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7:02 2017年8月21日 星期一

年终回顾-加籍港人关注李波事件及领事保护权


港加联在多伦多中领馆前黑衣抗议中国人大释法。(港加联图片)

香港铜锣湾书店5名负责人神秘失踪引起香港以致国际社会高度关注.尤其是在香港失踪的英籍股东李波怀疑被中国执法人员越境掳走。有加拿大的香港人团体表示,李波事件引起很多加籍港人疑虑,担心以加拿大护照入境中国可能失去领事保护权。而今年6月中国驻加拿大使领馆对加籍港人第二代入境中国的签证实行新规定亦引起加籍港人的疑虑。

2015年底,先后在泰国及香港“被失踪”的铜锣湾书店股东桂民海及李波,分别拥有瑞典及英国籍,事件引起国际社会高度关注。今年一月,英国外相夏文达到北京与中国外交部长王毅会面,谈及李波的英国国籍问题,夏文达表示,根据《基本法》、《中英联合声明》以及一国两制,李波如果在香港犯下刑责,应该 在香港接受审讯。

王毅回应李波事件惹疑虑

当时中国外长王毅响应李波可能持有英国护照表示,根据香港《基本法》及《中华人民共和国国籍法》,李波“首先是中国公民”,在他本人及其家属,以及港府、北京都还未作出表态前,没有必要作无谓的揣测。

王毅针对李波失踪事件的回应引起拥有外国国籍的港人疑虑。 “港加联”发言人冯玉兰在多伦多接受美国之音访问表示,王毅指李波“首先是中国公民”这个讲法无疑否定了香港在港英殖民时代一直承认的双重国籍法的传 统。也就是说,持加拿大护照而申请了中国旅游签证入境的加籍港人,都不一定享有领事保护权。

冯玉兰说:有很多的加籍港人都担心,如果回到香港的时候,就算你持(中国)签证入境,如果真的出现类似李波的事件而被递解回去国内(中国)的时候,究竟可不可以得到一个公平、公正、公义的一个程序。而且哪些是“地雷”、哪些不是“地雷”?你知道,中国现在还是一个人治的专制政权、专制的社会,有很多类似的处境,或者是否犯法,它(中国)有很大的释法权。

加籍港人申请中国签证新规定

今年6月1日,王毅访问加拿大期间与加拿大外长狄安出席联合记者会。有加拿大网络传媒记者向狄安提问时引述香港铜锣湾书店事件问狄安有鉴于中国人权问题。记者问: “加拿大为什么要与中国保持更紧密关系?如何通过这种关系来促使中国改善人权?”

王毅以相当激动的语气抢答指那位记者的提问充满了对中国的偏见和“不知从甚么地方来的傲慢”,完全不能接受。王毅还反问那位记者是否了解中国、有没有去过中国。

据加拿大传媒报道,由今年6月2日起,以前从未申办过中国签证的加籍香港人将不获发中国签证,要改为申请“旅行证”进入中国。甚至这类香港人在加拿大所生的子女,即加籍港人的第二代,也不获办理中国签证,同样被要求以中国人身份办理类似香港回乡证的“旅行证”。

港加联要求续谈领事保护权

港加联发言人冯玉兰。(美国之音汤惠芸)
港加联发言人冯玉兰。(美国之音汤惠芸)

“港加联”发言人冯玉兰表示,王毅针对李波事件的回应,加上针对加籍港人及后代的中国旅行签证新规定,都可能会剥夺加籍港人入境中国的领事保护权,引起加籍港人社群的震荡及忧虑。

冯玉兰说:因为有很多香港人为何当初移民过来加拿大,正是忧虑中共。香港回归,在中共的政权底下,人权、自由、法治以及民主, 会不会根本你得不到一个保障?所以才移民。现在拿到加拿大公民资格,以为用加籍,即加拿大护照及(中国)签证入境的时候就可以得到领事保护权。可是,原来现在不是的。所以这个震惊相当大。

冯玉兰表示,今年9月初加拿大总理杜鲁多及外长狄安访问中国之前,港加联以及加拿大中国人权联盟等团体,向杜鲁多发出公开信,要求关注加籍港人领事保护权以及申请中国旅行签证新规定的问题。冯玉兰表示,加拿大访问团向中方表达了加籍港人的关注,但中方只是给予外交口吻的答复,表示中国签证问题 “一切照旧”。

冯玉兰说:这个“一切照旧”里面,还会不会有释法权的问题呢﹖我当时被加拿大政府告知说有一个这样的答案的时候,我提出我们不应该就此满意,因为所有的条例,首先中方引起这个争议,如果这个只是“一切照旧”,甚么叫“旧?﹖可不可以清清楚楚列明出来作为一个指南, 是双方的指南,日后如果遇到有争议,有人真的踩到“地雷”的时候,起码我们有法可依。

冯玉兰表示,港加联将会代表加拿大港人的社区继续跟加拿大外交部及国会打交道,希望他们与中方继续交涉,厘清加籍港人领事保护权及中国签证新规定的问题。

中国签证新规定只针对加籍港人

据《明报》加东版今年6月报道,有加拿大出生的港人二代首次办理中国签证时,被当地签证中心拒绝,说必须改为申请中国公民专用旅行证。

冯玉兰表示据了解,海外中国签证新安排目前只是针对加籍港人及第二代,暂时未有美籍港人发生同类被拒绝办理中国签证事件。冯玉兰认为可能由于其他国家的港人移民申请中国签证问题未暴露出来,但是最主要原因可能是加籍港人在香港的人数,以及企业是数量是最多的。

冯玉兰表示据官方统计,目前居香港港的加籍港人接近30万人,非官方的数字更高达50万人。如果按企业计算,加拿大驻港机构接近200个。

冯玉兰说:所以在这么多外国的国家当中,加拿大占的(居港)人数确实是最多,不知道是不是因为这个原因,中方为了要彰显它自己一国的主权而压低两制的香港自己的司法以及执法权利,所以特别针对加拿大。我觉得值得去了解一下,究竟其他国家有没有这样(被拒中国签证)的例子,但是暂 时我未听到。

冯玉兰表示,港加联也关注11月初中国人大释法对香港司法制度以及营商环境的影响。港加联发声明表示,稳健的法治精神是香港赖以发展成一个成功的国际都会及金融中心的关键支柱。独立司法制度也是保障程序公义、言论思想自由等基本人权的重要基础。对国际社会而言,这也是保证其国民和商业机构在香港可 得到公平商业竞争的重要依据,不用担心一己受到红金黑金或政治力量等非市场因素所左右。

有加籍港人伞运后不去中国

加籍港人Nixon。(美国之音汤惠芸)
加籍港人Nixon。(美国之音汤惠芸)

1987年当时只有9岁的Nixon跟随家人从香港移民到加拿大,至今接近30年。 Nixon在多伦多接受美国之音访问表示,他持有香港人往返中国大陆的“回乡证”,曾经到过中国旅游,但是自从两年前的雨伞运动之后,他不会再去中国。

Nixon觉得今年初的李波事件已经到了国际层面。他认为中国不尊重国籍以及国际法。

Nixon说:总之你黄皮肤黑头发,你DNA里面有传统的华人血统,你就是中国人。我觉得这个是很错,而我觉得在外国的人,即是好像我这样, 是要告诉身边的外国人,不是只是告诉身边的华人朋友或者香港人:现在有这件事,当然你们红须绿眼的一定没事,但现在是原则问题。原则上不可以这样做。你回去(中国)它们的法例又形同虚设。有法例,但是某程度上它说你犯了甚么法都可以。像李波或者桂民海,我不知道他现在怎样了。

Nixon表示,他在加拿大出生的子女目前年纪还小。他们将来是否会去中国旅游或者工作?他会向他们解释他的看法:一旦他们在中国发生任何事情,都可能没有加拿大领事保护;如果他的子女觉得安全、自己可以承担责任、他们坚持要去中国的话,他们成年后可以有个人的选择。

美国之音特约记者汤惠芸香港报道。

您的意见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