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2:56 2019年12月13日 星期五

香港立法会主席被中学校友批评立场不公


香港立法会主席被中学校友批评立场不公
请稍等

没有媒体可用资源

0:00 0:08:04 0:00

香港立法会主席被中学校友批评立场不公

由建制派控制的香港立法会10月16日复会。亲中的立法会主席梁君彦在港府推动逃犯条例修订过程中于立法会充分配合的角色,再次成为一个话题。许多他的中学校友在社交媒体上批评,他主持下的立法会断送了立法会应有的监察功能。还有人指责他违背了校训- 忠诚博爱,辜负了老师的教导,作为校友,他们为他感到耻辱。不过,梁君彦透过办公室回复记者的置评请求时,对有关校友对他的负面评价没有回应,只是表示忙于工作,无法接受采访。

运动撕裂社会学校未能幸免

持续了4个多月的反送中运动,造成了香港社会的严重撕裂,包括各个阶层,学校也未能幸免。位于新界的荃湾圣芳济中学,是现任香港立法会主席梁君彦的母校。反修例运动开始以来,在学校校友的官方脸书上,多次出现反对梁君彦的声音,更有校友明确反对邀请他出席已经退休多年训导主任叶玉树的八十大寿晚宴。

两校友说“耻与梁君彦为伍”

记者也是这所中学的毕业生,周二邀请了两位互不认识,但积极参与这场反修例运动的校友,回到母校讨论反送中运动及梁君彦等相关议题。当谈到梁君彦这位在60年代同校就读的师兄时,他们都不谋而合地说耻与为伍。

荃湾圣芳济中学正门(美国之音记者郁岗拍摄)
荃湾圣芳济中学正门(美国之音记者郁岗拍摄)

2006年毕业的K校友解释他的观点说:“为何这样说?因为你作为立法会的一个主席,你最首要去做的事情,不是去配合政府,而是要让立法会有一个公平、平等的平台,让每一个代表市民的议员去反映意见,这是他作为主席他最重要的事情。好像是一场拳赛,他是一位拳证一样。但如果他这个拳证,本身已经有立场与利益去偏帮某一方的话,他已经不是一个称职的拳证。”

梁君彦被质疑在修例事件中偏帮政府

K校友解释,早在6月9日当天有100万人出来游行后,港府不顾民意说要继续二读逃犯条例修订案时,梁君彦便说给予66个小时去讨论,但实际上沒有经过法案委员会正式讨论程序下,他便要速战速決,帮政府尽快通过修例案。

K校友补充说,两个星期前的特首施政报告质询环节中,梁君彦只容许3位建制派议员发言,禁止民主派议员发言,也表明了他的偏帮政府的态度。

1988年毕业的L校友表示非常赞同K校友的看法。他对梁君彦治下的立法会非常失望,认为他失去应当秉持的公正,一味地拥戴政权,没有起到监察政府的应有作用。

2014年曾參與占中运动的 L校友说:“很多师弟已经没有当他是济记仔(圣芳济毕业生)。他简直违背了学校历来教导他独立批判的精神。。。。。。他在立法会的所作所为,在广大市民,甚至是众师弟,都对他有很大反面的评价,所以梁君彦这个人,我们已经不认为他是济记人,耻与为伍。”

L 校友继续说,泛民在立法会的声音几年来一直被梁君彦压制,他不能容纳异见,做建制派帮凶,在这次港府推动修例中,不能起监察作用。

L校友谨记训导主任君子有为有不为教诲

L校友还表示,在位者必须要帮助弱势群体,帮助社会去发出声音,而不是去为强权,为有权势的人去做狼狈为奸的事,否则不能彰显社会公义。

他说:“我们的中学老师叶玉树先生,他给我们一个很好的教导。我相信在他做训导主任的阶段,有很多学生也受到他的循循善诱。我紧记他的教导,君子有为,有不为。如何在应用社会上?非不能也,是不为也,有些事情不是我们不可以做,而是不能够做,违背了做人的原则的时候,就是不可以去做。”

K校友:更看重校训中诚实的做人原则

K校友补充说,校训“忠诚博爱”中的诚是重中之重。

他说:“我看得重的是诚,诚实,诚信。虽然它排在第二,但我想所有的事情都是在建立在诚信上,无论你是社会基层的一个市民或是在权位者也好,无论是诚实对市民,或是诚实对自己的良知,我想也是非常重要的。”

L校友继续说:“但这位梁先生,这位尊贵的立法会主席,他正好是在做相反的事情。他对于我们有信念有理想的师弟,或者是一群社运人士,压制他们的理想,只有摧毁他们,没有改变这个社会。对于这我是非常非常的失望。”

在校方的校友脸书上,多数是支持反送中运动的言论与帖子,不过,毕业生中也有为数不少是做警察的。K校友坦言,在7月14日警察与示威者在沙田新城市广场的冲突之前,也会跟做警察的旧生坐下来和平地谈论局势,交流看法。但是,其后他再没有与任何的警察师兄师弟聚会。

两校友指责警暴破坏法治

谈到目前的警察暴力议题与11月的区议会选举时,两位校友都认同警暴不受制约才是问题的根源,认为示威者破坏的店铺与公共设施都是有特定对象,比如示威者将港铁视为屈从北京压力的“党铁”或者是有中资背景的店铺。两人都表示,示威者如果有“违法行为”会在法庭上抗辩,如果被定罪会受到惩处,因此不是示威者破坏法治,有能力破坏法治的倒是受不到制约的公权力。而如果政府以所谓暴乱、持续暴力或安全理由,推迟甚至取消定于11月24日举行的区议会选举,就会激发更多人走上街头一起抗争。

就荃湾圣芳济中学一些校友的对立法会主席梁君彦的批评,记者向梁君彦提出置评或采访的请求。他的办公室电邮回应说,梁君彦积极投入立法会主席的工作,很遗憾没有时间接受采访,同时也没有对对于他的批评进行回应。

脸书论坛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