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20:19 2019年7月22日 星期一

如何缩小贫富悬殊?民主党主要总统参选人立场大不同


资料照:民主党总统参选人在佛罗里达迈阿密进行辩论。(2019年6月27日)

在喧闹的民主党总统候选人提名角逐战中,二十几位参选人每天都在艰难地吸引外界听到自己的声音。不少参选人提出了解决美国收入和财富不平等的计划。这个话题既解决美国面临的一个切实问题,也让民主党人能够在政策上显示自己与总统唐纳德·特朗普(Donald Trump)的截然不同。特朗普的招牌减税措施把大量金钱输往最富裕的美国人,而较低收入的纳税人只得到了少许的好处。

这是一个为竞选演说量体定制的话题,还有令人瞠目结舌的数据,能让参选人的支持者翘首期待着某种实际行动。

今年早些时候,非党派的经济政策研究所的高级经济师埃莉斯·古尔德(Elise Gould)在众议院筹款委员会作证说,“头1%的家庭收入自从1979年以来增长了229%,远远超出底层90%家庭较慢的46%、按年计算只有1%的增长。“

财富差距比收入差距的问题更为明显。根据政策研究所的数据,美国三大富翁---杰夫·贝索斯(Jeff Bezos)、比尔·盖茨(Bill Gates)和沃伦·巴菲特(Warren Buffet)加在一起的财富比美国收入倒数50%的人口的总财富还要多。最富裕的5%的美国人的财富加在一起,占国家财富的三分之二。

主张缩小财富差距的开路人桑德斯

如果有谁能夸口说,正是由于自己,收入不均和财富差距才成为民主党参选人中间的重要话题之一,那此人非伯尼·桑德斯(Bernie Sanders)莫属。桑德斯是佛蒙特州的联邦参议员,这是他第二次角逐民主党总统候选人提名。他实际上并不属于民主党,而是自称“民主社会主义者”。桑德斯长期主张对富人征收惩罚性的税,并誓言从他所说的美国目前将近600名身价十亿美元以上的富豪那里募集2万2千亿美元,方式包括把遗产税的最高税率增加到77%。他长期支持15美元的最低时薪。

桑德斯2016年与希拉里·克林顿(Hilary Clinton)角逐民主党总统候选人提名但是没有成功。桑德斯如今的初选对手们的许多政策也是由他打下的基础。

拜登处在进步派与温和派的主张之间

前副总统乔·拜登(Joe Biden)缩小贫富差距的建议试图在民主党极左翼人士的“劫富”方案与他在奥巴马执政期间帮助推动的更为温和的立场之间取得平衡。拜登将把目标对准保护巨额遗产不被高额收税的法律。他还批评特朗普政府执政初期通过的减税严重偏袒富人。另一方面,他一再誓言不会对富人惩罚性地征税。

沃伦推动征收“超级百万富豪税”

在最积极主张把目标对准超级富豪的民主党参选人中,麻萨诸塞州联邦参议员伊丽莎白·沃伦(Elizabeth Warren)提出了她所说的“超级百万富豪税”,将对所有净值超过5千万美元者征收2%的财富税,并对所有净值超过10亿美元者征税3%。她说,由此得来的数万亿美元将用于缓解较低收入家庭财务负担的项目,方式是提供全民育儿并出资建造平价住房。

贺锦丽的可“返还税收抵免”

加州联邦参议员卡玛拉·哈里斯(贺锦丽,Kamala Harris)的办法是自下而上。她提议是“可返还税收抵免”,每年将向家庭返还最多达6千美元的退税。她支持每小时15美元的最低工资标准,并建议设立项目,保护人们不会把自己收入的30%以上用于房租以及7%以上用于育儿。她还呼吁取消特朗普的减税。

皮特市长支持15美元最低时薪

印第安纳州南本德市的市长皮特·布蒂吉格(Pete Buttigieg)的排名在目前靠前的参选人与多数敬陪末座的参选人之间游走。与其他参选人相比,他提出的有关收入与财富的方案相对模糊。他支持15美元的最低工资以及加强对加班的保护。他还希望加强工会以及工会谈判增加工资的能力。布蒂吉格还对带薪家庭假以及让更多的人得到育儿服务表示了支持。

奥洛克所言不详

在所有民调支持率超过2%的参选人中,前德克萨斯州联邦众议员贝托·奥洛克(Beto O’Rourke)在财富和收入不均的问题上是立场最为模糊的。他的竞选阵营宣布要打破“美国财富、权力和特权史无前例的集中”,但在如何实现目标的问题上并没有多少细节。在他的竞选网站列出的奥洛克对各项问题的政策中,没有包括经济不平等问题。

布克推动“婴儿债券”

有些解决财富和收入差距的最独具一格的方案出自那些到目前为止未能吸引大批选民支持的参选人。新泽西州的联邦参议员科里·布克(Corey Booker)的招牌政策是他所说的“婴儿债券”。这个设想是给每一位在美国出生的婴儿每年1千美元(低收入家庭的孩子2千美元),这笔钱将存在财政部管理的账户中不断增加,直到孩子成年为止。这笔钱届时有可能总计4万6千美元,可以用来买房、付学费或用于退休投资。

杨安泽“自由红利”

靠打造并出售一家教育测试辅导公司而发财的杨安泽(Andrew Yang)虽然是初出茅庐的政治新人,但却靠他的全民基本收入设想吸引了眼球。杨安泽称之为“自由红利”。照他的想法,政府每个月为每位美国成年人发放1千美元。按照他的计划,部分资金来源是金融交易税,以及取消对投资收入的特殊税收待遇。

不管是谁在民主党的初选争夺战中脱颖而出并最终在2020年对阵特朗普总统,几乎可以肯定的是,目前初选征途中各方提出的某些政策方案在某种程度上会整合到一起,形成民主党在缩小收入和财富差距方面更为具体明确的施政纲领。

您的意见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