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7:14 2019年6月16日 星期日

中共自由派代表人物李锐去世


中共自由派代表人物李锐

中共自由派代表人物李锐2月16日在北京去世。尽管李锐已是101岁高龄,北京知识界的一些敢言者仍感悲痛惋惜。李锐等中共自由派人物对其后的一代人影响深远。

李锐女儿李南央周六发出的讣闻
李锐女儿李南央周六发出的讣闻

李锐的女儿李南央在周六发出的讣闻中写道:“李锐走了,我希望随着他的离去,‘跟随旗手’、‘拥戴领军人’的文化在中国也永远地走入历史。”

李锐的思想历程在中共党内也很有代表性。北京近代史学家章立凡说:“早年应该说,就是像“一二·九”那一代的知识分子,在抗战爆发前跟中共走到一起的知识分子,应该是中国党内平均素质最高的一批人。”

章立凡接受美国之音采访时,对李锐的思想历程做了解析。他认为李锐当时参加中共,是因为中共在抗战时期一直宣扬要走美国式的宪政道路。

他说:“这种说法也很吸引人。所以我想李锐先生参加革命的这一段,他可能还是比较左倾的理想主义者。”

李锐后来经历了中共内部的整肃,特别是延安整风使李锐受到政治和家庭的双重打击。

章立凡说:“他对中共内部残酷斗争的传统可能也有比较深刻的体会。这也可能也是后来他对中共领导的这场革命反思的起点。”

中共建政后,李锐曾著书讲述毛泽东的青年时代。那或可视作他研究毛泽东的开端。

李锐因为三峡问题受到毛泽东的赏识,进入毛的秘书圈子,后来很快遭遇庐山会议。

章立凡说:“其实他和毛的秘书圈子里的人当时已经对毛的做法不以为然,包括他和田家英的私下的沟通,也包括陈伯达、胡乔木,可能都对毛的做法不以为然。但是他是受到打击最重的,开除出党改造。”

这样的经历使他能够认识共产党的制度。从1959年到文革结束这段漫长的历程,以及秦城监狱,李锐经受了很大的磨难。

章立凡说:“这些共产党能给予的迫害他都经受过了,只是他又是个幸存者,活过来了。”

文革后,中共内部有很多人开始对毛泽东进行反思。一些人的反思就到“毛泽东破坏了党内民主”为止。李锐后来走得更远。他写了《庐山会议实录》是对中共党史的一个巨大贡献。章立凡说:“过去人们看中共都是从表面上看,从来没有一个人从高层的政治斗争,从内部把这个事情披露出来。即使像李志绥大夫所写的回忆录也到不了这个层面。李志绥写的是毛的生活层面。但他和李志绥从不同的层面解析了毛泽东。”

在独立媒体人高瑜看来,李锐“在共产党里面绝对是没有改造好的知识份子。”她曾在去年八月和杜光等人一起去医院看望李锐。她说,当时他们用写字板和李锐交流,因为他的听力已经衰退,但不愿意戴助听器。

高瑜说:“老人家当时想把他所有的话都告诉我们。”

高瑜也谈到李锐的长期经受的种种磨难。她说:“从延安整风到庐山会议,还有改革开放,六四之后一直遭到到党内残酷打击。像他这样的一个人,有宪政自由思想,为自由而奋斗的知识分子,共产党是不容他的。”

高瑜说,没有李锐这一代人,“可能中国就更悲催了。”

高瑜说,那一代人所接受的自由民主思想不是从西方得到的,而是李锐等中共党内的民主派老人。

她说:“就是党内民主派的这些老人,有他,有李朴,还有谢涛、胡绩伟。很多很多这样的民主派。我们是从他们那里接到自由化的传承。”

章立凡说起李锐曾跟他提过的往事。李锐当年负责中组部青年干部的考核,也就是“第三梯队”,曾考核过现任领导人习近平。

李锐2018年4月接受美国之音专访时,直言不讳批判毛泽东的错误,正面评价习仲勋,并对习仲勋次子、现任中共领导人习近平执掌大权以来所表现的文化知识水平表示失望。

章立凡说,一个中共老干部敢于公开地表明自己对中共现任领导人的批评,这是前所未有的。他说,接下来要看的就是,现任领导人会不会给李锐送花圈挽联,或者出席他的遗体告别。这个观察气量和态度的时候就到了。

不过李锐说死后不盖党旗。章立凡说,他的女儿可能也不会出席追悼会,因为她曾经说自己不能接受中共官方对李锐的评价。

高瑜说李锐是个另类,能在百岁时在美国之音说出那些话,是有勇气的。

高瑜说,李锐讲了真话。她认为中共党内现在这样的人越来越少,所以李锐的去世,是中国的一大损失。

您的意见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