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0:52 2021年12月6日 星期一

你们没有被遗忘,劳改基金会向异议人士家属送去捐助


“劳改研究基金会”创始人吴弘达逝世将近五年之后,他的人权遗产正在加大支持中国人权受害者。图为2011年3月7日,吴弘达在美国国会大厦前发表讲话,身后是美国议员克里斯·史密斯。(资料照)

吴弘达创立的人权组织“劳改研究基金会”,今年春节首次为在中国的部分政治犯和受迫害者发放了“节日慰问金”。这也是从去年10月开始增设的新项目,“小额人道救助”的一部分,后者旨在帮助政治犯和良心犯及其家属,延伸和翻新吴弘达留下的人权遗产。

“横向联手不懈支持人权受害者”

劳改研究基金会的理事会成员宋永毅对美国之音说,中国政府对公民社会加大镇压、对言论管控进一步收紧,“中共越来越不像样,被抓的人越来越多……我们劳改基金会将坚持不懈地继续从事支持受害者的工作。”

劳改研究基金会网站
劳改研究基金会网站

国际“人权观察组织”的人权报告称,“中国政府将人权视为根本威胁,从根本上威胁国际人权体系。”

曾因“颠覆政权罪”被中国政府监禁的杨子立,现为劳改研究基金会的工作人员,也负责该机构新增的援助项目--小额援助项目及其春节慰问金。

他告诉美国之音,小额援助项目数额不大,由负责拨款的“劳改人权组织”,也就是原来的“雅虎人权基金”,进行核准,“援助额度每人几百美元,不多;如果申请人有特殊困难,我们会把他们导向其他机构。”

杨子立说,这些“其他机构”包括“自由之家”(Freedom House)、人道中国中国人权捍卫者和欧洲的前线卫士等。

其中的“人道中国”据称在成立十多年以来,向中国政治犯、良心犯和他们的家属,发放超过一百万美元救助款,救助超过一千人次。

该组织主席周锋锁对自由亚洲电台说,“中国受政治迫害的人这么多,任何一个群体,我们都是他们在海外长期的、持久的支持者。”

劳改基金会的宋永毅说:“目前,我们打算通过直接小额援助项目发出去的钱虽然不多,但是,我们要让那些在国内受到政治迫害的人知道自己不孤单,让他们知道,国际社会没有忘记他们。这是一项长期的工作。”

历史传承“人道援助资助”没有打烊

杨子立告诉美国之音,事实上,劳改研究基金会的人道救助“兵分两路”。

一直存在的那部分为“人道援助资助”,它通过第三方组织间接进行。

“劳改研究基金会”扩大为受害者“输血”,图为该基金会网页截屏。(劳改基金会)
“劳改研究基金会”扩大为受害者“输血”,图为该基金会网页截屏。(劳改基金会)

劳改研究基金会的声明称,“人道援助资助”是用来支持中国大陆因政治、宗教、人权等原因的受害者;旨在通过援助在美国注册的人权机构来帮助中国国内的受害者。

那些获得劳改基金会资金援助的第三方人权机构包括独立中文笔会、澳大利亚大陆受害者后援会,还有加利福尼亚州的民主教育基金会,明尼苏达州的中国民主基金会、天安门母亲组织等等。

通过这种方式,劳改研究基金会过去一年提供的资助中包括12名六四受难者家属,以及6名“天安门母亲”成员。

加州的民主教育基金会会长方政告诉美国之音:“我们最近两年开始接触劳改基金会的这个第三方援助项目。民主教育基金会主要给“澳洲大陆受害者后援会”提供技术支持……就我所知,通过我们经手获得援助的每年大约十来人。”

宋永毅告诉美国之音,去年到今年,劳改研究基金会通过第三方总共已经发出将近4万美元,帮助了大约七八十人,其中,通过独立中文笔会救助了大约40多人。

“小型人道援助计划”应运而生

杨子立告诉美国之音,劳改基金会在通过第三方援助的基础上,去年底增加了直接救助人权受害人的小型援助渠道。

“劳改研究基金会”增设小型人道援助计划”。(网页截屏)
“劳改研究基金会”增设小型人道援助计划”。(网页截屏)

“小型人道援助计划”是“用来直接支援和帮助在中国境内为实现民主自由与人权而做出贡献,并因此深受苦难的人士及家属”;他们需要满足的条件包括,当事人正在被拘押,或者关押超过一年后被释放;被拘押的原因是因为其对言论自由的公开追求,等等。

宋永毅说:“我们今年发放的春节小额慰问金就是小型援助计划的一部分。数目不大,只有150美元。但是,获得资助的人士还是非常感动的,觉得没有被世界忘记。”

宋永毅表示,劳改基金会现在非常关注云贵川一带的被迫害人士,因为他们多数时候都被忽视,“很少有人想到过要帮助他们。”

负责处理申请的杨子立表示,“小型人道援助计划”现在是第一年,申请时间从去年10月1日到今年9月1日。

杨子立说:“整个年度援助金额预算是8000美元,这是由理事会定的;理事会也负责审批和审计。我审核申请人资格。具体到每人是500美元的援助。有特殊困难的也可以提出要求增加额度,我们会将要求转向其他渠道。包括春节发放的慰问费,获得者都是中国的政治犯,生活有实际困难。由于资金有限,我们本着按照申请顺序先来先得的原则。”

杨子立表示,在审批过程中,“发现有些人的判决书弄丢了,不过我们会使用维基百科作为辅助手段,加上外媒的介绍等。此外,因为政治原因被劳教的也合格。对于有些没有达到我们标准的申请人,我们给予了春节慰问金……在这个小型援助项目顺利进展的情况下,理事会还会提高目前的8000美元。”

杨子立本人也曾是政治犯,被判“颠覆国家政权罪”后,2001年开始在监狱服刑8年,到2009年;出狱后,他在民间组织继续从事民权事业,研究农民工权利等。他加入过“传知行”,接触过709律师,救助过政治犯和良心犯;15、16年被禁止出境,解禁后于2018年来到美国。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