伤痛,是揭露中共暴政的铁证。”

曾五次入狱、坐牢16年多的中国异议人士张林说, 中国的劳改承载着太多的苦难和罪恶,不亚于纳粹集中营和苏联的古拉格。

“中国的夹边沟比古拉格更加残酷,更加让人绝望,”他说。

达赖喇嘛驻美代表办事处华人联络员慈诚加措说,对于藏人来说,“劳改”不是一个陌生的词汇,从50年代末开始,就有藏人被送进劳改营。

“过去三代藏人中,每一代都可以找出经历过劳改的人,”他说。

今年2月,印度媒体从卫星图片上观察到,北京正在西藏兴建三座所谓“再教育营”,把寺庙变成类似监狱的劳改营。中国官方否认这一说法。

2013年11月夹边沟罹难者衣冠冢的石碑竖立起来了,但是不到两周被当地政府摧毁(图片:艾晓明提供)
2013年11月夹边沟罹难者衣冠冢的石碑竖立起来了,但是不到两周被当地政府摧毁(图片:艾晓明提供)

当下最为人所知的“现代版古拉格”设在中国的西北边陲新疆。

美国维吾尔人协会主席伊利夏提在书本上读到过夹边沟,也曾通过一些知名中国政治犯的回忆录设想当年他们在劳改营中的悲惨境遇。

“但我没有想到,现在作为一个维吾尔人,我们全民族成了劳改犯,” 伊利夏提说,“东突厥斯坦是一个没有围墙、没有房顶 达赖喇嘛驻美代表办事处华人联络员慈诚加措说 的监狱。”

伊利夏提所谓的“东突厥斯坦”是指新疆,他过去对美国之音说过,他反对使用“新疆”这个名字。

美国国务院的数据统计,80万到200万的维吾尔人、哈萨克族人和其他穆斯林少数族裔正在或曾经被中国当局关在拘禁营中。

现年78岁的前政治犯齐家贞专程从墨尔本赶来。20岁时,她因“叛国投敌”的罪名被判刑,坐牢十年。齐家贞说,共产党把劳改作为专政的主要手段之一,对维护政权起到了极大的作用,而北京计划在2020年完成的社会信用体系将把全中国变成一个“大监狱、大劳改场”。

著名中国异议人士魏京生说,如今古拉格已不复存在,苏联共产党也走入历史,他们的罪恶被终止了,“但是现在中国共产党还仍然生存着,劳改仍然在继续,还有那么多异议人士被关押在监狱里,劳改这个工作没有结束。”

这次活动的召集人、旅美历史学者遇罗文也是一名前劳改犯。上世纪70年代,他曾因主办《中学文革报》在黑龙江被劳改五年。遇罗文对美国之音说,此前他听到一些传闻,称劳改纪念馆将关门,只设立一个网上的虚拟博物馆。

美国之音事后联系了管理劳改纪念馆的劳改研究基金会。该理事会理事、美国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图书馆教授宋永毅表示,去年10月以来,劳改纪念馆重新开放。劳改研究基金会还决定建立网络劳改博物馆和劳改档案数据库,让更多公众,尤其是年轻人了解中国人权的真相;让世界各地的网民有访问该馆的机会,为全球的学者公开提供研究中国劳改和人权问题的档案资料。

宋永毅说,目前他们已经做了大量筹备工作,劳改档案数据库和网络劳改博物馆预计将分别在未来三、四个月至一年左右上线。

吴弘达自称是中国当局的“捣乱分子”(Troublemaker),生前曾在共产党的劳改营中度过19年。上世纪80年代来到美国后,他让中国的“劳改”制度在西方为人所知。2004年,“劳改”一词被收录进牛津大词典。他生前最大的愿望是能在中国大陆建成一座劳改博物馆。

您的意见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